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又轮回 林燮番外 故园声

(题解:纳兰容若《长相思》)

“孽子!!!”屋子里传出林燮震耳欲聋的怒吼,“给我去祠堂里跪着!!对着祖宗灵位好好思过!!!”

门开,林殊灰头土脸地出来,脸上还带着红肿的巴掌印,嘴角都破了,十分破坏林少帅英明神武的形象。他一出来就见林苏竟然不知何时也过来了,顶着深秋的冷风跪在阶下,顿时急了,赶紧过去将他扶起来:“小苏你干什么!我说了家里交给我来……”

一语未毕,怒吼声再次传出:“老子说的话没听见吗!滚去跪祠堂!!”

林苏安抚地拍了拍哥哥的手背,轻声道:“你先去吧,让我和父亲谈谈。”

林殊哪里放心,一把拽住他:“父帅正在气头上,你别进去!就算要谈也改天。”

林苏摇了摇头,向他浅浅一笑:“哥哥信不信我?”

林殊一呆,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等回过神,眼前的人早就不见,而他刚刚出来的那扇门已经被带上了。

茶烟袅袅。

从梅岭之变拉开序幕开始算起,林苏已经很久没有坐下来,静心为父亲煮一壶茶了。

林燮面罩严霜,目不斜视,看也不看最疼爱的小儿子一眼,显然正尽力忍耐着不冲一向身体不好的幼子发作。

“父亲,请用茶。”

林燮不去接茶盏,语气冷硬:“那小畜生说的是真的?”

父亲大人你好像把自己也给骂进去了……

林苏拿不准他哥都说了些什么,微一沉吟,选择了比较委婉的说法:“如无意外,我和哥哥应该都不会与女子成亲了。”

林燮面色铁青。

不等他张口骂人,林苏抢先一步,微微仰着脸凝视他的父亲,轻声喊:“爹。”

林燮一顿。

林苏从小懂事,对父母向来是一口一个父亲、母亲,尊敬却疏远,他极少会像普通人家的小孩子一样亲近而撒娇地叫“爹爹”“娘亲”,更小的时候有时病得厉害了,才会拉着晋阳长公主的手喊娘,喊得人心里发软。

从不撒娇的孩子撒娇起来的效果是致命的,哪怕是怒火正盛的林燮都不免卡了壳,火气缓了一缓。

“我小时候做过一个梦,”林苏并没再提他们兄弟俩的事,而是话锋一转,用低缓柔和的声音讲起别的事来,“我梦见我跟着父亲一起上战场打仗,敌人很厉害,我们打得很苦,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打到最后,所有人都死了,偌大的战场,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中间。”

“我害怕极了,在尸横遍野的雪地里大声喊,喊父亲,喊哥哥,可是没人回答我。”

“那时候边境还动荡,父亲经常领兵出去,有时候一走就是一年半载,母亲并不担忧,或者只是在我和哥哥面前表现得并不担忧,她总是说赤焰军很厉害的,父亲一定会打胜仗回来,每次都是。”

“赤焰军当然是很厉害的,父亲更加厉害,可是在那个梦之后,我就常常害怕,因为我开始懂得,打仗总是要死人的,今天可能是你死,明天就可能是他死,谁说得准呢?谁又能保证父亲每一次都能好好地回来呢?”

“后来慢慢长大,更懂事了一点,我开始明白,母亲其实也很担心,父亲去出征了,她会在家里烧香祈福,希望父亲能平平安安地回家。”

林燮显然没想到林苏会突然说起这些,但是不可否认,他心头的怒火渐渐熄了,随着林苏的讲述,他甚至不自觉地端起面前的茶盏,饮了一口由滚烫变得温热的茶水。

“其实我还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病是怎么回事了,本来都没想着能活到十八,可是父亲,我今年十九了,您知道是为什么吗?”

林燮皱着眉:“不是那位琅琊山的神医治好的吗?”

“不是。”林苏干脆地摇了摇头,“我的命,是哥哥在为我续着的。”

“我们在寻访名医的路上,遇到了一位南疆的奇人,从他手中得到一种异虫,哥哥用气血将它喂养长大,再让它认我为主,通过这种方式,将三者的生命联系在了一起。这样的联系有一个特点,就是虫子死了或者哥哥死了,我都不会有事,但是如果我死了,他们两个都会为我陪葬。”

说到这里,林苏的声音更低,似乎是用力压抑着喉咙间的那点哽咽:“我不怕死,从来不怕,我从小没把自己的病太放在心上,因为我知道世上没有人离了我就活不下去,父母虽然会伤心,可是还有哥哥奉养,就算没了我,那也没什么关系。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哥哥的命和我绑在了一起,我突然……突然就想起小时候,出征的父亲,和祈福的母亲。”

“小时候我总怕父亲一离开就不回来,可是现在,爹,我开始害怕别的。”

从前他也曾病骨支离,但那时的他除了雪冤以外了无牵挂,孑然一身,所以他可以不在乎。

而现在不是了。

他拼尽全力扭转了命运,如今他的爹娘都好好活着,难道他却反而要让他们经历自己曾尝过的丧亲之痛吗?

从前我害怕你们离开我。

现在我怕我会离开你们。

把一切交给天命来做主从来不是林苏的性格,如果不能确定自己可以长命百岁,那至少要让他们有一点别的希望。

痛苦不能被抵消,但是希望却能让人变得坚强。

第二天。

林殊一脸惊奇地从父亲的书房出来,拽着弟弟就开始追问:“小苏你怎么办到的?父帅居然答应了!”

林苏不答反问:“你先告诉我你昨天怎么跟爹说的?”

林殊挠了挠脸:“我就说……‘我和小苏两情相悦决定在一起了,所以林家传宗接代的重任还是要交给父帅您,您年纪也不老,抓紧时间和娘亲再生一个吧!’……大概就是这样。”

林苏:“……那我明白你为什么会被打出来了。”

林殊撒娇:“你到底是怎么说服父帅的?告诉我嘛——”

林苏:“我做了你现在在做的事。”

林殊:“我现在在做的?”

林苏:“撒娇。”

林殊脑补了三秒,捂住了心。

“……那我明白父帅为什么会答应了。”

“哥哥,我们一起努力,尽量活久一点吧。”

然后陪伴随着我们长大而逐渐老去的爹娘,多走一程,再多走一程。

林殊一搂他肩膀,歪着头问:“嗯?不然呢?”

END

评论(19)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