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洛叶】周而复始

抽选关键词:神社、星空、骷髅

CP:洛知兮x苏叶(《大影帝》)

AU,世界历史有别于地球

 

山林睡了。

苏叶又翻了一次身,确定自己还是睡不着,只得披衣而起,他想了想,背上画板出了门。

苏叶是一个画家。

他从小就表现出了惊人的绘画天赋,而且相较于祖国华夏的国画流派而言,他更喜欢色彩艳丽的西方油画,家里条件还算优渥,在苏叶13岁那年将他送到了法兰西学习绘画。

他的天赋和勤奋令导师赞不绝口,17岁时作品就在学院内部展出,20岁在法国绘画界成名,23岁已经是整个欧洲都小有名气的画家。

今年苏叶25岁。

他失去了画家最珍贵的双手。

 

岛国的山线条多是平缓柔和的,别有一种秀丽的情致,苏叶步出这座他暂时寄居的神社,往前走几步,就能看到下方起伏的墨青色山林中,一排蜿蜒而下的朱红色鸟居。他又抬头看天上,月亮悬在中天,被路过的云彩遮住了大半,月色晦暗,反倒是漫天繁星夺了颜色,像细碎的宝石,挂满了天穹。

苏叶在星光里伸出双手,试图活动手腕和手指,却因为疼痛不得不停了下来。

一场意外令他双手的肌腱和韧带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医生说,恢复好的话,他可以正常生活,提笔写字或日常拿些轻便的东西不成问题,但是提重物或像雕刻、绘画这种精细的工作,都将无法负担了。

仔细收好诊断书,苏叶收拾行囊,离开了欧洲。

他无法容忍继续待在他曾经无比热爱的绘画圈子里,那让他感到比离群索居还要刻骨的孤独。

 

苏叶坐了下来,将画板放在膝上,专心欣赏起远处的山林和更远处的星空。

檐下的小风铃不合时宜地响了一下。

“你在做什么?”身边忽然有人问。

“采风。”苏叶随口回答,然后惊讶地回过头去。

这座神社,应该是多年无人打理,已经废弃了啊……

在他的侧后方,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蹲坐着,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苏叶眨眨眼:“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少年也问:“你又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苏叶笑了:“我叫苏叶,旅行经过这里,借住几天。”

少年还是面无表情:“我叫洛知兮。”

“名字真好听,听起来是华夏人……对了,你说的也是华夏语言。”他乡遇故知,苏叶很开心,“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白天来的时候好像没见到你。”

“我一直住在这里。”洛知兮清澈的眼睛里有一点疑惑,他迟疑了一下,问:“华夏是什么地方?”

苏叶惊讶地看着他:“你不是来自华夏?”

“我来自唐国。”洛知兮歪着头想了想,“你知道唐国吗?那是天下最强大的国家。”

苏叶张了张嘴:“……你是说一千多年前的那个……唐朝?”

洛知兮:“……”

或许是蹲累了,少年一脸平淡地盘膝坐下:“哦,原来一千多年了,大概是改朝换代了吧。”

苏叶哭笑不得地指着他:“麻烦你开玩笑也先打一下草稿,你的衣服明明是时下……唔,近年来流行的样子。”

洛知兮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又很快抬起来:“衣服是照着几年前过路人的穿着变化的。”

苏叶忍着笑,一本正经地问:“哦?这么说你已经活了一千多年啦?”

洛知兮向他投来鄙视的眼神:“怎么可能?我当然是已经死了一千多年了。”

苏叶无言以对。

少年见他不说话了,抿着嘴唇低头想了想,慢吞吞地伸出一只手,在身前比划了一下,做了一个“摘取”的动作,然后递到苏叶面前。

苏叶看着他空空如也的手,一脸茫然:“嗯?”

“采风。”少年看着他,表情认真,他松开手指,重新做了一遍刚才的动作,在身前比划了一下,“采,”递到苏叶面前,“风。”

苏叶:……为什么感觉被这小孩撩了?

洛知兮微微皱起眉头:“不要吗?”

“……”苏叶只好伸手假装去接——嗯?

挣扎扭动着的气流像一尾柔软而不滑腻的小鱼,鱼尾在空中甩动着,时不时打到苏叶的手背,不疼,只是凉凉的。

他的指尖触碰到了——不可见的,仿佛活物一般的……风?

洛知兮坦然接受了苏叶震惊的眼神,端了一会儿高深莫测的架子,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出来:“你采风用来做什么?”

