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许星程x罗浮生】所以到底是谁和谁抢谁

*如果这是一个ABO世界

*主CP星罗棋布,其他一团乱麻,all生哥私货随时夹带,不排除友情和团宠

66.

许星程开着车在山道上飞驰。

洪澜紧紧抓着林启凯的西装袖子,她毕竟被罗浮生保护得太好,从小到大没经过什么事,若非信任依赖的林大哥在身边,她更是要六神无主了。

林启凯无言地拍着她的手背安慰,眼睛却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天色。

阴云密布。

若是下起大雨来,山中就更加危险了。

他没有将这话说出来,不想再给二人更添压力,暗暗盘算方才出城前许星程那一番刁钻的威胁能否逼得许瑞安妥协派人,还没盘算清楚,身体突地一下前倾,险些撞到车前座的靠背上去。

洪澜也被突然的刹车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

许星程喘着粗气,两手颤抖着松开方向盘,隔了一会儿才哑着嗓子道:“我不知道……刚才突然……心慌了一下……大哥,我感觉不太好……”

林启凯当机立断:“你去副驾,让齐飞开车。”

许星程也知道自己这副状态不适合开车,顺从地让出了驾驶位,洪澜一等他和齐飞换好位回到车上,急忙追问:“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什么叫感觉不好?你,你是不是能感觉到……”

“没有,我没标记他。”许星程直挺挺地贴在靠背上,发出来的声音又僵又涩,“我不知道……我就是……我说不清楚……”

“好了星程,澜澜你也冷静一下。”林启凯吩咐齐飞重新发动车子赶路,“一会儿进山还要找人,我们本来就人手少,别把自己逼太紧了,没找到人,你们自己先坚持不下去。”

许星程默默点头,不敢再看前方山道,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阴云深处传来隐约的雷鸣。

67.

罗浮生举着枪,眼神凶狠地与野狼对峙,直到它渐渐不支,身体也没了起伏,才略微放松紧绷的神经,回头向泫然欲泣的天婴安抚地笑了笑。

“山里的狼通常都是成群行动,我们运气好,遇上个落单的,但是附近很可能会有狼群,先离开这。”

“罗……罗浮生,你在流血。”天婴咬着嘴唇,“你别动,我先给你弄一下。”

她从自己被草木山石划破的衣服上撕下布条,在罗浮生手臂伤口上方扎紧,但是罗浮生胳膊上被野狼咬下了整块肉,伤口太大,难以止血,好在他也从来不是娇气的人物,歪着头看天婴忙活完了,也不管血止没止住,拽着她就继续跑。

天婴:“诶!等……”

罗浮生脚步一停,天婴没想到他居然让等就等,差点一头撞在他后背上,忙刹住脚步,说完了后半截话:“血还没止住呢!”

“嗯,对,血还没止住。”罗浮生若有所思,松开了拽着天婴的手,指向另一个方向,“分头跑,你往那边。”

天婴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呆了一下后猛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怒气冲冲地从身后一把捞住他皮衣垂下来的衣带,把自己当个尾巴死死缀在后头:“不分!”

罗浮生无奈地回头看她:“你傻啊?血腥味儿招狼。”

天婴怒瞪回去:“不!分!”

罗浮生:“……”

不分就不分,你凶什么凶!

68.

两个伤员一个崴了脚一个淌着血,这么磕磕绊绊一路狂奔,狼狈不堪地被狼群追到山崖边上,不慎滚了下去,虽然又多了一身擦伤撞伤,但好歹算是避免了成为群狼腹中美餐的下场。

酝酿了一下午的大雨终于落了下来。

罗浮生带天婴找了个山洞避雨,两人点上火堆,互相帮着处理了对方身上不好自行收拾的伤口,天婴随口道:“你们坤泽居然连流血都是一股甜味儿……是所有坤泽都这样吗?还是只有你这样啊?”

罗浮生翻个白眼,摸出扁扁的小酒壶喝了一口暖身:“小丫头多大点年纪,什么甜不甜的……又不是刚才消个毒疼得直叫唤的时候了?”

天婴脸上一红,嘴硬道:“也没有很疼,我就是一时没防备!”

说着她像要证明什么似的,从罗浮生手里夺过酒壶,豪迈地灌了一口。

……然后被辣得连连咳嗽。

罗浮生大笑:“你以为我流的血是甜的,喝的酒也是甜的?”

“我上次喝过的酒明明就……”天婴说到一半,忽地禁了声,罗浮生也假作没有听到,免增她尴尬。

天婴现在一想到许星程就心里别扭,扯开话题道:“对了,我还没来得及问你,你怎么会到这儿来?”

罗浮生张了张嘴,却没法说是自家妹子把人给绑了自己来收拾烂摊子,只好含糊道:“我……路过。”

天婴分明记得他是叫着自己名字找来的,哪会信他:“你堂堂洪帮少当家,路过这荒山野岭的干什么?采蘑菇挖野菜啊?”

罗浮生忽然压低了声音:“杀人越货,当然得选荒山野岭啊,难不成在大街上?”

天婴:“……”

你接着编!

69.

