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许星程x罗浮生】所以到底是谁和谁抢谁

*如果这是一个ABO世界

*主CP星罗棋布,其他一团乱麻,all生哥私货随时夹带,不排除友情和团宠

28.

​这一天直到深夜,罗浮生才在美高美等到了许星程。

他对天婴的事情只字未提,只问​了许星程面试是否顺利。

许星程眉飞色舞:“当然顺利了!主任除了查问理论知识之外,还问了很多实践方面的问题,我从前对付你的经验那真是太足够了,你罗少爷当年什么外伤没受过?别说我只是应聘区区一个外科医生,就是去当战地医生我都能胜任!”​

“……”​罗浮生无言以对,只能向他举杯:“恭喜恭喜。”

许星程​忽然抽了抽鼻子:“你的抑制剂还没失效?这次怎么这么持久?……你吃药了?”

喷雾式抑制剂实际上更多起到气味中和的作用,多用于omega临时遮掩气味应急​,时效非常短暂,从罗浮生中午去许家到现在,十几个小时过去了,那点抑制剂不可能持续这么久,除非他用了以前从没碰过的口服式或注射式长效抑制剂。

而罗浮生仗着自己没有发情期,向来是不用这些东西的。​

“没有。”​罗浮生漫不经心地应付了一句,“我晚上另外有事,又用了一点。”

许星程看出他的敷衍,将信将疑,又怕他不耐烦,不敢追问​,只好换了个话题:“你怎么跑出来的?撞上我爸了吗?他没为难你吧?”

罗浮生有心调侃他两句,怎么和天婴姑娘在一块儿的时候不见你惦记我怎么跑?但又不愿让他知道自己看见了两人幽会那一幕,​刚准备随便糊弄他一下然后赶紧撵他去林启凯那躲躲,一道声音就阴魂不散似的响了起来。

“我当然不会了。”​许瑞安带着几个警卫,大摇大摆地从门口的方向走来,向罗浮生亲切一笑:“浮生啊,辛亏有你,我才能找到自己儿子。”

罗浮生被他亲切得头皮发麻,不由自主绷着后背站直了,许星程也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听闻此言,回头幽幽地看了罗浮生一眼,小声埋怨他:“不是吧罗少爷,就算不想我缠着你,也不用告诉我爸啊!”

罗浮生面无表情​:“不是我。”

许星程一秒也没停顿地转了回去,怒目瞪向许瑞安:“浮生说不是他告诉你的!你少挑拨离间!”

许瑞安被他逗笑了:“你小子,不管谁说什么都信?我说是他你信,他说不是你也信,还有没有一点自己的立场?”

许星程刚要还嘴,罗浮生眼疾手快地在他腰后推了一把,将他推向了许瑞安:“都这么晚了,那许局长就先带令公子回家吧,别的话不妨回到家,关起门来再分说。”

许瑞安赞许地点点头,冲手下人示意了一下,转身离去。几个警卫恭敬地伸手请许星程先行,许星程却不受这个威胁,两步赶回到罗浮生身边,小声问他:“你怎么了?”

罗浮生已经坐回了沙发,摆手送客:“你爸生气了,快回去吧,惹急了他,你通过医院面试也没用。”

许星程挣扎着甩开一个过来拉他的警卫:“罗浮生!我爸跟你说什么了!”

罗浮生定定看了他一眼:“你爸让我给他当间谍,以后随时向他通报你的情况,方便他抓你回去。”

许星程等了一下,然后追问:“就这样?”

罗浮生:“……还要怎样?”

“没有没有,这样就好。”许星程松了口气,“我当他难为你了呢,没事,他要是威胁恐吓你你就都先答应着,不要紧,他也就敢吓唬吓唬你……”

罗浮生看着他,重复道:“他让我在你身边当间谍。”

“反正你又不会真的做。”许星程顿了一下,突然睁大了眼睛,“等等,在我身边?这个可以啊!你答应了吗?!”

罗浮生从身后沙发上随手摸了个抱枕砸过去,冷酷地逐客:“没有,快滚。”

29.

许星程总是苦恼于不知道罗浮生在想什么,而罗浮生也一样,他最近越来越搞不懂许星程到底在想什么了。

就如同那天归国欢迎会上,二楼逼仄的墙角,许星程那个差点扎进他心里的问题,一度让他错觉许星程还喜欢他,即使他当初近乎无理取闹地提出分手,即使他们隔山隔海经年不见,许星程也没能忘了他,可是仅仅几天后,他就见到许星程在深夜的街上与天婴说说笑笑,背她回家。

也如同昨夜许星程才亲昵地试探他“在我身边?你答应了吗?”,而今天,他就可以抱着天婴在阳光下,在人群中,跳一曲没有伴奏的忘情舞蹈。

罗浮生转动方向盘,驶离那片过分耀眼的阳光,回到美高美停车换了摩托,一路飞驰到曾带天婴来过的江边。

今天的阳光很好,江上没有雾,水面泛着粼粼的波光。

是个适合恋爱的好天气。

30.

最近和天婴的感情逐步升温,但许星程并不高兴。

一个是欺骗小姑娘心里有点愧疚,一个是……罗浮生好像完全没发现这件事??

是天婴没提过,还是罗浮生不在意?

