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文画问卷第三题·文手篇

@陆长流

臻臻喜欢的cp:师父x桃子(吴醒真x姜秀桃)

炎炎盛夏,天气热得狗都要吐着舌头趴在地上装死,姜秀桃作为一个娇俏美丽的小姑娘——至少看上去是这样——自然是早早换上了轻薄的夏衣,袖摆轻纱随着偶尔的微风飘摇荡漾,像两朵开得艳艳的花。

桃子在吃桃子。

吴醒真吃水果爱吃硬的,姜秀桃却喜欢软的,因此心细的罗知夏每回送来的水果里,都会不动声色地调一调花样儿,今天是硬的苹果软的桃子,明天是软的苹果硬的桃子,今天是硬的脆梨软的面瓜,明天是软的香梨硬的甜瓜,总之会将两人的口味都照顾得周周到到。

姜秀桃特别喜欢桃子,可能是因为先生叫她桃子。

她几口啃完手里那颗甜蜜多汁的蜜桃,围着竹排屋转悠了一圈,选定一小片看着顺眼的空地,蹲下身挖个小坑,把桃核埋了进去。

“你在做什么?”她身后忽然有人发问。

桃子一点也没被吓到,头也不回,一面将土填好,一面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在种桃树。”

发问的人当然是吴醒真。

他没有转身回屋,却也不过去,只站在原地看着桃子欢欢乐乐哼着小曲填好了土,继续提问:“种桃树做什么?”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桃子站起来,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发现拍不干净,只得去小河边洗一洗。

她一蹦一跳地走在前头,吴醒真不紧不慢地跟在后头。

“那又何必自己种?一颗桃核,不知要多少年才长得成大树,结得出果子。”

“谁说是要吃了。”桃子回头瞪他一眼,“桃子有什么重要?我是要它开出桃花,就今年夏天,我要把这屋子一圈都种上桃树,然后过几年,就可以生活在一片桃花林里,风一吹,空中飘起花瓣,就像下了一场桃花雨,那不是一件很美、很迷人的事吗?”

吴醒真一向是不会反驳她的,可是出乎意料,今天他竟然反驳了。

“谁说的?”吴醒真溜达着跟在她身后,慢悠悠地说,“桃子很重要。”

桃子的脸红了。

桃子在小河边洗手,吴醒真倚着石桥的桥栏坐了不大一会儿,就头一偏,轻轻打起了呼噜。

桃子看看他,又回头看看被一片林子挡住的竹排屋,鼓了鼓腮帮子。

“今天又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别想我背你。”

一片云刚好飘过,遮住了炎炎烈日,树林的阴凉和小河的清凉也很照顾这片地方的主人,所以吴醒真看上去睡得舒服极了。

桃子歪头想了想,也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吴醒真身边,与他胳膊挤着胳膊挨在一块儿,头舒舒服服往他肩上一枕,一个美妙的午觉就可以开始了。

小河的水叮叮咚咚流过,树叶沙沙地轻语。

这是赤霞禁地里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午后。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