苏叶:“……噗。”

因为洛知兮缺乏常识的样子实在太可爱,苏叶对于他“死了一千多年的老妖怪”这个身份的敬畏瞬间碎成了渣,颇愉快地和他聊起天来。

苏叶给洛知兮讲他的画,讲他眼中和笔下那个绚丽的世界,也讲他的手,说一定是上天觉得他太完美了,才给他增添一点小小的烦恼。

洛知兮给苏叶讲一千多年前神社的样子,那时候的神社没有这样冷清,最美的不是山林和星星,而是巫女红色的裙摆。

“我的尸骨就被那时的巫女埋在神社后面。”洛知兮指了指方向,然后身上的衣裳血肉刷的一下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副白惨惨的骷髅架子,半夜看来,十分瘆人。

苏叶:“……你能打声招呼吗?”

洛知兮嗖的变回人形,淡定道歉:“哦,我下次注意。”

自这天起,他们每晚都坐在星空下闲聊,一个月时间像流水一样不知不觉地流了过去。

洛知兮第十三次看着苏叶拿起画笔想要记录这片美丽的风景,然后是第十三次失败。

这一天,他对苏叶说:“我有办法治好你的手。”

苏叶呆了呆,随即是狂喜:“真的??怎么做?我要怎么做?!”

洛知兮看着他:“什么方法你都接受吗?”

苏叶斩钉截铁:“只要不会伤害到其他人,什么方法我都接受!”

洛知兮双手分别握住了他的两只手腕,轻轻托起:“人类一生的寿命和所受的伤痛都有定数,你若想减轻伤痛,只有用寿命去填补,反过来,你若想活得更久,就要用伤痛去交换。”

苏叶不明白:“难道不是伤得越多,死得越快?”

“那是正常情况下,不包括这种有目的的‘交换’。”

洛知兮说完就闭上了嘴,苏叶也不再问,只是看着自己双手的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灼热起来。

洛知兮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治好了苏叶的双手。

又一个月之后,苏叶背起画板,离开了神社。

他如画的眉眼间神采飞扬,笑着对洛知兮挥手:“等我见到了整个世界,就回来找你。”

洛知兮没有说话,他倚在神社门口淡淡地想,剩下的寿命,恐怕不够他见到整个世界吧。

苏叶果然没有回来。

 

“阿联!”

原联抬头:“嗯?”

苏叶指着面前电脑的屏幕:“你快来看看。”

苏叶难得用这种急迫的语气说话,原联快步过来扫了一眼:“……油画?”

“嗯。”苏叶抬手掐了掐眉心,像是有点头疼,“我想要这幅画,这个拍卖会的邀请函你有办法弄到吗?”

“可以。”原联飞速查阅浏览一下苏叶表示想要的那幅画的信息,“19世纪末华人画家拉菲·苏的超现实主义画作……价值……”

几眼扫完,原联向苏叶一点头,出门打电话去了。

苏叶仍然凝视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

少年与骷髅在静谧的夜色中背对而坐,洒满星辰碎片的天穹笼罩在他们头顶,脚下绵延的是被山林覆盖的墨青色山峦。

苏叶情不自禁地伸出手,碰了碰画中的白骨。

“……知兮……?”

——知兮,是这幅画作的名字。

 

成功拍下了画,苏叶不但没有消停,反而紧接着开始了下一步折腾。

“去岛国?”

苏叶点头:“阿联你也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去……旅游,与岛国方面的合作,有好的机会就谈,没有也没关系,你就当跟我一起出去度个假,放松一下。”

原联看了他一会儿:“我没紧张。”

苏叶:“……好吧是我紧张,我有预感,这次我会在旅途中遇到我的梦中情人。”

原联沉默了一下。

“谢谢你的坦白,现在我开始紧张了。”

 

苏叶结合查找到的资料中拉菲·苏的旅行轨迹,对比画中的风景,很快锁定了目标。

“应该就是这里了?”

他绕着神社走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只得无奈放弃,坐等天黑。

夜晚很快到来。

苏叶坐在神社前的台阶上默默望天。

月亮慢慢从东面移至中天,星辰无声闪烁。

身后忽然传来少年闹鬼般幽渺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苏叶猝然回头。

少年眼睛也不眨地与他对视。

苏叶伸手,在空中做了一个摘取的动作。

风从他的指间流逝。

他说:“我在等你。”

星辰与山川周而复始,而你一直在原地。

“对不起,我好像……失约了。”

洛知兮摇了摇头:“你没有。”

对于妖怪漫长的生命来说,只要来了,就不算失约。

檐下传来小风铃细碎的清响。

 

END

 

注:采风,语出隋·王通 《中说·问易》:“诸侯不贡诗,天子不采风,乐官不达雅,国史不明变,呜呼,斯则久矣,《诗》可以不续乎!”古代称民间歌谣为“风”,所以采集民歌的活动称为采风,词语出现较晚,但该活动在中国先秦时期已经出现。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