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连公子了解一下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许星程x罗浮生】所以到底是谁和谁抢谁

*如果这是一个ABO世界

*主CP星罗棋布,其他一团乱麻,all生哥私货随时夹带,不排除友情和团宠

66.

许星程开着车在山道上飞驰。

洪澜紧紧抓着林启凯的西装袖子,她毕竟被罗浮生保护得太好,从小到大没经过什么事,若非信任依赖的林大哥在身边,她更是要六神无主了。

林启凯无言地拍着她的手背安慰,眼睛却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天色。

阴云密布。

若是下起大雨来,山中就更加危险了。

他没有将这话说出来,不想再给二人更添压力,暗暗盘算方才出城前许星程那一番刁钻的威胁能否逼得许瑞安妥协派人,还没盘算清楚,身体突地一下前倾,险些撞到车前座的靠背上去。

洪澜也被突然的刹车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

深夜杂谈

今天在群里和朋友谈到刀和糖的问题,诚然两者各有千秋,写得好的都好吃,没什么高下,但是不谈原创,仅就同人来说,我喜欢糖。
那么问题来了,怎么叫糖?一定要从头腻歪到尾,不掺一点玻璃渣?还是哪怕从头虐到尾,只求he?不同的人答案肯定不一样。
对我来说呢,我喜欢受尽委屈隐忍痛苦的人所有的伤痛付出都被看到,都有回应,我喜欢温柔的人不会被磨灭光芒,就算世界冰冷也有人珍惜他的笑容,我喜欢一切悲剧结束于开始之前,喜欢不必言说的信任,毫无理由的直觉,一瞬间的心动,喜欢一切误会的开端不是恶意揣测而是阴差阳错和关心则乱,喜欢深情最终没有错付,不论是爱情还是友情,喜欢剑锋是冷的,但血是热的,喜欢所有的告别都不是结束,所有...

生日快乐,我的天使。
指环上铭刻着你们的光阴,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愿你的火永远成为照亮黑夜的光。
我最温柔,最温柔的tsuna。

……如果我说因为庆祝天使生日整个周末都在沉迷家教所以没写更新会被打吗【沉思】

不可抵达之处,当有玫瑰凋零——评越山丘老师《雪国记》

*含有剧透,建议先阅读原文

@越山丘

越老师的《雪国记》,以其灰暗的色调,沉冷的画风,精美的文笔,致郁的哀伤,适配各种虐里虐气的粤语歌曲,比如毛衣老师用了bgm《暗涌》,那我就用一首《少女的祈祷》好了,诸位,我不是卖安利,歌词实在惊人的适配了,不信去听!

序章的开始即是歌词的开始。

沿途与他车厢中 私奔般恋爱
再挤逼都不放开
祈求在路上没任何的阻碍
令愉快旅程变悲哀

沿途是大雪纷飞,逃亡中的两个人挤在车厢里,像一对私奔的恋人——确实,差不多也就是这样——赵云澜因为寒冷挨着沈巍,缩进他怀里,两个人挨得紧紧的挤在一块儿,一个缩着,一个抱着,谁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这是一场逃亡,当然并不...

《谁谁谁》文名详解

列位看官可能不知道,本文这个因仓促挖坑​而瞎起的文名,这个一度差点被一堆沙雕备选替换掉的文名,它其实,是很有深意的!

我憋了好久了怎么一直没人跟我讨论一下标题啊!憋不住了!我今天一定要讲!!!

大家可以看到,“谁和谁抢谁”​里总共有三个“谁”,这代表着三个人吗?不!这代表的是一个三角关系,三个角可以代入不同的人,就本文来说,算是一个四角关系,四个人,构成了两个三角。

首先第一个三角,即罗浮生,许星程,洪澜。

罗浮生和许星程是恋人关系,现在罗浮生看起来并不爱搭理许星程​,而许星程和洪澜都在追着罗浮生跑,所以关系1——许星程和洪澜抢罗浮生。

而许星程和洪澜有婚约,而我们知道生哥还是喜欢着...

