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岁岁平安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言念君子,温其如玉,遇事不决,可问春风。
——剑来!

不可抵达之处,当有玫瑰凋零——评越山丘老师《雪国记》

*含有剧透,建议先阅读原文

@越山丘

越老师的《雪国记》,以其灰暗的色调,沉冷的画风,精美的文笔,致郁的哀伤,适配各种虐里虐气的粤语歌曲,比如毛衣老师用了bgm《暗涌》,那我就用一首《少女的祈祷》好了,诸位,我不是卖安利,歌词实在惊人的适配了,不信去听!

序章的开始即是歌词的开始。

沿途与他车厢中 私奔般恋爱
再挤逼都不放开
祈求在路上没任何的阻碍
令愉快旅程变悲哀

沿途是大雪纷飞,逃亡中的两个人挤在车厢里,像一对私奔的恋人——确实,差不多也就是这样——赵云澜因为寒冷挨着沈巍,缩进他怀里,两个人挨得紧紧的挤在一块儿,一个缩着,一个抱着,谁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这是一场逃亡,当然并不...

万物始终如花,岁月温柔如你——评maxilla女神《如花》

@maxilla

说了好几次不写了不写了的m女神,又一次破誓写起了镇魂,还能说什么呢,那当然是……评论跟上呀!

如花,不同于万山青、满江红、不孤、无晦的大气魄,没有什么万山之魂,芥子须弥,天下苍生,黄泉之主,只有这么两个人,平平淡淡地过生活,像最普通平凡的人间夫妻。

颓藤,开头我没注意到第一句话里隐含的信息,所以一开场交代他们搬到这样一所朴素的,透着老旧气息的房子里,我有点觉得不对劲,想想赵处长表白的时候怎么办事的,房本拍在沈老师面前说我把积蓄都花光了换个新房子,然后一顿描述,几室几厅,都用来干嘛,离学校多么近……听他讲,就可以想象到这新房子的簇新美丽,那可和这一段中描写的完全是两个画...

【镇魂】如果我不能打你还爱我吗

*失去异能梗

1.

最开始发现沈巍失去能力那会儿,赵云澜绝对是最紧张的那个。

沈巍也知道这件事不同于以往受点伤吐两口血,就算不管它也总会自行恢复,这事瞒不住,所以发现之后他自己暗中试着折腾了几回证实没用,第二天就对赵云澜和盘托出了。

沈教授在赵处长那信用濒临破产,难得这么表现良好一回,可惜赵云澜根本没有表扬他的心思,盯着他看了几秒确认他没在开玩笑之后懵着原地转了两圈,拽着沈巍就开始一会儿医院一会儿地界一会儿海星鉴研究中心跑了一个遍,逼着人家出具一份他能看懂的权威报告证明沈巍能力消失不会影响身体健康。

沈巍被他拖着跑来跑去也没怨言,一圈跑完了才摇了摇赵云澜一直牵着他的手,柔声说:“真的...

此生予你无晦,自当钟情不移——评maxilla女神《无晦》

@maxilla

开局,看到小家伙这么爱吃鱼,还凶凶的像只黑色小豹子……一度以为是大庆来着,但是仔细想想,“印钞机也压不住您老的岁数”,估计大庆应该是从上古一直活过来,中间没死过的,遗憾排除。

但不管是不是大庆吧,看见“金陵秦淮河上”,心里又是一激灵——诶,满江红昆仑一节,赵云澜二百零七转世里,不就有一位小姐姐是秦淮歌妓,中元夜醉酒捞琴溺于汉水的么?

巍巍出场,一开始没太敢认,但是行文缓慢铺开,这个知识量,这个听故事收集故事的架势……就是他,没跑了。

此时我还不知道他收集这些故事来做什么,但是完全不用怀疑,必然和赵云澜有关。

虽然看起来他收集得漫无目的,并没有针对昆仑转世去偷听……...

甜家的主角虽然性格各有不同,但是感情模式多少有相似之处,有的时候一些小细节作品间横向对比起来是很有意思的。

残次品里,陆必行曾经看着睡在旁边的林静恒脑子里跑火车,想象“我要是对你不好可怎么办?”可是念头才刚一起,还没来得及细想怎么个“不好”法,他就已经先把自己给心疼坏了。

林静恒这么一个人啊,又冷又独,高高在上的,放在心里统共那么几个人,不是死了就是变了,陆校长别说“对他不好”,简直对他“唯恐不够好”,稍微脑子里编排一下,都要把自己心疼死了。

对比镇魂,如果同样有这么个情节安排给赵处。

沈巍这么个人……恰好了,也是又冷又独。黄泉下千尺的冷,千万年独行的独,比林将军还不入世,放心上的更少...