罗浮生咬死了不说,天婴也没法把他嘴巴撬开,只得真心诚意地道谢,反倒让罗浮生有点不知所措。

“算起来这已经是你第三次救我了。”天婴喝了几口白的,两颊通红,话也多起来,“第一次是赌场,第二次是舞会,第三次是现在……你帮我要回欠条,保住了我爹的颜面,提条件让我唱戏给你听,可我其实一共也还没给你唱过几次,然后你又在枪口底下推开我,又在野狼面前护住我……”她一根一根掰着手指头历数,最后轻轻问道,“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罗浮生听得心有戚戚,也忍不住起了点感叹之心,真情实感地叹道:“可能因为我倒霉吧。”

天婴:“……”

这人怎么回事,会不会聊天啊?!

70.

山崩来得太过突然,两人没来得及跑出洞口,只好往山洞更深处跑,上方落石密集,罗浮生来不及多想,往前一扑将天婴按倒,自己后背朝上挡在了她上方。

同一时间,林启凯的车子也被山崩的落石挡住了去路。

几人下了车,齐飞上前查看后道:“不行,车子过不去,恐怕要等明日雨停清路才行。”

林启凯皱眉:“等不了那么久。”

洪澜从伞下冲了出去,一言不发地开始搬石头,却被许星程伸手拦住了。

“澜澜,你先回车上等着。”

自从两人定下婚约,许星程已经许久没在洪澜面前端哥哥的架子,两人一见面就是横竖不顺眼,这时却仿佛又找回点年少时管教妹妹的影子。

洪澜呆了一下,抬手一抹脸上雨水,吼回去:“我不!浮生哥等着我救他!”

“小丫头片子,脑筋不转弯,等谁救也轮不到你。”许星程面无表情地一拍她被淋湿的头顶,转身穿过乱石堆,“还有力气搬石头?等你搬完,我跑步也跑上去了。”

林启凯哭笑不得,也上来拉住洪澜:“我和星程齐飞进山去找,你在这里等救援到了带他们一起进来,好不好?这里肯定要留个人的,这样分配效率高些。”

他说得有理,又不像许星程说话带刺,洪澜不情不愿地应了,回到车里等待援兵。

相比于他们的紧张,山洞里已经醒来的天婴和罗浮生反而要放松一些,在堪称梦幻的萤火虫围绕之中谈起了人生。

小姑娘喝得迷迷瞪瞪,睁着大眼睛一脸天真地问“你有遗憾吗”,罗浮生没好意思拍醒她,他肋骨大概被落石砸断了那么一两根,一时也动弹不得,需要躺着蓄点力气才好去清理被堵住的洞口,正好就顺着她聊几句,于是当真认真想了想,发现还真有一件事没办完:“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罗浮生想起此事,语气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忧虑,“舞会上暗杀的凶手至今都还没找到……”

天婴没想到他会提起此事,迷糊着道:“可是你都已经死了呀……他又不能再杀你一次,不怕他。”

罗浮生摇头:“还记得当时你把我和星程认错了吗?那天我和他互换了衣服,凶手有一半的可能要杀的不是我,而是星程,这个人一天没揪出来,我没法放心。”

“你对他真好。”天婴皱起鼻子,“你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嘛?”

“一起从小长到大的,分手了就没情分了?”罗浮生笑了一下,转开话题,“你呢?有没有遗憾?”

“当然有啊。”天婴深深叹了口气,“好不容易,堂堂的东江玉阎罗,洪帮少当家,欠了我三个愿望!我一个都还没许呢,就进了天堂了……好遗憾啊……”

罗浮生成功被她逗笑,顺着她问:“那不如你现在说说看?”

天婴抽了抽鼻子,恍惚道:“罗浮生,你有没有闻到……好香啊……我好饿……你说天堂有牛记生煎吗……”

罗浮生配合地闻了一下:“哪有香味儿,你饿晕了吧……”他忽然顿住,原地愣了片刻,猛地坐了起来。

天婴侧过头看他:“怎么了?”

“天婴。”罗浮生起得太急,触动了断骨伤处,他忍过一阵剧痛,费力地回忆着问道:“舞会那天,你跟我跳舞的时候,是不是说过一句……我好甜什么的?”

天婴愣了愣,脸颊一下子红透了。

“什……什么好甜……我不记得了!”

罗浮生肃然看向她:“……天婴,我没跟你闹着玩,你快好好想想,这件事很重要。”

天婴眨着眼睛,神情懵懂:“很……很重要?”

“嗯,化装舞会有使用抑制剂掩盖性别的规矩,所以我和星程换衣服不会被看破,可如果你那时候是闻到了我身上的信息……信香,那么衣服和面具就都形同虚设,杀手不会错认我的身份,由此可以确定对方真正的目标。”罗浮生隐约记得那天天婴问过他是不是用了香水,如果天婴一个B都能清楚闻见他身上的信息素味道,那么必须敏锐判断目标的杀手绝不可能误伤。

天婴回忆了片刻,鼻端萦绕不去的甜香带着她穿越回那个晚上,虽然那时候要清淡一些,但确确实实是同样的香气。

她向罗浮生用力点了下头:“很甜的香味,就是你身上的这种……那天晚上我也闻到了!”

