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花连】明月逐人来

*CP:花无谢x连城璧(清水无差)
*试图不坑 

08.少年心事

他们走过了小镇上失火的成衣铺,在路边的小摊看到了满地的尸体,在山崖下的竹林中发现了损毁的马车,连日赶路的几位“君子”受不了地叫起苦来,连城璧自己着急,却不能拖着别人跟着他昼夜不休,决定休整一夜再继续追踪。

几人各自去准备休息露宿的东西,一时原地只剩下了连城璧和小姑娘无霜二人。

连城璧扶着一竿翠竹,背对着无霜,面现踟蹰之色。

他将一句话在舌尖反反复复尝了三遍,终于还是没能咽回去,犹豫着轻声道:“无霜……我有件事情,一直想问你。” 

无霜毫不迟疑:“公子但说无妨。”

连城璧却没马上开口,他默默等了片刻,从进竹林开始就一直假装自己不存在的花无谢终于没法再装傻下去,不情不愿地“善解人意”道:“你们聊,我去转一圈。”

连城璧根本看不见花无谢在不在旁边,他若假作走开,非要偷听,连城璧也没办法。

但连城璧就是没什么缘由地相信他不会。

在无霜的屏息以待中,连城璧终于缓缓问道:“她……跟萧十一郎是不是……” 

这件事一直压在他心头,无论是与熟络但不亲近的六君子中其余几位,还是与亲近但不熟络的花无谢,他都说不出口,如今却终于在这个既不熟络也不亲近的小姑娘面前问了出来。

他其实不知道自己想听什么样的答案,似乎每一个可能的答案都通往他害怕的结果。若这是一场逃婚私奔,则沈璧君与萧十一郎两情相悦,自然不会愿意嫁给他,他会难过;而如果沈璧君是被萧十一郎挟持,则她随时可能受到各种各样可怕的伤害,说不定此时正在承受痛苦……他也会难过。

小姑娘在他身后着急地辩解说我家小姐不是那样的人,连公子不要误会,她只是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并不是故意逃婚……

并不是想要逃离你。

“她想看外面的世界我可以陪她去,我会陪她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他看着小姑娘歉疚的眼神,听她嗫嚅着说小姐以为你是和夫人一样严厉苛刻的人,我知道你不是,可是我家小姐她不知道。

“只要她肯给我一个机会……”连城璧忽然停住,他记起为什么沈璧君没机会了解他,因为他原本也并没有对这场婚姻抱有什么期待,他与沈璧君定亲是为了割鹿刀,为了借武林盟主的势,去实现母亲一直以来教导他的“振兴无垢山庄”,所以他既没有去了解过沈璧君,也没有试着让沈璧君来了解过他。

可自从那天夜空中惊心动魄的一眼之后,他就把本来的那些念头抛到了脑后,他寻找沈璧君不再是为了讨好沈盟主,而是在切实担心那个女孩的安危。

“但是向她的家族借势与爱上她并不冲突,”连城璧很快整理好了思绪,“反正无论爱不爱她,我都会对她好。”

但还是有一点不同的,他刻意回避着没有去想。

当爱上了一个女孩的时候,他自然会希望这个女孩也能爱他。

09.慕艾

众人原地修整,连城璧独自跑去稍高的坡上站岗,花无谢看着他来回踱步,脑袋跟着他的身影从左转到右,又从右转到左。

“哎,连连,你跟那小姑娘说什么了?”

他们离众人有一段距离,倒是不必担心说话被听到了,连城璧淡淡往无霜的方向瞥了一眼,摇了摇头:“没什么。”

花无谢立刻开始耍赖:“我都听你话走开了,你就不能看在我这么有诚意的份上,稍微透露那么一点点?”

“当然不能,”连城璧笑了一下,“不然我还让你走开干什么?”

花无谢:“……”

他当然猜得出连城璧要说的话和沈璧君有关,但是这话又不能直来直去地说,花少爷眼珠一转,嗖一下飘起来,蹲到了无霜身边。

他这一过来,正听到小丫头面带怒容地冲朱白水叫喊:“连公子他怎么了?!”

嗯?这帮蠢货又在说连连坏话?

朱白水被一个小丫头质问,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当即口沫横飞地讲了一出“连城璧他爹技不如人比武败北磕头求饶”的段子,进而得出“老子狗熊儿必混蛋”的结论,花无谢歪着头听完,心道能养出你这样的儿子,恐怕你老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完他又转头去看无霜,对这小姑娘真是越看越喜欢,眼光好,人品善良,有情有义,比旁边那几个什么狗屁君子强多了。

“有这么个可爱的丫鬟,小姐自然也是个好姑娘,”花无谢自言自语地嘀咕,“希望她在外面没受什么苦,赶紧跟连连回家成亲去……连连都为她害了相思病了。”

第二天,他们在树林中找到了一个小木屋,可惜已经人去楼空,当晚一个举止奇特的老丐当众拦路调戏连公子,被厉刚少侠一把拎起来摔断了气。

花无谢震惊:“你们这里杀人这么随便的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连城璧:“……武林中人,一向不大理会王法的。”

他小声与花无谢解释完,责备地看向厉刚:“厉刚,你太过鲁莽了。”

厉刚哼了一声:“连兄,是你太过宅心仁厚,我看这老头八成是……八成是来伏击我们的,这荒山野岭的,你不觉得这人出现得奇怪吗?说不定他就是和萧十一郎一伙的!”

这说法虽有些武断,倒也不无道理……但是他中间停顿的一下原本是想说什么?

连城璧紧紧蹙着眉:“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条人命啊。”

花无谢蹲在边上,看连城璧小声对断气的老者道歉,承诺晚些回来让他入土为安,刚才亲眼近距离目睹草菅人命的震惊和愤怒慢慢平息了下来。

他想,在这种没有王法的世道上,像连城璧这样的人……确实是容易不招人喜欢的。

他温柔干净得太格格不入了。

“连连,”他小声喊,“在我家那里,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你的。”

连城璧侧过头,对着他的方向露出一个短暂的微笑:“谢谢。”

花无谢不由自主地闪躲了一下他的目光,心事重重地飘开,惦记着刚才厉刚话语中间那个奇怪的停顿,于是悄咪咪地飘了过去,在此人旁边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会儿,忽地恍然大悟。

这位厉君子眼神飘的时候,看山看草看天看地,并不怎么看别人,但是不飘的时候,基本都在看连城璧——好似之前有两回朱白水和徐青藤一唱一和酸唧唧地挖苦连城璧的时候,这家伙还出声打断过来着?

哎呀,连连魅力无边,这又是小姑娘,又是小伙子,都争先恐后往他的白披风下跪呢。

花少爷对此很是喜闻乐见,并不打算提醒连公子,八卦完了就美滋滋地飘回了连城璧身边。

虽然格格不入,但是美玉放哪儿都是价值连城。

他开开心心地围着连城璧飘了一个圈儿。

就算在这种不讲道理的地方,也是有很多人喜欢你的呀。

TBC

之前三天都是凌晨发的所以今天不算断更!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