万山青苍,满江红遍,此道不孤 ——感谢maxilla太太带来的每一段荡气回肠

@maxilla

自看镇魂同人以来,遇见过有趣的设定,遇见过解读深刻的人物,遇见过精致美丽的文笔,遇见过填坑无痕的补天,但唯有这位太太,笔下墨色淋漓,一幅写意山水,以气魄动人,深入人心,余韵不尽。

她补的是甜甜文中未尽的留白,可补也补得恰到好处,并不着墨涂满,浅浅一笔勾画,就是气韵传神,让人觉得,这就是沈巍,这就是赵云澜;这就是斩魂使,这就是昆仑君。

这就应该是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

万山青的序语,该是沈巍的独白。

他的归途太长,没有来路,他向死而生,趋于光,趋于你。他肩上担着河山,头顶压着大封,走过万千岁月,走向一个终局。

而幸好终局有你。

前半程是轻松欢乐的风格,特调处的一帮...

【镇魂】石中火

*结局硬生生气笑,大结局和生离死别的悲伤都被这神一般的剧情冲淡了,槽多无口

*论剧版背景下结局如何好好说人话

赵云澜曾经疑惑,镇魂令传承万年,原来最初只是和平契约的名字?那么镇魂令主,主字何来?难道两个族群的和平与否,还轮得到他一个普通人来做主了?

镇魂令当然并不只是一纸契约的名字,但知道真相的沈巍守口如瓶。

镇魂令,其名为“令”,实则乃是驱使四圣之咒令,而令主,则是世间唯一手握启动圣器力量之人。镇魂令的传承,以是否获得圣器共鸣认可为准,所以即使是赵云澜的父亲,当年也只是特别调查处处长,而非“镇魂令主”。

在赵云澜之前,镇魂令的权柄已经失传许久了,而唯一在世的知情者沈巍出于私心刻意隐...

【镇魂】谎

*3435逻辑死剧情激愤产物,试图编圆回来给自己消气

*论剧版背景下如何用人话胡说八道

*原著台词有,不太多

1.

在联盟总部与少年版沈巍短暂碰了一回面之后,赵云澜足足有一个月没再看见他。

据说反抗团近日动作频频,作为联盟首领之二的麻龟和浮游也很忙,他们没说具体让赵云澜帮什么忙,看样子也并不打算派他上前线,赵云澜只好给自己找事做,除了出去溜达的时候顺便干掉几个散兵游勇,就是到处打听黑袍使和……逗猫。

有一回他连哄带骗地让大庆变回了真身,意外发现这小家伙小时候居然不是个死胖子,而是一只模样颇讨喜的苗条小猫咪,顿时觉得三观受到了不一般的冲击。

他心痛地抱起小黑猫,鼻尖对着它的鼻尖:“...

【镇魂】如我所见(下)

*CP:不上床分什么攻受

*上次搞了剧设书梗醉酒离魂,这次来玩书设剧梗长生晷治眼睛!

*所以得给轮回晷和面面加点私设,以及花妖族的千华蜜线索推后

前一天夜里,沈巍才刚刚穿过黄泉加持过大封封印,如今不过短短一日不到,竟然再次重返。

无光无声,五感不应的虚无之地,鬼面摘掉了他标志性的面具,漫步着轻哼一曲小调,手里翻来覆去地把玩着一个日晷。

沈巍不需要用上眼睛,幽冥圣物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鬼面根本就没打算掩饰。

沈巍一时搞不清他在打什么算盘。

轮回晷是鬼面捷足先登抢去的,若非今日有更重要的事情排在前面,他敢在沈巍面前大模大样地亮出轮回晷,沈巍肯定毫不客气地抢给他看,但此时,他只能站在原...

【镇魂】如我所见(上)

*CP:不上床分什么攻受

*上次搞了剧设书梗醉酒离魂,这次来玩书设剧梗长生晷治眼睛!

*所以得给轮回晷和面面加点私设,以及花妖族的千华蜜线索推后


鬼面细细端详着沈巍骤变的脸色想,真难得。

他这位什么都不太在乎,因而总是显得从容的哥哥,恐怕只有遇上赵云澜这个命中的祸害,才能有这样七情上脸的时候。

他一手挟着晕过去的镇魂令主,一手伸出两个指头,轻轻拨开快要指到自己脸上的斩魂刀刀尖,轻笑了一下:“见了你就百般讨好地跟着,赶都赶不走,见了我就先让我吃了一鞭,你说他可有多偏心。”

沈巍没有和他僵持角力,顺着他的力道微侧刀锋,目光跟着偏移,从鬼面脸上滑到他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