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双林】心猿

双林发点糖,不容易啊

终于不是单箭头了,喜大普奔

时间点在1360章【十余年后】期间

两界战争后,天元大世界的整体格局为之一变,大面上来说,林锋四剑横扫,鼎定乾坤,人族大获全胜,玄门天宗成为最大赢家,妖族毫无疑问地是栽了,但从局部小处来说,神洲浩土与天荒广陆众多势力各有所损,亦各有所得,哪怕玄门天宗,在大战之中也不可能毫无减员。

总之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整个天元大世界进入休养生息,积蓄力量的阶段,而天魅大圣有意散出的灵海消息,也令局势变得更加平稳,至少在灵海真正出世之前,这种新的平衡会默契地保持下去。

在这样的平稳之中,有事没事就要搞点大新闻出来把天元世界搅个天翻地覆、上升势头不可阻挡的玄门天宗进入了安静的自我发展期,修行山中无岁月,一转眼就是数年流逝。

此时林锋座下八大弟子都已自行在外开辟洞府,没开府的朱易和杨清一个忙着开学宫,一个忙着行医济世,也是成年的晃在外面,让林锋在欣慰弟子走出自己道路的同时,也不禁有些小落寞,如同目送雏鸟展翅离巢,终于长成翎羽丰满的雄鹰,却再也不需要父母羽翼的庇护了。

习惯了替真命天子招灾惹祸的体质收拾烂摊子,现在没得收拾了,人生寂寞如雪啊。

林锋坐在玄天宝树之巅,百无聊赖,默然感叹。

“喂,你到底想好了没有?咱们可说好了灵海的事不行啊,你再扣着俺也没用。”

树下,一只猴子倚着树干蹲坐在地,懒洋洋的语气里透出点不耐的情绪,显然憋闷坏了,赫然竟是万法心猿。

“可是除了灵海之外,本门现在确实没有任何麻烦需要劳烦你出手啊。”林锋笑道,“好钢用在刀刃上,本座若请你去解决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也失了你末法大妖的身份,再者……本座何时扣着你了?到底是谁不请自来,赖着不走?”

猴子仰头翻个白银:“金蝉子那老货忒能躲,藏得找不见影子,俺左右闲着无事,欠的人情早还早了,省得俺成天挂着,烦心。”

当年灭玄之战后,林锋追着掳走周云从的金蝉子一路杀到了天荒广陆,机缘之下以诛天剑炁助猴子去了金蝉子拘着他的金箍,让他欠了个天大的人情,当时双方心照不宣,人情捏在手里价值才最大,林锋不提,猴子也不好追问,只得领着师弟先走。但是今时不同往日,灵海之争就在眼前,这么一个人情固然不至于让猴子直接全力相助林锋,但是帮点别的小忙也尽够了,猴子领教过这位玄门之主的本事,灵海之争他还打算浑个水摸个鱼,可不想到时候尽给别人打白工去了。

猴子琢磨了几天,无数历史教训表明跟这位耍心眼,最好的情况是一无所获,差点的偷鸡不成蚀把米,最惨的那就是赔得倾家荡产,刚好猴子也不是个擅长耍心眼的妖族,索性直接上门拜访,开门见山,最坏不过事情不成,他客客气气敲门进山,林锋总不会把他打出去。

话说到这里,林锋哦了一声,就笑而不语了,就差在脸上写你烦心关我什么事,看得猴子又是一阵郁闷。

从树下一跃而起,三两下攀上树顶,猴子闲极无聊,终于开始作死了。

“玄门之主,你既然没事吩咐俺办,咱们也别干坐着,许久没有痛快打架,来打一场松松筋骨!”

林锋无语地看着他从耳朵里倒出如意神铁,语重心长:“悟空啊,多大的妖了,怎么还这么好斗呢?”

“什么?”猴子一愣,“悟空到底谁啊?你上次好像也这么叫过,听起来像是大雷音寺的和尚?”

林锋突发奇想:“反正你天生天养,也没个名字,不如这二字就赠与你如何?”

猴子面露不豫:“俺要个和尚名字干什么?再说你这人怎么随便给妖起名啊?妖族的名字是能随便起的吗?”

妖族真名有莫大力量,通常不会让外人知晓,强大如末法之境的万法心猿倒是不怕这个,但是不怕归不怕,让个人族给命名了算怎么回事?太掉份了!

“那不如这样,”林锋来了恶趣味,一笑起身,“我们就切磋一场,你若输了,以后本座叫你悟空,你得答应。”

猴子跃跃欲试:“那俺赢了呢?”

林锋笑着摇头:“悟空,有梦想是好的。”

猴子:“……”

于是就是一场大战。

林锋并无托大,玉京山是他的主场,当年在天荒广陆妖族的地盘上猴子尚且不是他的对手,如今自然更加打不过,好在猴子自己心里也很有数,又是在人家地盘,输就输了,十分光棍。

林锋:“悟空。”

猴子:“……哎。”

林锋圆满了。

突然间神识一动,林锋心思转了转,暗道来得正好,他向猴子招招手:“悟空,帮本座个小忙,本座保证绝不在灵海之事上差遣你,如何?”

猴子心中一喜:“当真?什么事?”

“你在这里……”林锋扯了扯身上紫袍的衣领,稍微比划了一下,指着自己颈上靠近锁骨的一块地方,“在这咬一口,留个牙印……别咬太狠啊。”

猴子:“……啊?”