【许星程x罗浮生】所以到底是谁和谁抢谁

*如果这是一个ABO世界

*主CP星罗棋布,其他一团乱麻,all生哥私货随时夹带,不排除友情和团宠

57.​

在天婴与罗浮生相谈甚欢之时,她的亲师兄也已经暗搓搓地在九岁红面前打好了小报告,九岁红思想老派,比起天婴这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当真是把戏看得重如性命,一听说天婴因着私人纠纷被人闹到戏台上打扰了演出,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拍着桌子要求出院回家。

等天婴回到小院,面对的就是一个怒火中烧的老父亲。

九岁红让天婴跪直了,手握藤条指着她一顿臭骂,先强调了一顿唱戏的规矩,这个天婴不敢呛声,乖乖低头忏悔,接着又骂她和许星程不清不楚,这个天婴可就有话说了。

这小机灵鬼找了个九岁红换气的空档插嘴道...

【花连】明月逐人来(中场番外一)

*本章花花连连不出场

*花花陪着连连的时候,萧十一郎在做什么?

萧十一郎第二次见到连城璧是在与五毒教的姐姐妹妹们对峙的时候。

是夜月黑风高,火把照得四下里亮如白昼,白衣的少年公子就在一片混战中忽然从天而降,萧十一郎没能忍住心中的惊喜,脱口而出:“是他!”

那日桥上一架打完之后,风四娘已经听萧十一郎夸赞过连城璧许多次,耳朵都要长茧,也不知这么一面之缘他是如何看出人家那么多优点的,反正风四娘只看出了两点,一个是长得好看,一个是傻。

“是傻得可爱。”萧十一郎一本正经地补充道。

风四娘搓了搓胳膊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狠狠给了这不要脸的一肘子。

连城璧加入战局之后还没比划几下,那大美人教主就...

【许星程x罗浮生】所以到底是谁和谁抢谁

*如果这是一个ABO世界

*主CP星罗棋布,其他一团乱麻,all生哥私货随时夹带,不排除友情和团宠

51.

罗浮生并不知道,罗诚敢拿“把许星程招来”这件事威胁他,其实还是有点倚仗的。

仗的就是许星程人没在医院,这位少爷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一下班就跑没了影,要真把他给招来,罗诚第一个就不乐意。

罗浮生烧得昏昏沉沉,一时也想不了太多事,打了针很快睡着了,洪澜忙着照顾他,也把天婴的事情忘到了脑后。

罗诚办事周全,将大小姐忽悠走的同时还留了人在戏院看着,暗中护送天婴回到住处才算完,那被使唤的小弟也实诚,送完了人没自己回家睡觉,还要跑医院汇报一声。

“天婴姑娘已经安全回家了,然后还有件事……...

万物始终如花,岁月温柔如你——评maxilla女神《如花》

@maxilla

说了好几次不写了不写了的m女神,又一次破誓写起了镇魂,还能说什么呢,那当然是……评论跟上呀!

如花,不同于万山青、满江红、不孤、无晦的大气魄,没有什么万山之魂,芥子须弥,天下苍生,黄泉之主,只有这么两个人,平平淡淡地过生活,像最普通平凡的人间夫妻。

颓藤,开头我没注意到第一句话里隐含的信息,所以一开场交代他们搬到这样一所朴素的,透着老旧气息的房子里,我有点觉得不对劲,想想赵处长表白的时候怎么办事的,房本拍在沈老师面前说我把积蓄都花光了换个新房子,然后一顿描述,几室几厅,都用来干嘛,离学校多么近……听他讲,就可以想象到这新房子的簇新美丽,那可和这一段中描写的完全是两个画...

反复看了三遍,最后闭上眼睛,留在脑子里的是温暖的夕阳颜色和许许多多零散的意象。
​舞台阴影里被抓在手里折腾的绳结,清脆突兀的掌声,玻璃杯底最初的花瓣,邀请的手势,不经意落在弯折抖动的尺上的一小团光晕,深绿坚硬的玫瑰花茎,灵动招展的红布,盛满花瓣的玻璃杯被举起欲饮,鸡毛掸子轻轻挥动划过空气,扶在小女孩身后柱子上的手,划过半边脸颊的口红,​卸妆时第一下擦拭露出来的一只眼睛,弹钢琴时缩着的肩膀,空舞台上优雅的一鞠躬,调皮绕着圈点在小姑娘头上的指头,想点鼻头又缩回去紧张交握的手,最后探头时落下来挡住眼睛的一缕头发。
他一定是神仙了,人间不值得,眼泪不值钱,拿去吧拿去吧,心给你命给你什么都给你,求求你放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