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花连】明月逐人来

*CP:花无谢x连城璧(清水无差)

*试图不坑

10. 摘星

花少爷白担了一番心事,那位本该断了气的老丐被厉少侠不幸言中,果然不是什么普通人,连城璧一行人往前走了没多远,就见此人又一次大喇喇地躺在了路中央,手里还将一条丝绢帕子玩出了花——花无谢定睛一看,火眼金睛地发现那正是连城璧平时收在怀里,时不时要拿出来对着发一会儿呆的那一条,竟不知何时被这老头摸去了,连花无谢这个做鬼的带连公子这个武林高手谁都没发现,其余废物以及一个不懂武功的小姑娘就更不必指望。

连城璧比花无谢反应还快,见到那条帕子立刻下意识往胸口一摸,然后就像只被戗毛撸了的猫似的炸了。

连城璧不愧是少年成名的剑术高手,一柄长剑使开了,如雪剑光匹练般泼开,顿时将那装神弄鬼的老头逼得狼狈闪躲,其余几位连日除了赶路就是赶路,一直也没抓住过萧十一郎的一根头发,此时终于能有机会动个手松松筋骨,对手看起来还是个颇好拿捏的软柿子糟老头,赶紧纷纷亮出兵刃,包抄合围而上。
他们上了,连城璧却反而长剑一挽,取了个守势退后两步,不远不近地站在了战圈之外。

花无谢忙飘到他身边:“怎么了?”

连城璧轻声答道:“这人有古怪,我看一看。”

花无谢虽然看人看事眼睛很毒,但是在武学一道上,无论剑法还是眼光,都只能说是“过得去”的程度,在武林中大概是徘徊于二三流之间的水平,与连城璧相差甚远,在他看来,老丐是被连城璧的剑逼得狼狈逃窜,连城璧自己却明白,对方躲得实是游刃有余,此人别的不说,轻功身法着实深不可测,看似满地打滚左支右绌,实则好整以暇,若说他面对连城璧时还只是“游刃有余”,此时面对四君子的时候,简直就是堪称“存心戏耍”了。

世上轻功上佳者所在多有,但要把上乘轻功使成这般狼狈丑怪的模样,简直要比使得潇洒漂亮更难上数倍,连城璧不敢冒进,立于圈外细观战况,果然如他所料,那老者一边满地打着滚,一边将四君子挨个戏耍了一遍,这才将雪白的帕子向连城璧一丢,像个恶作剧成功的顽童似的跑了。

连城璧俯身拾起帕子,脚步微顿,终于还是追了上去。

虽然这种满地打滚的轻功身法以前没见过,但是连城璧却觉得有些莫名眼熟,似乎是……与那日在悬崖木桥之上交过手的萧十一郎,有些神似。

跟着他,或许就能找到沈璧君。

连城璧率领众人疾追一夜,终于在天光大亮之际,看见前方出现了其他人的影子。

即使距离尚远,连城璧也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个绿衣女子正是那让他搁在心头反复思量,魂牵梦绕的未婚妻。

他刚刚来到近前,尚未弄清楚眼前这几人的敌友关系,一个身着男装的小姑娘就急忙凑上来,将萧十一郎告了一状。

连城璧不置可否,反问道:“你又是谁?”

旁边正忙着仔细欣赏传说中“武林第一美人”的花无谢一心二用地听到这一耳朵,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公子:……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的!

11.好赌

连城璧虽不大相信小公子的舌灿莲花,却受不了沈璧君一声声喊着“连公子”,话里话外却全是护着另一个男人,他为人一向内敛惯了,有情绪也不会直接讲明白发泄出来,心里带着三分火气直接挥剑而上,心道无论事实如何,先将人打……制住再说。

花无谢反正不负责打架,干脆跑到一边专心去观察这位沈小姐。

连连生气他自然看出来了,而如果沈小姐没说谎的话,她的做法也不能说错,只是不大地道。

她的态度将亲疏分得太明显,可她的“亲” 却不是她的未婚丈夫,而是萧十一郎。

清官难断家务事,花无谢不再去品评这姑娘的行为不妥之处,转而细细打量起她的容貌,先是暗自赞叹了一番,随后又觉得沈小姐虽然貌美如花,但是这花朵一般的娇弱漂亮里又像是少了点什么,欠缺灵气,因而使得这美貌显得有些呆板木讷,如同少了点睛之笔而未得神韵的画中美人。

花无谢从小在女孩成堆的环境里长大,对于美色可说见多识广,眼下品评美人,自然不免在心中找个对比,他刚想到“欠缺灵气,未得神韵”,心里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另一人的影子,脱口喃喃道:“连连就比她……”

话出半截,他自己先意识到了不对,眨了眨眼睛,一脸的莫名其妙:“……连连又不是女孩子,我拿他比什么……嗯,我的倾城公主就比这位沈小姐灵动可爱多了!”

花少爷在这沉迷美色的工夫,连城璧已经与萧十一郎过了数十招,四君子也纷纷抽剑上前,极尽骚扰之能事。

萧十一郎轻功极高,武功走的是一沾即走近身游斗的轻灵路子,四君子身法反应皆不及他,剑法也达不到以力降会的水平,萧十一郎就算以一对四,也尽可支持得住,要打要跑皆有余地,但加上一个连城璧就大不相同了,萧十一郎以一敌一尚且不是连公子的对手,何况再加四个捣乱的?不过数十招间,他已经挂了好几处彩,又一次勉力闪过一次四人合击后,眼看着连城璧剑光闪至眼前,萧十一郎心一横,突然就光棍了。

江湖浪子大都有些乱七八糟的毛病,有的好酒,有的好色,有的好赌,有的好奇,萧十一郎不巧酒色财气都沾一点儿,此时阵前耍赖,赌的就是这位连公子正直心软,不会连问都不问一句就下杀手。

连城璧见他忽然不挡不避,浑身空门大开地戳在了原地,念头还来不及转明白,手上已经下意识收了三分力,同时剑尖向下一偏,本来刺向左胸心脏的剑顿时刺入了左腹。

连城璧收劲及时,一剑至此力道已尽,并未将萧十一郎刺个对穿,他抽剑,从伤口里带出了一捧血,而刚被他招呼了一剑的萧十一郎在不支跪倒之前,居然还瞪大眼睛冲他扮了个鬼脸,一脸的得意洋洋。

连城璧:……这人什么毛病!

TBC

本回书有分教:

老丐偷帕,司空摘星野外闹四君
花少赏美,萧十一郎阵前戏连连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