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花连】明月逐人来

*CP:花无谢x连城璧(清水无差)

*试图不坑

*震惊,我居然连更三天了!

06.君子如玉

“你跳下去干嘛?啊?你说你跳下去干嘛!桥两边的山壁是镜子吗?以你的轻功下不去吗?能耽误多少工夫?姓杨的是晕了还是残了?这么一会儿就能淹死自己吗?啊?!” 

“连兄对不住,是我连累你了……多亏了你及时下来捞我,我当时刚掉下去就抽筋了!唉这还有多远啊……咱们马都在上头呢,这会儿怕是早跑了……” 

连城璧的披风因为下水湿透了,早脱下来搭在胳膊上抱着,这时也还未晾干,身上的衣服倒是差不多被体温蒸干了,他默默拨开荒草走在前头,左耳朵是花无谢魔音灌耳,右耳朵是杨开泰喋喋不休,感觉一个头被念叨成了两个大。

偏偏这时又有人来凑热闹, 之前才刚打过一架的风四娘居然突然从路边跳了出来纠缠不清。这姑娘十分自来熟,好像不是跟杨开泰打了两架而是喝了两顿,和杨开泰一来一往的弄出了打情骂俏的架势,连城璧急着赶路,实在不想与她多言,赶紧伸手在二人中间拦了一下,“姑娘。”

他长剑连鞘虚挡,并未碰到风四娘的身体,风四娘却真的站住了。连城璧先前落水,上岸后又忙着赶路,无暇打理自己,这时形象其实有些狼狈,但举手投足间彬彬有礼,风华天成,风四娘能追着杨开泰打,对上他却不由自主地有点不好意思,下意识停下脚步,放低声音,略微淑女了一点。

她心道,死不了的有些眼光,那恶毒的小丫头假扮的样子是像,但行为举止可一点都不像,如今真身就在眼前,对比之下实在明显,不知道自己和沈璧君当时为何竟然都没看出来。

“昨天还算计你,今天又跑来主动就缚,这位姐姐恐怕有问题,”花无谢看够了杨开泰的好戏,这才在旁幽幽地提醒了一句,“当心,离她远点。”

因为看不见花无谢人影,所以每次他一出声,连城璧都难免多分一点心思去听他说话,一个分神间,那两位就又闹了起来,连城璧顿了顿,没再上去阻拦,反而默默退了两步,这次倒是很乖的听从了花无谢的话。

花无谢一张嘴怕是开过光,才下了“有问题” 的论断,三大护刀高手就拉着独臂鹰王司空曙的尸体疾驰而来,直斥风四娘与萧十一郎合谋杀人夺刀。

连城璧看了一眼血字留书,倒没有什么反应,花无谢一挑眉头,“你不信?”

人多眼杂,连城璧不便开口,只轻轻摇了摇头,便转去看司空曙的尸体。

花无谢在旁瞧着他将抱了一路的披风覆盖于尸身之上,心里微微一动,忽然没来由地想:“他这么乖,会被人欺负的。”

想完了自己又摇头,连城璧武功又高,声名又好,哪有人敢欺负他。

他将目光转回连城璧身上,少年的侧脸有些冷肃,大概是因为那姓屠的老头儿所说的消息有关沈璧君,他又在担心了。

他不禁又担起了另外的心事:“就算别人打不过他,可要是沈小姐对他不好,那怎么办?”

沈璧君行踪成谜,生死未卜,花二少却已经替连城璧操心到婚后去了。

07.可欺之以方

连城璧与三大高手一同将风四娘押回了沈家庄,但抓到她用处十分有限,毕竟刀和人都还不见踪影。花无谢抱着双手冷眼旁观一帮人群情激愤,清楚地意识到这些人里恐怕只有连城璧将沈璧君的安危放在了割鹿刀之上,剩下那些全都是各怀鬼胎,无怪沈盟主最倚重连城璧,她自然也看得出堂下蹦哒的都是一帮什么东西,真正遇上了事情根本靠不住。

“一把刀,就算是神兵利器,难道能比人命要紧?”花无谢盘膝坐在连城璧边上,跟他蹭一张桌子,“你们江湖人真奇怪。”

连城璧一直面无表情坐得笔直,仿佛他人在这里,心却没在,堂上的吵杂全然没入他的耳朵,花无谢本来也是随口抱怨,没指望他有反应,没想到他刚说完,连城璧就噌一下站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

看得出连城璧是真的着急,三言两语向沈盟主请了缨,转身就匆匆出门而去,花无谢落后一步,正看见几位“君子”因为表忠心慢了一拍而面露不豫之色,不由一哂。

什么六君子,这种货色也配和连连并称?

有这么几个碍眼的家伙同路,花无谢本来兴致不高,不料临出门时跑来一个小姑娘,连声央求连城璧带上她,花无谢在旁边听得直乐,自从离魂来到这边之后,他可好久没见过这么善良可爱的女孩子了——连城璧倒是善良可爱,可他不是女孩子。

“连连,带上她呗!万一到时候沈小姐在外贪玩不愿回家,她也可以帮忙劝劝呀。”

连城璧扫了他一眼,似乎对“贪玩不愿回家” 这句话颇有微词,但这么说到底比被大盗绑走听着叫人安心,他又望了一眼已经整装待发的友人,也不好再耽搁,便点头同意了。

论看人的眼光,花无谢绝对是一把好手,小姑娘无霜果然是这群人里唯一会说人话的,花无谢飘在连城璧边上,听着朱白水徐青藤几个家伙冷嘲热讽满嘴喷粪,黑着脸跟他们滔滔不绝地对骂了一路,也不管人家听不听得见,最后还是连城璧听不下去,轻轻喊了他一声:“无谢。”

连城璧待人接物一向客气,对杨开泰这种关系不错的朋友都是以“杨兄”相称,这会儿张口对花无谢直呼其名,亲疏立现,而他自己恐怕还没注意到。花无谢瞥了他一眼,又瞥一眼,突然心情大好,懒得再理会后头几人,笑眯眯地保持了安静,不再嚷嚷了。

不过花二少爷真的不是静得下来的性格,没过一会儿又忍不住开口,这次没骂人,而是又唠叨起了连城璧:“连连,那些人都没把你当朋友,连起码的尊重都不懂,你以后交朋友注意点,别什么玩意都来者不拒,听见没有?我看那位杨兄还行,后头这几个,你以后跟他们少来往。”

连城璧:“……我娘都不管我怎么交朋友。”

花无谢振振有词:“就是因为你娘不管,你才交到这么糟糕的朋友的!你娘要是见过这些人,哪会舍得你受这种委屈?早让你跟他们绝交了!”

连城璧:“……”

好好好,知道了,能闭嘴休息会儿吗花少爷!

花无谢:“对了还有,等找到了沈小姐……”

连城璧感到绝望,连城璧不是很想说话。

TBC

连公子就是可爱,而花儿不遑多让

标题的“君子可欺之以方”不是文里说的这个意思,就当我学甜甜乱用成语好啦23333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