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连公子了解一下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小蜘蛛世界第一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巍然绵亘,浮生迟迟。
风花雪月,都是你。

庆祝太太回坑长评!!!

虽然只是短短的小甜饼!但是太太的功力在这里!短也掩盖不了光华!太棒了!妙啊!妙!第一遍看的时候理所当然认为【飞雪】所以【林总受寒生病】,第二遍才回过味来,【玉京山前所未有的飞雪】这句话简直妙不可言!玉京山是啥?仙山,洞天福地,四季如春是起码的,玉京之主能控制天气是必须的,所以第一遍以为的因果反了,该当是【林总生病】所以【玉京飞雪】,然后玉京山天气不受控制这一点又反过来证明了林总确实是病了。

然后是病因。林总何许人也,生个病天都要下雪的,必然不能是随便病的,然后就到了后面【汪林其实是知道的】,他知道啥?猜测是病因,然后提到凤求凰,再次猜测林总是因为小林子起的心病……就看下章怎么解释!哎呀小林子自己做琴弹坏七把太可爱了吧!!!虽说以神仙们的控制力其实反而不太容易用错力,但是对于不会弹的人来说琴弦断来断去真的很正常!尤其他还肯定不是记不住谱之类的不会弹,而是不熟悉加上心事,容我过度解读,搞这个隐晦的表白整个过程小林子一定是心里纠结成一团乱麻来着,从找材料到慢慢做成一把普通的琴,一根弦一根弦的调音,本身就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是他的缓慢未必是耐心,里面大概掺杂了各种犹豫不决,各种自我拷问,各种不安动摇,各种患得患失……然后他带着这样的心事,去弹奏他本来就不熟悉的琴,文中说【断断续续曲不成调】,对比琵琶行里一句【未成曲调先有情】,简直相映成趣,一个是娴熟地蕴情于曲,一个则是因情而难成调,这种青涩的,朦胧的,渴求又压抑,犹豫着艰难前行的初恋感……萌翻了呜呜呜!!!

分析完小林子,回到开头。大师兄说师父突然对……那啥,表现出强烈的分析意愿,再次过度解读,是不是伏笔?说好了甜饼,我不信不是双向!林总为啥突然要分析这个?或者说为啥突然想起这个?是不是因为察觉到小林子这一曲凤求凰来来去去弹不成,不知道要纠结到什么时候去,所以想办法推他一把?总之我们林总贼可爱了,如果双林一定要有个人先迈出这一步,不管表白的是谁,但是先迈步的,一定是林总。

毕竟那可是汪林,守着雷池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不敢僭越一步的汪林。

但他不是在忍耐。

他只是守候。


拾日之理:

我更,我更。

他们超可爱的!

不甜不要钱!

哦没写完_(:з」∠)_


-

【双林】雪夜
 

不是闭关,林锋这次是真的病倒了。

 

外界赫赫有名的几位尊者出人意料地聚在床前忧心忡忡地看向昏睡的师尊,由身为大师兄同时也一马当先前来侍奉师尊的萧焱拍了拍头先开口:

 

“……大概,就是这样。”

 

据萧焱描述,林锋前几日向萧焱要了几坛好酒,又对当年他的杰作“我爱一条柴”表达出了强烈的分析意愿,对师尊百般信任的萧焱自然二话不说双手奉上,谁料……

朱易语气淡淡打断了萧焱的无限懊悔,右手食指与中指间夹起的瓷瓶上正写着我爱一条柴五个字:“师尊没喝。”

汪林上前两步,两指轻扣林锋腕间,略一皱眉摇头回应:“……不应是咒术。”

 

岳红炎看到汪林动作时神色微变,本欲打算开口,不知怎么看见洛轻舞轻咳时最终把话咽了回去。

 

“我看师尊可能是病了?”

 

尽管这个答案再不可思议,但在杨清指向窗外玉京山前所未有的飞雪后,众人都哑了声。石天昊推门而入,裹起的霜雪气被朱易抬袖轻扫隔在门外——他讪笑一声。

 

“师尊病了?!”

 

鉴于小石头的本性,萧焱家有娇妻,元放又忙于修整宗门大阵,第一晚照顾师尊的人选在汪林、杨清和岳红炎中游移不定——洛轻舞和朱易倒是有心,只可惜从未有过照顾人的经验而被残忍排除——汪林抬眼扫过倚在窗边似乎只顾着飞雪的杨清和站在洛轻舞身边,至今仍反常得未发一言的岳红炎,下了最后决定。

 

“你我三人中我为最长,便由我当这第一夜罢。”

 

 

汪林其实是知道的。

他那日难得在洞府中,既没有闭关修炼,也没有指导弟子,往日一指灭四方的双手,此刻却有些笨拙地抚着琴弦。不是什么名贵物什,琴身是随意砍下的桐树,琴弦也不过是人间界采购而来的普通蚕丝——天知道收到极道上尊大批蚕丝需求的弟子有多诚惶诚恐——因为他总用力过猛,已崩断了不下七把琴。

要说琴棋书画这等风雅之事,第一反应总是朱易,其次则是杨清。而绝非他这煞神。

断断续续不成曲调的凤求凰终于在琴弦又一次断裂后没了下音。

 

汪林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评论(2)
热度(45)
  1. 雨打竹枝_连公子了解一下拾日之理 转载了此文字
    庆祝太太回坑长评!!! 虽然只是短短的小甜饼!但是太太的功力在这里!短也掩盖不了光华!太棒了!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