不管怎么说,罗浮生可以不在意,许星程不能,洪澜提出的化装舞会就是个试探罗浮生心意的好机会。

他准备带天婴一起参加,借机看清楚罗浮生对这女孩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他细心为天婴置办好了裙子、舞鞋和面具,还教了她简单的舞步,约好舞会上见。

可是当晚天婴却迟迟不见踪影。

许少爷久候舞伴不至,被洪大小姐硬拉着去喝了几杯酒,他倒有心不想理会,可洪澜有意无意地把话题往罗浮生身上带,来自情敌alpha的挑衅激得许星程没法保持冷静,酒到杯干,早忘了还有个姑娘要等。

洪澜有意设计许星程人前失态,劝了几杯后功成身退,先把自己摘了出去,然后指示几个早早待命的漂亮姑娘上前继续劝酒。

那些姑娘训练有素,其中甚至还有两个omega,被抑制剂压制得若有若无的幽香勾人心魂。

可惜许少爷也不是常人,情窦初开时就遇上了从来不压制信息素的O中奇葩罗浮生,后来出国留学,法国的omega们也是热情奔放,大胆火辣,信息素勾引这点小伎俩在他面前就非常不够看了。

好在勾引虽不奏效,但劝酒倒是很对许少爷的胃口,罗浮生若即若离的态度几乎让他莫等闲愁秃了少年头,有道是酒入愁肠愁更愁,有洪澜劝的几杯酒开头,后面的也就顺理成章起来。

那边楼上,洪澜已经成功在父亲面前打好了小报告,达成了在家长面前给许星程减印象分的目的,心情明朗地往下一瞥,正看见她浮生哥放下酒杯,向着被包围灌酒的许星程走过去。

这还了得!

洪澜急忙提起裙摆噔噔噔跑下楼,半路截住罗浮生。

“浮生哥!你干嘛呢,走,陪我喝酒去!”

罗浮生心不在焉地摆摆手拒绝:“星程好像喝多了,我过去看一眼。”

“你看他干什么呀!”洪澜娇嗔,“那么多美女陪着他呢,能有什么事?你过去当电灯泡么?”

罗浮生被她戳中心事,不再推拒,乖乖任她拽着坐了下来。

但他还是不大肯喝酒,余光时刻留神着许星程那边,防他出什么事,自己照应不到。

洪澜见劝酒无用,索性放下酒杯,让侍者送了些点心过来,用小叉子喂到罗浮生嘴边。

罗浮生太过分心,一个没留意,就被洪澜硬塞了一块蛋糕,他下意识嚼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仓鼠一样愣愣地看向洪澜。

洪澜笑意盈盈地举着第二块蛋糕递过来:“浮生哥,啊——”

罗浮生:“……”

洪澜你几岁了!!!

为了逃避被喂蛋糕的尴尬,也为了解救快要喝吐的许星程,罗浮生毅然决然地站起来,再次走向了大型套路灌傻子现场。

许星程见他如见救星,整个人合身扑了过来,直接挂在了他身上。

​罗浮生伸手隔开还要继续挽留的姑娘们,扶着许星程去了洗手间。

alpha的体质确实天生强悍,许星程被五六个姑娘灌了半天,眼睛里一片醉意朦胧,可能已经男女不辨,AO不分了,​可是他居然还没吐,被罗浮生扶进了洗手间之后瞬间翻脸,恩将仇报地把他的救星抵在了洗手台上。

他们的面具还好好戴在脸上,好像一块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并没有什么卵用,但仍可聊表心理安慰的遮羞布。

许星程一手撑着罗浮生身后的墙壁,另一只手按在罗浮生腿上,顺着西装裤顺滑的面料,慢慢往上滑动。

他呼出的酒气灼热地扑在罗浮生​的耳边,把整只耳朵连带半边脸颊都浸染成了红色。

他在罗浮生耳边低声提出要求。

“腿分开点。”​

31.

罗浮生完全清楚许星程此刻脑子不清醒。

他没有动,直到许星程不耐等待,手上开始用力,才伸手握住了许少爷并未因醉酒而失去力道的手腕。

他保持着这个不尴不尬的姿势,直视着许星程:“我们这样,算什么?”

许星程茫然回望。

罗浮生抬起空着那只手,像是想要抓住什么,却抓了一个空,在空中空落落地停顿了片刻,继续向上,轻轻摘下了许星程的面具。

这个亲吻来得有些迟,也有些不是时候,但是这一刻没有人在意了。他们向对方敞开权限,任意通行,贪婪地相互索取抢夺对方的气味和津液,罗浮生尝到了烈酒的辛辣和醇香,许星程舔舐着蛋糕的香甜和柔软。

洗手间里不知何时充满了信息素的甜味儿,罗浮生趴在许星程肩头急喘了几口气,伸手摸出西装口袋里的抑制剂喷雾,对着自己劈头盖脸地一顿按,才终于缓过气来。

许星程本来半梦半醒,这下算是彻底跌进梦里去了,他牢牢圈着罗浮生,两只手在他背后交握,以一种抱着大型洋娃娃怕被人抢的姿态把罗浮生锁在自己怀里不松手。

罗浮生自己一时失控搞出了这种情况,没法就地骂人,只得费点力气自力更生,手背到身后,姿势别扭地慢慢掰开许少爷的贵爪,然后将他那颗已经全是浆糊的脑袋往水龙头底下一按,打开水阀送了他一个梦醒时分。

“你不能再喝了。”罗浮生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冷漠平稳,“换衣服,你自己清醒一下,等会儿再出来。”

“又要换衣服啊?”梦醒了酒还没醒的许少爷伸手攥住自己的领口,面露傻笑,“那你,你先脱还是……我先脱?”

罗浮生额上青筋一跳:“脱!”

许星程委屈巴巴:“那好……好吧……我先脱……你……你脱裤子就行……会冷的……”

罗浮生不止一次觉得许星程这个人是真的不简单,他那点傻说不定都是装的。

毕竟他能平安长到这么大还没被自己打死,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活的奇迹。

TBC

评论(54)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