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杀破狼】长顾相性一百问(51~100)

听说终于开完了!后50终于可以发了!!!!

51.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顾昀:……

长庚:义父不想回答,过。

52.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顾昀:他太会撒娇了,遭不住。

长庚:当然是该我服侍义父。

53.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顾昀:……(不想说话)

长庚:……还……可以?(小心翼翼)

54.初次H的地点?

顾昀(生无可恋):……安定侯府。

长庚(温柔):当然是在家啊,还能是哪里呢。

55.当时的感觉?

顾昀(牙疼):……姿势不对。

长庚(低声):我觉得自己在做梦。

56.当时对方的样子?

顾昀:看不清!

长庚:开始有点懵和……憋屈?不过后来他就顾不上了。

57.初【和谐】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长庚:叫他。

顾昀:别吵!

58.每星期H的次数?

顾昀:这个周期不能够。

长庚:嗯,有时候一个月也未必能见着一回。

59.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顾昀:现在这样就不错。

长庚:子熹伤得太多,底子亏了,一直没调养回来,现在这样就好,这种事多了也于身体有损。

60.那么,是怎样的H呢?

顾昀(突然不正经):小别胜新婚?

长庚:……子熹难得能安稳在京城待上多久……

顾昀:相思磨人啊——

(顾帅你就撩吧……)

61.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顾昀:一身痒痒肉,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长的。

长庚:……大约是耳朵?

62.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顾昀:必须是耳朵,每次调戏他冲耳朵去准没错儿,能红得滴血。

长庚:腰吧,子熹真是一身的痒痒肉,腰上最碰不得。

63.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顾昀:白眼儿狼。

长庚:风情万种。

(……突然鼻血)

64.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顾昀:……就那样吧。

长庚:……(小声)嗯。

顾昀:……

65.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顾昀:侯府,还能哪儿!

长庚:嗯,自然是侯府。

66.您想尝试的H地点?

顾昀:没有谢谢。

长庚:以后带他去江南住,但是总归还是在家里吧。

67.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顾昀:看心情。

长庚:看他心情。

68.H时有什么约定么?

顾昀:没有,我提了他听吗?!

长庚:那个称呼……我真的是情不自禁……

顾昀:呵。

69.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和谐】关系么?

顾昀:……敏感话题,过吧。

长庚(盯着顾昀):没有。

70.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和谐】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顾昀:这什么畜生玩意儿。

长庚:反对,如果子熹不点头,我绝不会碰他一根头发。

71.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和谐】奸了,您会怎么做?

顾昀:嗯……敢强【和谐】奸当今圣上的暴徒……

长庚:我觉得我大概没机会做什么……

(陛下的意思是?)

长庚:第一时间赶到子熹身边,第二时间安抚玄铁营……

顾昀:心肝儿安抚我就行了,玄铁营让季平去安抚。

长庚:……第三时间拜托陈姑娘栓……拉着点沈将军。

(这不是做了很多吗?)

长庚:啊……我的意思是我大概没机会对暴徒做什么,等赶到义父身边的时候或许已经尸骨无存了吧。

(……)

72.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顾昀(面无表情):并不会。

长庚:曾经会……后来……嗯,熟能生巧。

73.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顾昀【诧异】:你指沈易?你在开玩笑吗?

长庚:……有了陈姑娘之后,我放心很多。

顾昀:什么东西你放心很多,你呢?!

长庚:如果小曹这么说了,那我也只好……

顾昀:嗯?

长庚:亲自揍他一顿了。

74.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顾昀(冷漠):我擅长有什么用。

长庚:……熟能生巧。

75.那么对方呢?

顾昀:肯定不能跟我比。

长庚(突然脸红):……嗯。

76.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顾昀:别说话。

长庚:叫我名字吧。

77.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顾昀:从前还会脸红害羞的样子。

长庚:意乱神迷的样子。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顾昀:那也太不是东西了。

长庚:不行。

79.您对SM有兴趣吗?

顾昀:没有。

长庚:唔……

顾昀:……你什么意思?

长庚:义父,其实打断腿和小黑屋……

顾昀:毒都解了多少年了,你想都别想!

80.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顾昀:觉得自己色衰爱弛了,趁早……

长庚:子熹。

顾昀:趁早抱怀里使劲儿哄哄。

长庚:他累了,帮他按按,给他调理调理身子。

81.您对强【和谐】奸怎麽看?

顾昀:畜生。

长庚:禽兽不如。

82.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顾昀:被叫义父。

长庚:……

83.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顾昀:不存在的。

长庚:无关在哪,只要是他,这种情绪是一直存在的,不过乌尔骨解了之后,焦虑就好很多了。

(意思是兴奋是一直有吗!)

84.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顾昀:没有。

长庚(勉强):哦……那就没有吧。

(有八卦???)

长庚:有时候子熹自己可能不觉得……但他就是在撩我啊,这算不算诱惑?

(算!!!!)

顾昀:……

85.那时攻方的表情?

顾昀:说了没有过!

长庚:……好好好。

86.攻方有过强【和谐】暴的行为吗?

顾昀:他敢。

(腿打折!)

顾昀:这个还有完没完了?

长庚:嗯,不敢。

87.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我错了,过)

88.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顾昀:必须长得好看,没有我家长庚好看的都不合格。

长庚:顾子熹。

(顾帅你老脸好像红了啊?)

89.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顾昀:……凑合吧。

长庚:……(忧郁看)

顾昀:……非常完美。

长庚(恢复微笑):参见上题。

90.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顾昀:没。

长庚:目前没有过。

(……意味深长的眼神)

91.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顾昀:记不清了。

长庚:……

顾昀:……好好别看我了!其实也就那样……哪儿有能比得上我们心肝儿的?

长庚:差不多十年前吧。

92.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顾昀:……

长庚:是。

93.您最喜欢被吻到哪里呢?

顾昀:嘴唇吧。

长庚:是。

(这么一致?能问问有什么内情吗?)

顾昀:因为印象深刻?

长庚:那时兵临城下,生死一瞬,情不自禁。

(那长庚?)

长庚(不好意思):这样的亲吻……比较有恋人的感觉吧,会很踏实。

(如果亲额头就会想叫爸爸?)

长庚:……

94.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里呢?

顾昀:脸,我心肝儿长得好,有时候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

长庚:眼睛,子熹看不清东西时眼神茫然的样子很……嗯,惹人怜爱。

95.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顾昀:叫他。

长庚:……闭嘴?

96.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顾昀:老了……

长庚:想这么抱着他一辈子。

97.一晚H的次数是?

顾昀:……记不清了。

长庚:视具体情况而定……

(具体情况指顾帅的身体状况?)

长庚:不,指上一次结束后他还撩不撩闲。

98.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顾昀:都有。

长庚:嗯。

99.对您而言H是?

顾昀:谈情说爱到一定时机后的水到渠成。

长庚:恋人之间最亲密的互动。

100.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顾昀:既是落在我手里了,红尘万里,你可别想重新位列仙班了。

长庚:我大将军一言九鼎,可千万别松手。

END

根据原著种种迹象……设定顾帅是老司机吧,别打我23333

评论(12)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