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周叶】桃花仙

CP:周泽楷x叶修(《全职高手》)

抽题关键词:桃花州,村庄,黄昏

灯灯生日快乐呀~ @雪明明朗

桃花州里桃花村,桃花村中桃花仙。

负剑的年轻人就坐在桃花村村口的一个小小茶摊一隅,面前摆着的不是茶,而是村中秘制美酒桃花酿,粗瓷碗中酒液清亮,漾着浅浅的桃红,香气旖旎甜腻,不像酒,倒像掺了花蜜的糖水。

年轻人的眼神也清亮。

他已经走了很长的路,面上却未有长途劳顿的仆仆风尘,像桃花盛开前初春的一点新雪,携着纯净的清气,扑面而来。

他端起碗,慢慢饮尽了这碗酒,又歇息片刻,才站起身,向村中走去。

他来此寻仙。

“哦……仙人。”须发半白的老爷子眯起眼,面上浮现和蔼的笑容,“那自然是有的,村里桃花酿的秘方,便是仙人传下来的啊。”

年轻人迟疑片刻,问道:“村口?”

他问得简洁,老爷子竟听懂了,呵呵一笑,摇头晃脑指向村东头:“娃儿,想尝桃花酿,去那里才是。”

村子不大,年轻人仅用了一刻钟,就来到了村东头,看见了那座简陋却整洁的二层小楼。

挂在一楼门头的牌匾灰不溜秋,上面“兴欣酒肆”四个大字也黯淡得几乎融进了背景,但那只是因风雨退了簇新的颜色,上面没有一点积日的灰尘,从门外向内望去,桌椅齐备,桌上有客,有酒,有菜,一眼就令人心生好感。

年轻人看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挂在不起眼处的一块小小木牌,上书“内有桃花仙酿”,这才确定没有找错地方,迈开脚步走了进去。

桃花村近年来因美酒而出名,慕名来此的不乏江湖人士,但如此齐整漂亮的年轻人,在哪里都少见,还是十分引人瞩目的。

年轻人似乎对这种瞩目习以为常,他走进酒肆后没有坐在任何一张空桌旁,而是径直来到柜台前头,自怀中摸出了一张四四方方的拜帖。

站在柜台后正埋头打算盘的少年忽然被一张递到鼻子下头的帖子挡住了视线,愣了愣抬起头,表情呆呆地说了一句:“客官对不起,本店不赊账。”

年轻人顿了顿,没有解释,只是默默展开了手中的帖子,再次送到少年眼前。

这次少年终于变了脸色。

他嘴唇抖了抖,颤颤巍巍地喊了一声:“老……老板娘——有人来砸场子啦——!!”

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传来兵荒马乱的脚步声,一个长相清纯美丽的女子提着裙摆噔噔地跑了下来,下到一半看见柜台前俊美如天人下凡似的青年,眨眨眼,一腔气势顿时被满心迷茫堵了回去。

“……小罗,砸场子的在哪呢?”

小罗抖着手指向与他一柜台之隔的美青年,还没说话,连着后院儿的帘子一掀,方才一见这青年进来就悄然离开了大堂的小二走了回来,向青年一欠身,伸手做了个牵引的动作。

青年向面前的小罗、楼梯上的老板娘各一点头,跟着小二走进了后院。

酒肆的后院有个偏门,通向更后面的一小片桃花林,也是这村子名称的由来。

桃花树下倚坐着一个人。

这是一个第一眼看去有些不修边幅的男人。

青年面容肃然,恭恭敬敬地抱拳一礼:“叶前辈。”

男人懒洋洋地挪动了一下,由下往上对着他瞧了两眼,就笑着打了个招呼:“这位想必就是近来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穿云剑’周少侠?欢迎欢迎,我们这小孩子不懂事,得罪莫怪哈。”

小周少侠慢慢摇了摇头,眼里浮出一点笑意来。

男人便也瞧出来,这当真是个好脾气的孩子。

周泽楷是来寻仙的,这话没错。

周泽楷三年前出道,短短三年间便闯下了偌大的名头,长剑“碎霜”,短剑“荒火”,双剑在手,所向披靡,得了个“穿云剑”的美名,加上无可挑剔的容貌和上佳的品性,算是江湖新秀中风头最盛的一号人物,近半年来更是隐隐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势头。

但是周泽楷并不欢喜,他有属于自己的心事。

周泽楷师门规矩严苛,不学成不得师父点头不准擅自出山门行走江湖,因此等周泽楷好不容易走出师门满怀憧憬地来到江湖,却发现他们这一代年轻人听着长大的神话,已经在半年前不知所踪。

却邪锋芒依旧,斗神叶秋安在?

