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文画问卷第五题·文手篇

答臻臻的题:深浅推着婴儿车遛小白(简笔画图见前方问卷) @陆长流

叶深浅又被责令照顾弟弟了。

小表弟白少央还是个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真·奶娃娃,按理说不应该难带,可问题是,不会说话就不会表达诉求,简单来说就是,他只会哭,却不能告诉你他哭是因为饿了渴了困了无聊了不舒服了还是尿裤子了。

于是对应的,只要小孩子一哭,你就得试遍喂奶喂水哄他逗他望闻问切和换纸尿裤等所有手段,总结,叶深浅不爱带孩子。

除了他的这个小表弟。

十一岁的叶深浅有一个秘密——他家表弟白少央眼睛里有魔法,只要那双乌溜溜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看过来,叶深浅就完全,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太可怕了!

叶深浅曾经试图挣扎,然后毫无疑问地失败了。

比如今天——

家里大人有事出去了,叶深浅临时代班带孩子,本来应该老实待在家里的,嗯,本来。

如果不是白少央用那双有魔法的大眼睛一会儿看看他一会儿看看窗外看了整整半小时的话。

推着婴儿车走在街上的叶深浅内心是崩溃的。

“啊……啊嗷……”

“不行,那只小狗是别人的,不能抱来玩儿。”

“啊呜……”

“不行,那个阿姨不是妈妈,虽然也是红衣服。”

“噗噜噜……”

“不行,马路中间车很多很危险,不能在那里走。”

叶深浅和白少央一大一小在那里一边散步一边一本正经地有问有答,也不知道叶深浅怎么听懂那小小一只口齿不清的无意义发声是什么意思的——或者干脆是随便瞎猜随口乱答?

“咦……呀……”

“……奶瓶忘记带了,既然饿了那正好回家吧我们调头!……咦?等等叔叔,你的东西掉了!”

三好少年叶深浅近距离目睹人家丢了东西,当即见义勇为……呃,拾金不昧?总之被他呼唤的人似乎有什么急事没注意,仍旧步履匆匆脚下生风,眼见就要走远了。

叶深浅急忙弯腰捡起地上的皮夹子追了上去。

白少央被留在原地,两只小胖爪子挥舞着抓住婴儿车边缘,努力伸长脖子想看哥哥跑到哪里去了。

身后,一双罪恶的魔爪……

“呜哇————————”

一阵划破天际的嘹亮哭声直如魔音灌脑,瞬间方圆十米之内的人类全部脑仁一疼。

跑到了十米之外的叶深浅一个激灵,扔了皮夹就往回跑。

“小白!!”

在最近距离下被魔音灌脑的那位中年妇女承受了最大音波伤害,差点就没抱稳白少央把他给扔出去,一看不远处小少年用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而来,不敢耽误,转身就跑。

下一秒……

“呜哇哇哇哇哇——————————”

中年妇女脚一软,被吓得一个趔趄。

这小东西音乐世家的吧??帕瓦罗蒂的崽子吧???不大点的小孩这是什么嗓子什么肺活量啊!!这动静是人出的吗?!!

据说后来此贩卖人口惯犯被警察问话的时候还没从耳鸣中缓过来,回答问题都要慢个一两拍,好像耳膜受损了……

重新把白少央软软的小身子抱回怀里的时候叶深浅心跳得飞快,说话都有点变调了。

“小白真聪明,做得好,有陌生人抱你一定要哭,大声哭!对不起,哥哥再也不……再也不把你一个人扔在任何地方了……”

白少央:“可……颗颗……”

叶深浅:“……什么?”

白少央:“格……哥……”

叶深浅:“……”

白少央:“哥……哥……”

叶深浅:“……小白会说话了会叫人了会叫我哥哥了啊啊啊啊啊!!!”

当天晚上。

连别花慈爱地看着叶深浅:“小叶啊,明天开始你不用来照顾小白了。”

叶深浅恋恋不舍:“我假期作业都写完了随时可以来帮忙的!”

连别花微笑:“我的意思是,在少央学会叫爸爸妈妈以前,你都不,要,来,了。”

叶深浅:“……”

千万不要小瞧女人的嫉妒心,哪怕她是你的长辈也一样。

问卷END

朋友,吃安利吗?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