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花连】明月逐人来

*CP:花无谢x连城璧(清水无差)

(并不重要的)前言:
连公子实在是我心上白月光,当初补新萧的时候气得死去活来气哭了好几次,一直绞尽脑汁在想谁有资格有能力有足够的热情来疼他爱他暖着他,冰冰倒是还行,但还是差点意思,跨剧找叶开呢,实话说新边后半程小叶也是崩得不忍直视了,我是原著叶开粉,于是就顺势脑了下原著叶开,而原著小叶的性格emmm……和连公子真是比着沉稳内敛啊,我觉得他跟连公子最多最多也就只能走到君子之交了。
直到后来,看到了可爱花,并了解了一下zyl48这个团体……果然,配得上居老师的,还是只有我们龙哥(镇魂除外!它自带CP!犯规了!!)

*试图不坑

01.惊梦

连城璧又做那个梦了。

在他有印象的记忆里,父母双全的美好童年只有很短的一段时光,那时候他刚刚记事,四五岁的年纪,家中有宽和的父亲和温柔的母亲,会抱着他在庭院里玩耍,会唱好听的歌谣哄他睡觉。

之后父亲的身影不见了,而母亲柔软的歌声再也没有响起过。

连城璧开始整天整天地练功,从最基本的扎马步到每日千百次的挥剑,从外功到内功,他不再有时间玩耍消遣,两个词开始扎根在他的身体里,一个是“报仇”,一个是“振兴无垢山庄”,它们像两条无形的鞭子,抽着他一时片刻不敢懈怠,每天唯有在睡梦中才能稍微松一口气。

他曾梦见自己像普通人家六七岁的小孩子一样,上房爬树,葱郁茂盛的叶片遮掩了他的行踪,家里的下人急得团团转,树上有鸟窝,从里面传来小鸟清脆稚嫩的鸣叫声,耳畔还听得见玩伴欢快的笑声,不仅笑,还怂恿他过去掏鸟蛋……

那个梦仿佛带着夏天的颜色和气味,牢牢地烙印在年幼的连城璧记忆里,即使在很多年后,也会偶尔再来拜访。

此夜梦从何来?

连城璧推开窗,清晨的风温柔地撩起他晨起未束的长发。

今天他要去沈家庄,与一个未曾谋面的姑娘定亲了。

02.落鸢

倾城公主和亲途中意外坠崖的消息传回花府,谁也没能拦住心系公主的二少爷溜出去寻人。

花满天带人来来回回找了许久一无所获,花无谢从崖上遥遥望去,心念一动,命人送来可乘人飞行的巨大纸鸢,要去空中细察地貌。

纸鸢坚持不了多久是在花无谢意料之中的,反正他就看个地形,也用不了很久,而且就算来不及回崖上,这点高度摔下去,最多闪个腰,他还是挺有心理准备的。

……但是?

花二少爷普普通通掉个悬崖,眼睛一闭一睁之间,方才还晴空万里青天白日的天居然就已经彻底黑了,而他非但没带着纸鸢落地或者挂在树上,反而趴在纸鸢上头——不不不,不对,身下的这只纸鸢巨大而简陋,足够乘两三个人,并且样子非常丑——绝不是他为了找公主自己开到天上去那个。

良夜,明月在天,星子寥落,周遭尽是风声。

底下忽然起了一片嘈杂,花无谢一低头,正看见混乱的人群中间,一个手握丝绢的白衣少年,仰头向他望来。

花二少睁大了眼睛,从破风筝上一头栽了下去。

03.有朋自远方来

……没摔死,因为花无谢刚刚发现自己成了个魂儿。

花无谢从天上一头栽进水里,居然一个水花都没惊起,轻飘飘地落在了水面上——假如不计较姿势,还颇有几分仙人凌波的味道。

他先是自己扑腾了两下,发现自己居然能飘在水面之上的时候真心实意地惊了一下,之后迅速冷静下来,拍拍衣服爬起来,左顾右盼了一下,又发现好像所有人都看不见他。

他试着向上纵跃,顺利地让自己从水面飘到了空中,然后找到了刚才害他摔下来的白衣少年。

他仍然仰头目送着远去的纸鸢,直到旁边有人叫了他两三回,才把他叫回了神。

叫他的是几个样貌衣饰都很齐整的年轻人,但是放在这少年身边一比,顿时相形见绌,如同彩石之于美玉,分而视之,各自斑斓,但若放在一处,就只能以自身黯淡,衬托美玉生辉了。

花无谢听到他们称呼他为“连兄”。

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姓连?”

