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韦吕】keyword

*CP:韦德x吕健(《娱乐星工场》)

*还是284章发散,另一个版本

1.

“删掉?……明白了。”林小枣接过手机,“密码是?”

“enaj。”

“……韦总,密码错误。”

韦德一时没反应过来林小枣话里的意思,怔了一下,下意识说:“不可能。”

林小枣低头再次输入密码——再次提示错误。

韦德皱着眉接过手机,手指顿了片刻,心想:“难道我记反了?”

如果是平时,他绝不可能质疑自己的记忆出错,可是今天注定有一点不同。

他挪动手指,按下了“j”。

按下第一个字母之后,拇指却没有移向“a”,而是如有自主意识地走了另一个方向。

——i,a,n。

密码正确。

韦德表情恍惚地握紧了手机。

密码……是什么时候改掉的?谁?……我吗?

……我为什么这么做?

2.

他听见断续而暧昧的喘息声,黑暗中这声音仿佛带着濒死般的甜美。

“世人热衷于金钱、利益、自我膨胀,而我必须前进。”韦德左手扣住吕健的右手,五指强行插/入他的指缝,形成一个缠绵的假象,“你会加入么?我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只是看上去缺乏野心,但你绝不流于凡俗。”

“从认识你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你很可怕,但没想到这么可怕。”吕健低声回应,嗓音里带着明显的被情/欲侵蚀的沙哑。

韦德深深地皱起眉:“你怕我?”

“不,我理解你,甚至尊重你,在‘伟大’的信仰面前,你有理由清除所有障碍物……真正令我害怕的,是你对自己的残忍。”

长句的话似乎让吕健有点吃力,他“嘶”地抽了口气,“轻点……”

韦德没有接受他的意见:“嗯,说下去。”

吕健顿了顿,似乎是翻了个白眼,反正韦德看不见。

“甄杰还可以东山再起,甄珍可以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是你……永远都这样了,再没法拥有这些东西,家庭、信任、感情,都没了。”吕健的语气仿佛有些同情,“你怎么能这么对自己?”

这是不对的。韦德想。

他怎么能同情我?我不是还有……还有……

他还有什么?

韦德张了张嘴,像念经一样熟练而机械地说道:“爱情只是为了繁殖衍生出的心理,亲情是为了种群的稳定演化的体系,我们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挣脱这些。”

“对不起我有点想笑……在床上笑场是不是不太好?”韦德清楚地听见他真的笑了一声,还来不及恼羞成怒,笑声就停了。

“朋友……我的朋友,你该不会真的这么想吧?那你现在在对我做什么?为了繁衍?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我不会生孩子?”

“感情一文不值,AI高于一切,这是你的理念?”

“可总有些事是AI没法替代的。”

“回答我韦总,你现在正在对我做的事,你会想要对着一个AI做么?哪怕它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吕健在黑暗中轻笑着,吐出近乎勾引的语句:

“是AI好,还是我好?”

回答他的是疯狂的冲撞和激烈的亲吻。

他们一起攀上了酣畅淋漓的巅峰。

急促的呼吸慢慢平复,吕健忽然开口,带着一点淡淡的遗憾和感伤,像吟诵一首离别诗:“我没法在道德上指责你,我知道你完全不在乎,我只是不想被那么残忍的对待,你极力割舍的东西,正是我最珍惜的。”

“你要让AI驾驭感情……可感情如果能驾驭,那还能叫感情吗?”

身边的人翻身下了床,摸着黑窸窸窣窣地穿好衣服,一步步走向门口,“再会,韦总,你们也许是对的,但我甘愿错到底。”

“再……”韦德试了两次,无论如何也无法顺利说出“再会”两个字。

他收紧手指,紧紧攥住一小块床单,无力地询问:“我能不能请求你……不要走。”

别离开我,我不介意孤独,我只是……

只是……

吕健没有回答,门的方向传来轻微的金属锁扣的响声,他拧开了门锁,按下门把手,一线微弱的光打进完全黑暗的房间。

是阳光透过窗帘打在眼皮上。

韦德惊醒了。

3.

韦德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呆滞地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梦里和刚刚绝交的朋友滚上床。

答案那么明显,明显到他想要忽略都很困难。

他按住胸口,在心里轻声自问。

婚礼中断,你问他Jane脸上有没有自由解脱的感觉。

可是感到解脱的只有Jane吗?

你呢?

……你呢?

你为什么感到解脱?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止在行动上,在感情上也背叛了她?

不知道。

“可感情如果能驾驭,那还能叫感情吗?”

梦里的吕健这么告诉他。

而现实中的吕健要更残忍一点儿,他说——

“我的朋友……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了。”

但他说得对。

没有人会想要和自己的朋友滚床单,也没有哪个朋友会在梦中将绝交臆想成分手炮。

韦德疲惫地按住额头,觉得自己可能疯了。

4.

一大早来找吕健的乔乔一推门就看见他健哥坐在床上捂着胸口脸色阴沉。

他慌了一下,三两步小跑过去:“健哥?是不是哪不舒服?要不要吃药?要不要去医院?”

吕健梦游似的摇摇头,脱口而出:“韦德……”

“啊?”乔乔一呆,“韦德怎么你了?”

吕健回过神来,表情复杂地看了乔乔一眼,挥手示意他暂时滚出去。

乔乔滚了,房间里恢复了安静。

吕健掀开被子,瞪着自己湿了一片的睡裤,在心里爆了句脏话。

……妈的,弯了。

这真是猝不及防。

END

我要瞎了,这年头的起点怎么回事,给里给气,看他们分手都感觉像在秀恩爱。

啊忘记说了,题目的答案……本篇keyword是分手炮,想想直接叫分手炮不太优雅就……盆友们你们猜对了吗!

评论(2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