林锋也不解释,背靠玄天宝树,笑吟吟地看着一脸错愕茫然的猴子,补充道:“还有一点小小的附加要求——等会儿来人了,你别说话。”

猴子对这莫名其妙的要求完全摸不着头脑,但想咬一口就能换得个十分有利的条件,当即不再犹豫,干脆地走上前。

万法心猿体型不大,人立起来大约和林锋一般高矮,林锋背靠着树干没有挪动的意思,他也就客随主便,伸爪撑在树干上低下头去,方便咬人。

——身后骤然有可怖的威压爆散冲击而来。

不弱,可以说是很强,但是仅凭威压对猴子尚造不成伤害。

敢在玉京山上如此高调动手的是谁?猴子好奇心大起,先履行约定在林锋脖子上一口啃出个牙印,顺势龇牙回头,想看看是哪位不要命的这么嚣张。

一回头,正对上白发青年杀意弥漫的冰冷眼神。

猴子:“……”

当着徒弟的面啃了人家师父一口并且被这位无良师父要求不能解释怎么破。

汪林一字一顿:“你在做什么?”

猴子张嘴,又闭上……林锋不让他说话。

林锋面上并无窘迫之意,仿佛早有预料,笑着摆手:“小林子回来了?悟空你先去吧,刚才的事晚点接着说。”

猴子总觉得这话有哪里不对。

到底是哪里不对?

冥思苦想不得要领的猴子心事重重地走了。

汪林木然任由猴子从他身边走过,缓缓敛去一身杀神附体般的气势,一步一步走到林锋身前,盯着他颈侧的牙印看了片刻,垂下目光,跪拜下去:“师父,弟子只是回来取些东西,这便要回逆仙界去,看到师父一切安好,弟子就放心了。”

林锋拍拍他的肩膀,顺手将他扶起来:“小林子,刚才怎么了?万法心猿在为师不知道的地方得罪过你?”

“……没有。”汪林不敢抬头,“弟子只是误以为他要对师父不利。”

林锋面容一肃:“小林子。”

汪林微震:“师父。”

“抬头。”

汪林咬紧牙关,深深吸了口气,慢慢抬头。

林锋细细察看他眼底被压抑得不甚明显的暗红血色:“说说,何谓万法心猿?”

汪林一怔,答道:“万法归于一身,却又破尽天下万法,变化无常,故称万法心猿。”

林锋摇了摇头。

汪林眼神不解。

林锋直视他的眼睛,缓缓道:“既无心猿,何生万法?”他抬手,一根手指轻轻抵在汪林胸口,指住他的心脏,“小林子,你的心猿,不在那猴子,而在为师。”

汪林脸色骤然苍白。

“有时候,别把事情想复杂了,真相可能比你想象的简单得多,遵从本心,切勿犹豫不决,彳亍困惑于外物。”

林锋再次轻轻拍了拍汪林的肩,转身欲走:“方才为师与那猴子尚有些话未曾说完,小林子你拿了东西便去吧,不必再过来招呼……”

“师父!”汪林突兀地打断了他的话,林锋回头,似笑非笑,“何事?”

“师父别去找万法心猿。”汪林眼底本来被苦苦压抑的暗红慢慢加深,晕染得眸色骇人,他语速极慢,像是费了莫大的力气才从胸中挤压出来,每一个字都重逾千钧,“弟子……不喜欢。”

林锋面色不变:“哦?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师父。”这五个字像压在汪林胸口的一块巨石,出口的瞬间全身都是一轻,他微勾唇角,笑容微微发苦,轻声重复了一遍,“……我喜欢师父。”

“嗯。”林锋轻轻一点头,回身按住汪林方才被他轻拍过两次的肩膀,动作极其自然地在他脸颊上一吻,“总算说出来了,为师等你等得也很辛苦啊。”

汪林如遭雷殛,整个人都恍惚了一下:“师……师父……?”

“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你不去做,怎么知道结果一定不如人意呢?”林锋轻笑,带着三分戏谑,摸了摸脖子上的牙印,“早知道这招管用,为师早骗骗天昊说为师的肉比珍禽异兽好吃,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汪林愣了许久,眸子里血色悄然散去,反凝在了眼眶上,漆黑的眼睛衬着通红的眼眶,汇成了自汪林成年后就再没出现在他脸上过的一点委屈:“……师父。”

林锋应:“嗯?”

“师父。”

“嗯。”

“师父……”

林锋摇头失笑:“我一向只知道小林子话少,可不知道小林子还爱吞吞吐吐,比小舞还像小姑娘。”

汪林微微一哽,试探着伸开手臂,将师父揽进怀里,轻声喟叹:“弟子大逆不道,谢师父所赐道号。”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像得了便宜卖乖呢?

林锋哭笑不得,反手也把徒弟抱个满怀,心疼地拍了拍背顺毛:“以后有的是时间,爱抱多久抱多久,现在先松手,去替为师送悟空下山吧。”

……哦,师父不说,差点忘了。

猴子:“阿……阿嚏!”

这一年,本已经在中千世界逆仙界自行开府的极道上尊汪林扔下一众门人弟子,独自默默搬回了玉京山。

玄天宝树之下,林锋紫衣散发,闭着眼睛任身后自家徒弟拿着柄梳子,一下一下慢慢悠悠地为他梳理其实并不需要打理的长发,忽然问道:“万法已生,心猿何在?”

身后汪林轻笑,放下梳子俯身抱住他,低声回答:“心猿在此,万法相随。”

END

评论(6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