少年忽然回头向他这边扫了一眼,又疑惑地收回了目光。

花无谢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飘了过去:“哎,连……连公子?你能听见我说话?”

少年又一次回头,这次眼睛微微睁大了,从单纯的疑惑变成了惊疑不定的样子。

……他还真能听见!

花无谢围着少年转了几圈,看他微皱着眉头,三言两语应付了身边的朋友们,独自快步走向无人之处,连忙跟了上去。

为表示自己没有敌意,花无谢没有保持沉默,他想问的太多了,而这位连公子似乎是唯一能察觉到他存在的人,花二少爷的问题只好别无选择地全冲着他砸了过去:“你能听见我说话吧?这里是哪里?离神京城有多远?你姓连?你叫什么?你家里还有谁?有兄弟姐妹吗?你祖上……”

少年停步,拔剑。

花无谢从没见过这么快的剑,他只看见月光如水银一般滚过剑锋,接着汇聚了月色的剑尖就精准地指在了他的喉前一寸,不偏不斜,花无谢几乎要怀疑对方看得见他了。

“阁下是谁?为何藏头露尾?可否现身一见?”

花无谢十分委屈。

“我倒也想现身一见,但是我现在好像那个……是个魂魄……之类的,刚才就在你面前摔进河里都没人看见我……哎,你别拿剑指着我了,它根本碰不着我。”花无谢伸手试探着摸了摸剑锋,表情无奈,“看,穿过去了。”

少年半信半疑地顿了片刻,终于别无他法地收了剑,拱手道:“在下无垢山庄连城璧。”

花无谢也不管人家能不能看见,高高兴兴回了一礼:“在下花无谢,神京人士。”

连城璧一怔,认真道:“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

花无谢:“……什么?”

连城璧沉吟片刻:“在下实在有事在身,恐怕一时帮不上兄台什么忙……”

花无谢还在茫然,没回过神,顺口接道:“没事,我小时候也离魂过一次,很快就好了,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连城璧有些惊诧,但并未深问,徐徐提步慢行,他还得再去拜访一下沈盟主:“如此离奇之事,连某也是首次得见。”

花无谢回了神,看他不好奇,自己却憋不住话,忍不住滔滔不绝地讲起自己幼时离魂的奇事:“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小时候那次比这回还神,那次我可没飘到千里之外去,就在自己的身体旁边,而我的身体里来了另一个小孩儿,可能是没赶上投胎的小孤魂野鬼,我看他可怜,飘在旁边带着他玩,上房揭瓦上树掏蛋……”

连城璧前行的步子忽然停了。

“你刚才说你叫花……无谢?”

“是啊,我……” 花无谢也跟着停了下来,点头点到一半,突然卡了壳。

“你……你姓连……连城璧?”

十几年前那个奇妙的夏天带着草木青翠的颜色和吵杂的蝉鸣声倏忽涌至眼前。

“冒昧打扰,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还在自己的房间睡觉……”

“没关系没关系,我还得感谢你,我还没这么轻飘飘的飞起来过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连城璧,连绵之连,城阙之城,璧玉之璧。”

“我叫花无谢,花钱的花,不用谢的无谢。诶,你别蹲在这,起来,我带你玩啊!”

“……玩?”

“走走走,我带你去我爹的房上揭瓦!”

……

花二少震惊过度,非常不礼貌地伸手指着面前长得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白衣少年,手指险些戳到人家脸上去:“你……连连?”

看不见对方不礼貌行为……和惊悚效果拔群的那张脸的连公子呆了片刻,低声道:“……花花?”

TBC

连连:我以为那是个梦。

花花:我是你梦中情人?

评论(1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