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连公子了解一下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小蜘蛛世界第一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巍然绵亘,浮生迟迟。
风花雪月,都是你。

【未来天王】不止之风

CP:祁观x方召(无差)

1.

“祁观哪……他那个人,很特别,不适合生在和平时期。灭世纪对别人来说是地狱,但对他而言,却更自在。”

2.

“你倒适应得挺好的。”

“取笑我呢方队长?能活到这时候的,哪个适应力不好?不好的早就被大浪淘沙了。”

“我不是说这个,”方召笑笑,“与其说适应,不如说……你很适合这个时代。”

“这话说的早了,下一个时代有没有还两说着呢。”

“你今天很喜欢跟我抬杠?”

“不敢不敢,没有没有,随便说说。”

“今天我们去北边,你来吗?”

“有架打?”

“有架打。”

“多厉害?”

“很厉害。”

“来!”

3.

“他的思想其实更复古,喜欢用刀不喜欢枪,三观也与常人不一样,对他来说,强者是不需要帮助的,他只会帮助弱者。所以,他可以站在旁边冷漠看着一个强者甚至更多强者去死,但也能为了两个体弱的研究员而死无全尸……”

4.

“老祁,我们队长对你不错,你不厚道啊!”

方召右侧肩背受伤,右手使不出力气,只能用左手慢慢往自己身上缠绷带,闻声一抬头,发现他的副手居然跟祁观对上了。

“刚才那一爪子,要不是队长及时侧了个身避开要害,可就给开膛破肚了!你离他那么近,都不……”

方召这下头也懒得抬了,“老八,你闲着没事做过来搭把手行不行?”

他副手就是因为一张嘴太能叨叨,江湖人称“八哥”,方队长亲切地称呼他为老八,快要连他本来姓什么都忘了。

老八收到队长的深情呼唤,一扭头看见方召缠绷带那个艰难而别扭的姿势,顿时忘了自己在干啥:“……队长你别动!我来!”

老八嗷嗷叫唤的时候,祁观抱着刀坐在一旁,全程一言不发,或者说他根本就懒得出声,但是方召开口打断了,他却睁开了要闭不闭的眼睛,嘴里蹦出一句话。

“方召用不着我帮手。”

本来暂时把他忘到一边的老八顿时炸了:“你他妈……”

方召:“哎,疼。”

老八瞬间又把祁观给忘了:“对不起队长我不是故意的!碰着哪儿了?!”

祁观目光斜斜地睨过来,表情要笑不笑的,一时竟颇有点嘲讽神韵,方召冲他一点头,也没再说什么,但是祁观莫名就是看懂了他的意思。

——嗯,我明白。

……你明白个屁啊,你被怪物挠死了我也不会帮手的。

5.

祁观那个人,方召记得,曾经他也邀请过祁观加入自己的队伍,但被拒绝了。

“咱们不是一路人。”

这是祁观的回复,然后带着他那把修长的刀,头也不回地离开。

6.

“老祁,真不考虑一下?”

“不了吧,一个人自在。”

“咱们也同行了一路了,我看你在我这也挺自在的。”

“你要是没拖家带口这么一帮人,我能更自在点。”祁观抱着他不离手的刀,没看方召,而是望着远处灰暗的天际,“方召,你身后的人会越来越多的,这是你的本事,我喜欢独来独往,这是我的能耐。”

“咱们不是一路人。我这条路是一个人走,你那条路,恐怕以后也得一个人走,没人能陪你。”

“一起走过一段,到这该尽了,要有缘分,天涯再见。”

“那我不送你了。”

祁观背对着方召,抬起一只手随便挥了挥,就算是告别了。

他带着他那把修长的刀,独自踏上新的征程,一次也没有回头。

7.

他就像是古时候的游侠,做事情全凭本心,至于别人什么看法,他压根不理会。似乎什么都不在意,却又有自己的坚持,也固执。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8.

“没想到真能再见。”方召往后退了两步,试图面不改色,“……不过祁兄这个招呼打得有点热情。”

“行了,少装傻,大不了让你揍一顿,不过不让你啊,最后谁趴下还不一定。”祁观满不在乎地背着手,长刀在身后有一下没一下地挽着刀花,“我就是有时候想起来,觉得挺喜欢你,试一下对不对味儿。”

“……什么味儿?”

“刚才那一下的话,血味儿吧,还挺对的。”

“……”

“哎,等会儿方召,真打啊?你腿还冒血呢!”

9.

阳光藏在世界背面,风吹过来只剩冰凉。

荒野之上的孤独,似有不甘,似有落寞。

风在夜空下歌唱,一颗星星从天上降落到湖面,依旧发着光。

周围的世界沉默如深海。

10.

“挺好听的,什么歌儿?”

“算是送给你的吧,即兴的,等会儿我把谱子记一下。”

“有名字么?”

“没有,说了即兴的,要不你自己想一个。”

“得了,我粗人,没有你们艺术家的文化。”

……

“还走吗?”

“走。”

“我也得走。”

“方召,别停。”祁观仰头看着头顶难得一见的几颗稀稀落落的星星,“世界都在跟着你的脚步……别停,别回头。”

“你也别停。”方召没看星星,他看着前方沉寂的黑暗,“风要是停了,就不是风了。”

11.

“对祁观那个人而言,生,幻化成风;死,随风飘逸。没有什么不同。”

12.

“方将军!药剂成了!!成功了!!!”

“传讯各大军团,集体开个会吧。”

……

“那首歌名字我想好了,叫《荒野之风》。”

“送给你,别停。”

13.

司禄手指握拢,却心下一空。

“刀呢?”司禄喃喃道。

“你放在自己屋里了。”方召停下敲击琴键。

司禄转身离开,若是之前的他,还会客气礼貌地说一些话,但现在,他没有再多说一个字。

方召看着关上的门,叹气。

14.

“刀呢?”

“将军,在这。”

“怎么没给他放进去……以后要迁墓的话,就放他身边吧。”方召轻轻抚摸了一下伤痕累累的刀身。

“他离不开这个。”

15.

那些人,都已经过去五百多年,快六百年了。

END

*所有单数段落均为原文,摘自《未来天王》308章

评论(3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