周泽楷实在是个很有恒心、很有毅力的年轻人。

他花了整整三年时间,从刚出道起就在追寻叶秋的踪迹,哪里出现了神秘高手,哪里有仙灵鬼神的传闻,他总要去看上一看。

他有种奇妙的感觉,他觉得像叶秋那样的人,不会真正避世隐居,躲得让谁也找不到,他大概只是……随意找了个地方安顿下来,却不会刻意躲着谁吧。

他可是叶秋,需要躲着谁呢?

所以寻找的方式也就异常简单粗暴。

周泽楷随身带着一沓拜帖,内容都是一模一样的求见叶秋前辈,到一个他觉得可疑的地方就大大方方地把帖子递出去,看见对方一脸茫然就转身离开,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一天终于得到了不同的回应。

招呼打过,周泽楷后撤一步,反手拔剑。

碎霜剑光明如秋水,带着霜雪般寒意的剑锋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半圆。

青年立于下首,剑尖指地,剑意激荡如水,气势沉凝如岳。

“前辈,请指教。”

疑似斗神叶秋的男人翻了翻眼皮,表情由懒散渐渐转为认真,眼中亮起灼灼的光。

“好。”他赞叹了一声,一手撑地似欲站起,口中提醒道:“来了啊!”

周泽楷全神贯注。

下一瞬间,有剑风飒然自身后而起。

周泽楷下意识向左侧身,左臂顺势甩起,“叮”的一声轻响,自左后方袭来的一剑不偏不倚着在了袖中短剑荒火的剑脊之上,被险而又险地挡了下来。

周泽楷立刻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斗神叶秋的剑路向来纵横开阖,走的是刚正大气的路子,怎会使出如此……

鬼神般的一剑。

接下来的半刻钟,周泽楷有了防备,总算打出了模样,没有如第一招那样显出左支右绌的狼狈之态,然而就在他渐入佳境,沉浸其中之时,一声不同于之前任何一次双剑相接的铮然轻鸣将他自剑境中唤醒。

那是归剑入鞘声。

周泽楷意犹未尽地收剑,正欲开口道谢,不远处突然传来……似乎是那位酒肆老板娘的怒吼声。

“叶修!你动静小点儿!当心花!!”

面前的男人立刻提高声音应了一句:“哎知道了!”

周泽楷一怔:“叶……修?”

“啊,我本名。”叶修不在意地笑笑,重新恢复了开始那副没骨头的懒散样,顺着背后的一棵桃花树往下一滑,就软趴趴地坐倒了。

周泽楷也席地坐了下来,斟酌良久才道:“前辈的剑路,变了很多。”

“嗯?”叶修歪过头,“我从前的剑路你见过?”

周泽楷点头:“前辈不在,前辈的剑法还在。”

“哦……江湖上还有我的传说呢?”叶修摸摸鼻子,伸手轻轻拍了拍插在身侧地上的一把长得有些奇特的伞,轻声喟叹:“人和剑法都一样,总是一成不变,没点进步,多没意思。”

周泽楷神色慎重:“前辈既然剑法思变,何时重出江湖?”

“重出?”叶修扬了扬眉,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我什么时候退出江湖了?”

周泽楷呆了呆,眼睛里顿时迸发出无限光彩。

叶修却没看他,扯着嗓子叫唤了两声,很快之前引着周泽楷过来那店小二就捧着个小酒坛跑来了。

叶修介绍:“这是小乔,一手鬼剑很了不得,以后要赶超李轩的。”

小乔的脸一下子红透了,匆匆道了句“前辈莫说笑”,就飞快跑了。

叶修看着他背影远去,又侧头看看身边的周泽楷,笑叹:“都是江湖的未来啊。”

天色渐晚了。

夕阳挂在桃枝上,有那么几朵粉白的桃花儿就仿佛开在了夕阳里,小乔送酒的时候没带杯碗过来,周泽楷和叶修就将那一个不大的酒坛递过来递过去,你一口我一口的轮流喝。

这“真正”的桃花酿口味与村口的那一碗大相径庭,酒香与花香水乳交融,又绝不减清冽,醺醺然令人未饮先醉。

酒意上了头,周泽楷醉眼朦胧地瞪着树下醉得比他还快的叶修,口齿不甚清楚地问:“前辈……桃花仙?”

叶修反应了一会儿才听清他的问题,笑得险些躺下。

“桃花仙酿……哈,酒名啊。”他揉了揉眼睛,困倦地打个哈欠,模模糊糊道:“谁知道被传成了这样……”

周泽楷扶着喝迷糊的脑袋,呆呆望着醉倒在一地落英中的剑中之神。

便觉得这人真没辜负了误传出来的仙人之名。

或许在不久之后……这把鬼神莫测的剑,这群深藏不露的人,就要去江湖上创造新的传说了吧。

何其有幸,生逢此时。

他仰头饮尽最后一滴酒,也躺倒在了缤纷的落英丛中。

桃花林外,夕阳如画。

END

评论(4)
热度(41)
  1. 雪明明朗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竹枝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