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连公子了解一下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小蜘蛛世界第一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巍然于此,惊鸿如诗
风花雪月,都是你

【楚路】大概是一个双A黑道paro

*段子体,群里闹着玩产物

*非常ooc,和龙五不一个路数的ooc,慎入

*吹爆Alpha路总!

1.

路明非高中毕业,大学念了一半就因为成绩不好辍学“被迫继承家业”去了,谁也搞不懂名牌大学毕业还领了保研名额的优秀学霸精英为何会千里迢迢的扔下大好前程从美国跑回来给不成器的社会渣滓师弟当打手。

楚子航大了路明非两届,曾经在同一所高中有过一年的短暂交集,因此路明非平时就管楚子航叫“师兄”,按理说老大喊“哥”手下人是万万不能接茬的,犯忌讳,但楚子航不,“师兄”这个称呼在他这里相当于一个昵称,是路明非和他关系不同于他人的证明,仿佛是为了保证这个称呼不至于不伦不类,他喊路明非的时候也从不跟着别人...

甜家的主角虽然性格各有不同,但是感情模式多少有相似之处,有的时候一些小细节作品间横向对比起来是很有意思的。

残次品里,陆必行曾经看着睡在旁边的林静恒脑子里跑火车,想象“我要是对你不好可怎么办?”可是念头才刚一起,还没来得及细想怎么个“不好”法,他就已经先把自己给心疼坏了。

林静恒这么一个人啊,又冷又独,高高在上的,放在心里统共那么几个人,不是死了就是变了,陆校长别说“对他不好”,简直对他“唯恐不够好”,稍微脑子里编排一下,都要把自己心疼死了。

对比镇魂,如果同样有这么个情节安排给赵处。

沈巍这么个人……恰好了,也是又冷又独。黄泉下千尺的冷,千万年独行的独,比林将军还不入世,放心上的更少...

万山青苍,满江红遍,此道不孤 ——感谢maxilla太太带来的每一段荡气回肠

@maxilla

自看镇魂同人以来,遇见过有趣的设定,遇见过解读深刻的人物,遇见过精致美丽的文笔,遇见过填坑无痕的补天,但唯有这位太太,笔下墨色淋漓,一幅写意山水,以气魄动人,深入人心,余韵不尽。

她补的是甜甜文中未尽的留白,可补也补得恰到好处,并不着墨涂满,浅浅一笔勾画,就是气韵传神,让人觉得,这就是沈巍,这就是赵云澜;这就是斩魂使,这就是昆仑君。

这就应该是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

万山青的序语,该是沈巍的独白。

他的归途太长,没有来路,他向死而生,趋于光,趋于你。他肩上担着河山,头顶压着大封,走过万千岁月,走向一个终局。

而幸好终局有你。

前半程是轻松欢乐的风格,特调处的一帮...

不入梦

今夜我闭上眼睛,难得脑海中浮现的不是你伏案工作或者倚窗看雨的样子。

你已经睡下了。

不是工作到一半累得趴在桌上或者仰在椅子上,看起来很劳累的睡法,而是洗漱过,换好衣,熄了灯,安安稳稳躺在床上,侧卧着,面容安恬。

你难得这样舒适地入眠。

还是有雨声,每次想起你耳边总有雨声,今夜亦然。

但你丝毫不为所扰,恰到好处的雨声成了助眠的白噪音,有风雨的日子,最适合睡一个长长的懒觉,因为第二天不会早早有天光穿透你的窗帘,落在你的脸上。

你的头发稍微有点长了,大概是最近繁忙,没记得去理,而且还没有完全干透,沾着一点水汽和洗发露的香味儿。

听说头发湿着睡觉会头疼,不过我也经常这样就睡了,似乎也没法...

【镇魂】石中火

*结局硬生生气笑,大结局和生离死别的悲伤都被这神一般的剧情冲淡了,槽多无口

*论剧版背景下结局如何好好说人话

赵云澜曾经疑惑,镇魂令传承万年,原来最初只是和平契约的名字?那么镇魂令主,主字何来?难道两个族群的和平与否,还轮得到他一个普通人来做主了?