罗浮生眉头微松,轻轻舒了一口气。

对方的目标不是星程,那就好。

71.

“把这个挖开,我们就能出去了。”

天婴终于醒了酒,罗浮生也自觉休息够了,当即爬起来干活。

天婴撸起袖子:“我帮你一起挖!”

罗浮生赶紧制止:“别别别,你一个女孩儿你掺和什么啊,你上一边待着去。”

“那你一个坤泽你掺和什么啊!”天婴毫不客气地怼回去,“你才一边待着去!”

“我……”

天婴不给他说歪理的机会,抢话道:“罗浮生,你还欠我三个愿望记得吧?”

罗浮生没想到天婴会拿这个堵他:“不是,天婴,现在这什么时候,你别闹……”

“谁闹了?我的第一个愿望就是,今天我们俩必须齐心协力,一起从这里出去,一起活下来。”天婴认认真真地看着罗浮生的眼睛,没有逞强抬杠的意思,“你说过以后我但有所命,你无所不从,怎么样,这件事你能不能做到?”

罗浮生每一次呼吸都带得断骨生疼,也担忧自己没法支撑到挖开山洞等到救援,反而耽误了时间,妥协地点了头:“……我遵命行了吧?满意了吧我的债主?”

72.

洞口终于挖通,天婴欣喜地看着从那个一人宽的口子里漏进来的天光:“外面天亮了!罗浮生,你快出去!”

罗浮生摇摇头:“你先走。”

天婴回头瞪他:“什么?”

罗浮生指了指那个窄小的口子:“你体型瘦小一些,先出去帮我把洞口再挖大一点,不然我不好过。”

天婴想想有理,在罗浮生的帮助下先行往外爬,爬到一半,腿上本来轻轻托着她的双手忽然用力一推,把她强行推出了洞外,紧接着地动山摇,洞口又一次被崩塌的山石掩埋。

天婴大惊,急忙转过身去想要扒开土石:“罗浮生!你快出来!你快出来啊!”

洞内的罗浮生侧身避开一块石头,终于不用再故作若无其事,他伸手捂住断骨处,站不稳当地跌倒在地,咳嗽几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

这一次的震动停止之后,林启凯许星程等人终于带着洪帮子弟与警局人手赶到了。

天婴听到有人呼喊她和罗浮生的名字时突然崩溃地大哭出来,她用力嘶喊着“在这里”,然后紧紧拉着找来的救援人员指向被掩埋的洞口,一叠声地催促他们救人。

许星程找过来的时候洞口已经重新被挖开了,只是还没看见人。

许星程过来一见这情形,心知不好,匆忙拨开前面的人凑到洞口旁边:“浮生!浮生你听得见吗!浮生你答应我一声!”

他连着叫了好几声,里面才传来微弱的回音:“……星程?”

“是!是我!”许星程立刻应声,“你怎么样?受伤了吗?严重吗?有没有……有没有哪里疼?”

罗浮生向来不对许星程隐瞒伤势,一直到许星程出国之前,他的大伤小病基本都是此人包办,一被问起身体状况,下意识就如实反映了情况:“我……我好像……肋,肋骨……断了几根……”

“你别动!”许星程紧张之下一不小心破了音,忙咳嗽一声将声音调低八度,“你……你自己别乱动,我们慢慢把你弄出来……你乱动的话可能断骨会伤到内脏,千万别动!”

罗浮生心说我断着骨头挖了半天山了,该伤的早伤完了……可是他实在没力气去抬这个杠了。

等众人好不容易把罗浮生挖出来,他的呼吸心跳已经微弱到几乎感觉不到。

才赶到不久的洪澜腿一软跌坐在地,林启凯忙蹲下扶住她,天婴哭着扑过去,被许星程轻轻拦下。

许星程打手势示意边上两个警员拉住天婴别让她捣乱,手上不停地给罗浮生做急救。

罗浮生肋骨断了两根,他不敢下什么重手,将能想到的手法轻柔的法子都试了一遍,最后无计可施地趴在罗浮生耳边近乎无理取闹地威胁道:“我做的错事都已经对你坦白清楚了,可你还欠着我一个解释。罗浮生,你今天要是敢死在我面前,你要是敢……”

罗浮生微弱的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许星程立刻再接再厉:“你要是敢,我下一秒就下去陪你!”

罗浮生呛咳了一下,咳了满嘴的血沫:“许星程……你……你敢……”

“我怎么不敢!我有什么可不敢的!”许星程得势不让,飞快道,“不信你就试试!看我敢不敢跟你死一个棺材里!”

罗浮生被他噎得心跳都有了几分力气,赌气地想,试试就试试,有本事你别哭。

赌完了气却又心软——唉,算了吧。

他要是真哭了,那可怎么办好。

……到时候我死都死了,谁哄他呢?

TBC

进度:第13集

为什么我不说就没有人眷顾我一下……长期求评论啊!

……可能说了也没有眷顾吧【哭着】

评论(67)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