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玉京山生活见闻杂录7.5(番外篇)

——论第7章到底发生了什么?走进见闻录背后的故事【???】

“师父,我这些天根据您的指点仔细研究了三生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石乃是神通显化并非实物的原因,我反复试验过了,它……似乎并没有师父说过的那些神异之力。”勤奋好学的玄门三弟子极道上尊今天又是早早前来玄天树下报到。

“嗯,你怎么试验的?”林锋闭目打坐中,懒洋洋地问。

汪林犹豫了一下:“我试着刻了大师兄的名字上去……”

“嗯?”林锋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向自家徒弟,“好小子,学坏了你,拿你大师兄做实验这事儿他知道吗?”

汪林认真承认错误:“大师兄不知,当时我也是突发奇想,没和大师兄打过招呼,回头我会向师兄赔罪的。”

“老实孩子。”林锋摇了摇头,“结果怎样?”

“结果……”

“师父早!咦,三师弟你也在?居然比我还早!”萧焱中气十足地打着招呼过来,汪林闻声向他微微点头,“大师兄早,你先跟师父谈事情吧,我晚点再来。”

“小林子不忙,”林锋摆摆手,“你实验的结果,为师很有兴趣,你就在这等一下,待会儿详细给我讲讲。”

汪林微一欠身:“是,师父。”

萧焱也并未在意这点小小插曲,都是自家师兄弟,门派事务汇报也没什么可避着他的,师父都发话留人了,他当然也没意见,当下一整神色,开始细细汇报工作。

只是……

萧焱眼角瞥着他家三师弟,心里直犯嘀咕。

三师弟是看着师父呢吧?卧槽还看着?卧槽怎么一直看着?从刚才起他姿势就没变过吧?眼神就没动过吧??几个意思这是??

此时汪林的心理活动——

该刻上师父的名字试试的,可惜终究……心怯了。

如果什么都没有呢?如果……如果是别人呢?连大师兄都……他又凭什么?

“师父我突然想起来我炉子里好像还炼着丹这会儿该出锅了剩下的下次一并汇报徒儿先行告退了!”

一直闭着眼睛听汇报听得昏昏欲睡的林锋一怔,有些疑惑地睁开眼睛,一脸莫名其妙地看向汪林:“小焱子怎么了?事情还没说完呢,他跑那么快干什么?”

汪林刚才在走神想自己的心事,也没注意萧焱临走前说了什么,虽说修为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别说刚刚才发生的事,就算千百年前的记忆稍微一回忆也能从脑子里捞出来,但是他此时心不在焉,懒得刻意去想,随口就答:“不知道……或许是大师兄另有急事需要处理吧?”

“唔……看他跑的速度,大概是家里煤气忘关了。”汪林冰山脸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搁在别人眼里不算明显,但林锋如何看不出来?他随口带过萧焱之事,一句话就把话题转回了萧焱来前他们在讨论的事情,“之前说到你在三生石上刻了小焱子的名字,结果怎样?”

“结果……大师兄名字旁边,并未显示真儿姑娘的名字。”

林锋微觉惊讶:“哦?这么看来你的三生石当真不涉姻缘之道了?”

汪林摇头,挥手召出三生石,落于身前,低声道:“实验还不够充分,或许不能完全证明……虽说这个样本已经足够有说服力了。”

“也是……”林锋若有所思,突然一抬手,指尖凌空书写,刷刷几下,“褚阳”二字现于石上。

“这……”汪林方欲出言询问,就见那石头上慢慢自行浮现出字迹来。

三息之后,“洛轻舞”三字赫然已与“褚阳”并排而列。
汪林震惊。

林锋一笑:“原来如此。”

“师父,这到底是……”

“若为师没有推想错,这石上目前能够显示的,应该是前世姻缘,而非今生,”林锋早猜到褚阳重生之事,对他追着自家小徒弟的因由也能蒙个八九不离十,因此拿来一试,果然有门,“不管前世今生,如今已经可以证明,此石确实与姻缘之道有所关联,小林子,你可以试着研究研究,怎么令其显示今生和来世姻缘。”

“是。”汪林答应一声,才想说什么,突然神色一顿,单手在身前空处一划,一本模样不怎么起眼的古朴线装书册忽然出现,书页哗啦啦自动翻开,停在了其中一页。

汪林瞄了一眼内容,微微一呆。

“师父……大师兄在见闻录上发言了。”

林锋八卦之心顿时冒头:“嗯?拿来我看看。”

几眼扫完,林锋不禁大笑出声:“活该三生石上不见姻缘,小焱子这是注孤生啊!”

汪林淡定地忽略了他听不懂的词汇,请示道:“插手吗?”

林锋笑道:“规矩写明了的,给他强调一遍,敢撕书让他试试?”

汪林点头,在记录评论区写下声明:

“见闻录第九条规则:【严禁毁坏记录纸张或涂改他人记录】,对玉京山所有人有效,特此声明。”

林锋看他写完,接过书册,笑意未收,随口道:“有没有写你自己名字上去试试?”

汪林递书的手一顿,低声答:“没有。”

林锋目光微闪:“那为师的呢?”

“……”

林锋叹了口气:“你们啊……当年你们这群徒弟,最让我操心的就是你和小清子,你是根骨差,他是心志差,你的问题在修为愈高之后影响会越来越小,而他的问题却是在修为提升之后才会越来越明显,当初为了让他磨练心志,我可没少花心思。”

汪林有些茫然,但仍认真回答:“如今五师弟已经完全克服心性上的弱点,师父想必十分欣慰。”

“是啊,”林锋嘴角含笑,“心志最差的都被我硬生生地磨出来了,可是心志满值的却反而自信不足畏手畏脚起来,你们这帮小家伙,是不是就爱给我找麻烦,看不得为师清闲?”

心志满值……是在说我?

汪林有些不知所措,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去写上,”林锋扬了扬眉,“怕什么,最多试出来前世无缘,今生你难道还跑得掉吗?”

汪林心脏剧烈一跳,忽然挥手收回了三生石。

林锋并不惊讶,只问:“做什么?”

“既然已定今生,”汪林一字一顿,“何必再问前尘。”

“说得好,本座的徒弟,就该有这样的霸气。”林锋笑眯眯地把册子扔给他,“告诉那个喊爱我一次的,名草有主,谢谢不约。”

汪林:“……”

【【评:……录管爸爸爱我一次。

【管理】评:谢谢,不约。】】

番外·完

一刷tag顾霖霖都更新了,才想起来这还有个坑来着……【望天

评论(4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