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花连】明月逐人来

*CP:花无谢x连城璧(清水无差)

*试图不坑

12.风露中宵

连城璧再气,一剑之下也足以看出萧十一郎对他不存敌意,正要收了剑过去扶他一把,查看伤势,那边厢就又出了变故。

先前拦路的老者不知又从何处冒了出来,挟持了战圈外插不上手的沈璧君。

萧十一郎喊了声“师父” ,捂着伤口挪动过去,语气颇为嫌弃:“你干什么呢,一把年纪不害臊,快把沈姑娘还给人家。”

老者恨铁不成钢:“什么时候了!是人家小两口团聚要紧啊,还是你的小命要紧啊?”

师父你醒醒!人家千里迢迢是来找媳妇的不是来杀我的!把人留下他们就走了把人带着还要被继续追杀啊你清醒一点!!

然而师父和沈家小姐都没给他这个唯一脑子清醒的聪明人说话的机会,一左一右带着他就跑。

连城璧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出神,稍远处朱白水两人又在讲些闲言碎语,他一句也不想听。

幸好花无谢的声音及时响起。

“连连,你脸色不好,”出乎意料,花无谢一个字也没提及他念叨了一路终于见着的武林第一美人,而是问了一个连城璧自己也没注意到的问题,“刚才伤着了吗?”

连城璧方才一剑刺出,临时收力太急,不免有些气行不顺,倒也说不上伤,只是一时忘了调息,被花无谢一提,才反应过来,微不可见地摇摇头,默默运气调匀了气息。

花无谢看出他没大碍, 这才放心,悠悠转了一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诶,刚才那两个姐姐呢?什么时候走的?”

连城璧正好调息完毕,闻言心中一惊,顾不上再生闷气,立刻执剑向沈璧君离开的方向追去。

那两人既然逃跑,必是心虚,她们说了谎,要对沈璧君不利的是她们!现在萧十一郎重伤,沈璧君不通武艺,那位老者一人顾不来两人,若她们去而复返,沈璧君立刻就会有危险!

花无谢念头转得不比他慢多少,紧跟在他身后:“连连别急,我看那小姑娘眼神狡黠,做事多半隐秘周到,她刚跟你照了面,不敢这么快回来,肯定要确认你离得远了或是召集更多帮手才会再次对沈小姐出手,这一时片刻的不会有事。”

连城璧“嗯” 了一声,脚下丝毫不敢慢,一直追到了林间树屋,看着周遭痕迹确认几人在此,平安无事,这才松下一口气,默默站住了。

厉刚一行也很快赶到,连城璧交待了几句,让他们在稍远处休息,不必过来,无霜远远往这边看了好几眼,欲言又止的,花无谢看得有趣:“小姑娘担心你生她家小姐的气呢。”

连城璧淡淡道:“我没生气。”

“你没生气,你就是有点难过。”花无谢叹了口气,“不说空的,就说我吧,喜欢倾城公主十来年,公主只拿我当玩伴,满眼都是我大哥,我能怎么办?你还能打那个姓萧的一顿,我难道还能打我大哥一顿?我这回过来之前啊,倾城公主正要被皇上送去关外和亲……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连城璧默默听着,至此才知晓他与幼时见过那位小公主并未得谐良缘。

他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那……那你大哥,也喜欢公主吗?”

“我大哥另有心上人的,”花无谢眉飞色舞地讲了一段大哥花满天与谢家的千寻姐姐如何般配恩爱,言语中满是艳羡之意,“倘若倾城公主也喜欢我,我就是拼了命带她私奔,也不会眼看着她去和亲……可是她没有喜欢我,她喜欢的人也不喜欢她,我就算想要拼命帮她,也不知能帮她什么。”

他说到此处,突然想起自己本意是要安慰连城璧,忙找补道:“你瞧,你和沈小姐还有婚约在呢,倘若皇上将公主指婚给了我,就算公主不喜欢我,我也一定会用尽全力哄她开心,让她幸福快乐,让她慢慢喜欢上我。”他转了半个圈,从连城璧身侧飘到了他的对面,近距离上下左右对着他的脸观察了一圈,用力点点头,“我们连连长得这么好看,人品也好,武功也好,沈小姐一定会喜欢上你的!”

连城璧下意识抬头看向树屋里亮起的灯光。

“……你怎么知道我人品好?你才认识我几天。”

花无谢看不得他说自己不好:“我还需要认识你几天?萧十一郎认识你不到一个时辰,只跟你打过一架,就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不然他怎么敢站着不动挨你一剑?”

连城璧摸了摸佩剑的剑柄,看起来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他低声道:“我不知道……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人。”

花无谢一呆,想起与连城璧并称的那几位“君子”,和沈家庄那场各怀鬼胎的“议事”,心里不由自主地有点发冷。

或许这个江湖比他想象中还要尔虞我诈,危险重重,他只是幸运地一直跟在连城璧身边,拿他当作了“江湖中人”的代表,才会以为江湖中遍地良善之辈。

连城璧在这个江湖里活了十几年,说他第一次见到萧十一郎这种人。

萧十一郎是哪种人?在花无谢看来,是个会耍手段,但骨子里磊落率性之人。

“连连,”他忽然道,“其实你一直清楚你平时打交道的都是哪种人。”

“嗯。”连城璧没有转头去看同伴们休息过夜的方向,“我知道他们会在私下里议论我,有时候当面也说……但是这又不是什么过错,是我自己能力不足,没有保护好璧……沈姑娘,也没能让无垢山庄足够兴盛强大,才让人有议论的谈资。他们陪我不眠不休,赶这么远的路,找的是我的未婚妻……援手之义在前,抱怨几句又何妨呢?”

花无谢默然片刻,换了个话题:“……守夜很无聊的,我给你讲讲我家大哥和三弟……”

萧十一郎受了伤精神不济,在屋里睡了整夜,沈璧君知道离别将至,满怀愁绪地与司空摘星对坐饮酒聊了整夜,连城璧在树屋外,沐着月光安安静静守了整夜,而花无谢挑挑拣拣说着家里的趣事,热热闹闹地陪了他整夜。

他没问“你为什么不上去找沈小姐带她回家”,他知道在连城璧说出“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人”这句话时,就代表他已经相信了萧十一郎,相信是他救了沈璧君,那么如今他受了伤,沈璧君要照料救命恩人,想要迟些回家,连城璧自然不会强行带她走。

律己严,待人宽,以己度人,不欲勿施,君子之道。

花无谢也想说,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人。

在他那个和平富贵的家里没见过,反而在这个险恶诡谲的江湖上见着了。

他就像一块意外落在乱石险滩上的美玉,总让人担心一不小心,就要被磕碰碎了。

连连啊。

天亮了,沈璧君走出树屋,萧十一郎也跟了出来,两人似乎是在道别,花无谢看见萧十一郎探头越过沈璧君看向连城璧,目光在他身上停了一会儿,又对沈璧君说了几句什么。

而从始至终,沈璧君只有刚刚走出来的时候,神色郁郁地看了连城璧一眼。

在她眼里,连城璧在这里,只代表着她又要回去那个没有自由的家了。

花无谢看着她拖着一条伤腿,慢慢走下台阶,看着连城璧忙迎上去,想要伸手扶她,却又在她冷漠拒绝的眼神中僵在半空,落寞地收回手。

他不由自主,又轻轻念了一遍,好像要把这块软玉在舌尖多过上几遍,好给它渡一点暖意过去。

“……连连啊。”

TBC

评论(3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