镇魂令当然并不只是一纸契约的名字,但知道真相的沈巍守口如瓶。

镇魂令,其名为“令”,实则乃是驱使四圣之咒令,而令主,则是世间唯一手握启动圣器力量之人。镇魂令的传承,以是否获得圣器共鸣认可为准,所以即使是赵云澜的父亲,当年也只是特别调查处处长,而非“镇魂令主”。

在赵云澜之前,镇魂令的权柄已经失传许久了,而唯一在世的知情者沈巍出于私心刻意隐...

小千世界【cover陈粒】

抱起会长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虽然早八百年就会唱了,可总是还想来它最初诞生的地方看看,每次都要跑米主页好麻烦抱到自己家养着去……能抱吗?……不能也晚了!反对无效!
米真的是瑰宝。她怎么那么会抓会长的神韵的,十级羡慕。
歌也很好听,原词也很棒,是非常适合深夜独自听的类型了。
有点冷,有点孤单,但是深海里有光,夜幕有星星闪烁。

轻薄少女糯糯子:

——给小千的填词
       原曲是陈粒的《光》
       作为读者我只能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但作为粉丝,我希望会长能开心一点,再多一...

【镇魂】谎

*3435逻辑死剧情激愤产物,试图编圆回来给自己消气

*论剧版背景下如何用人话胡说八道

*原著台词有,不太多

1.

在联盟总部与少年版沈巍短暂碰了一回面之后,赵云澜足足有一个月没再看见他。

据说反抗团近日动作频频,作为联盟首领之二的麻龟和浮游也很忙,他们没说具体让赵云澜帮什么忙,看样子也并不打算派他上前线,赵云澜只好给自己找事做,除了出去溜达的时候顺便干掉几个散兵游勇,就是到处打听黑袍使和……逗猫。

有一回他连哄带骗地让大庆变回了真身,意外发现这小家伙小时候居然不是个死胖子,而是一只模样颇讨喜的苗条小猫咪,顿时觉得三观受到了不一般的冲击。

他心痛地抱起小黑猫,鼻尖对着它的鼻尖:“...

【镇魂】如我所见(下)

*CP:不上床分什么攻受

*上次搞了剧设书梗醉酒离魂,这次来玩书设剧梗长生晷治眼睛!

*所以得给轮回晷和面面加点私设,以及花妖族的千华蜜线索推后

前一天夜里,沈巍才刚刚穿过黄泉加持过大封封印,如今不过短短一日不到,竟然再次重返。

无光无声,五感不应的虚无之地,鬼面摘掉了他标志性的面具,漫步着轻哼一曲小调,手里翻来覆去地把玩着一个日晷。

沈巍不需要用上眼睛,幽冥圣物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鬼面根本就没打算掩饰。

沈巍一时搞不清他在打什么算盘。

轮回晷是鬼面捷足先登抢去的,若非今日有更重要的事情排在前面,他敢在沈巍面前大模大样地亮出轮回晷,沈巍肯定毫不客气地抢给他看,但此时,他只能站在原...

【镇魂】如我所见(上)

*CP:不上床分什么攻受

*上次搞了剧设书梗醉酒离魂,这次来玩书设剧梗长生晷治眼睛!

*所以得给轮回晷和面面加点私设,以及花妖族的千华蜜线索推后


鬼面细细端详着沈巍骤变的脸色想,真难得。

他这位什么都不太在乎,因而总是显得从容的哥哥,恐怕只有遇上赵云澜这个命中的祸害,才能有这样七情上脸的时候。

他一手挟着晕过去的镇魂令主,一手伸出两个指头,轻轻拨开快要指到自己脸上的斩魂刀刀尖,轻笑了一下:“见了你就百般讨好地跟着,赶都赶不走,见了我就先让我吃了一鞭,你说他可有多偏心。”

沈巍没有和他僵持角力,顺着他的力道微侧刀锋,目光跟着偏移,从鬼面脸上滑到他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