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楚路】大概是一个双A黑道paro

*段子体,群里闹着玩产物

*非常ooc,和龙五不一个路数的ooc,慎入

*吹爆Alpha路总!

1.

路明非高中毕业,大学念了一半就因为成绩不好辍学“被迫继承家业”去了,谁也搞不懂名牌大学毕业还领了保研名额的优秀学霸精英为何会千里迢迢的扔下大好前程从美国跑回来给不成器的社会渣滓师弟当打手。

楚子航大了路明非两届,曾经在同一所高中有过一年的短暂交集,因此路明非平时就管楚子航叫“师兄”,按理说老大喊“哥”手下人是万万不能接茬的,犯忌讳,但楚子航不,“师兄”这个称呼在他这里相当于一个昵称,是路明非和他关系不同于他人的证明,仿佛是为了保证这个称呼不至于不伦不类,他喊路明非的时候也从不跟着别人喊“路哥”,不过也没多肉麻,他就直接叫名字,路明非是黑道大佬里难得的好脾气,居然也应——这是小弟们之前的想法。

这个想法到哪为止呢?到有一回去高级餐厅吃饭,偶遇路总的一位高中同学,一身名牌嘚瑟得跟只骚包孔雀似的有钱人家小少爷,刚趾高气扬的喊了声“哟这不是路明非吗”,就被路总一个回手拽着头发怼洗手间瓷砖墙上了——

“您哪位啊同学?‘路明非’也是你叫的?”

2.

这天晚上路总本来喊了某情人小姐姐来侍寝,楚师兄以汇报工作为名没声没响的开门进屋了,一进屋就开始不要钱的放信息素,路总好说一个强A,顿时跟被侵占了地盘的豹子似的头皮一炸,脑子没反应过来信息素就对着轰过去了。片刻后小姐姐来敲门,楚师兄面不改色开了门,刚开一条缝儿,里边战成一片硝烟的味儿就把小姐姐吓退好几步一屁股坐地上瑟瑟发抖,师兄居高临下,透过门缝儿扫了姑娘一眼,关门落锁。

路明非:“师兄,每回都这一招,有意思么?”

楚子航:“招不在多,好用就行。”

3.

有一回忠心小弟甲狗腿,神神秘秘偷偷摸摸伙同了司机,把路总拉到了某偏僻小别墅,路总一脸你要干啥,小弟甲献殷勤:“路哥,兄弟们看那个姓楚的实在讨厌,您每回想办事儿都被内孙子打扰,这不,哥儿几个一合计,您前两年置办这个房子空着一直没用处,人已经洗干净备好了,路哥放心享用,保证没人打扰!”

路明非:“你有病吧?”

小弟甲:“我有……啊?”

路总:“办个屁的事儿,我不找妞儿,你看姓楚的主动进我屋吗?跟我两年了,您是眼睛用着喘气儿了吗?”

小弟甲:“………………”

路总:“对了,你刚才跟谁叫孙子?骨头紧了吧?来个人,给松快松快,这人以后不用出现在我眼前了,辣脑子。”

后来司机偷偷给狗腿乙打电话:“准备给路总送妞儿的都歇了吧,有能耐的,直接把楚子航洗干净绑路总床上,没能耐的,猫好了,路总最近易感期欲求不满,没地儿撒气呢,都自求多福吧。”

4.

楚子航和路哥冷战了。

帮派上下暗流汹涌,一个个就觉得是机会来了,把姓楚的佞幸踩下去在此一役。

路明非人在美国,楚子航蹲在北京不动,说好的贴身打手,隔了半个地球,路总也不着急,抽了根烟,给楚子航打越洋电话:“我明天去日本出个差。”

楚子航:“嗯。”

路明非:“苏恩曦在东京盘了个店,我去考察一下看看生意怎么样,你在国内看着点路鸣泽那小屁孩儿别让他溜过来,这地方不适合小孩子进。”

楚子航神经让他抻了一下:“什么地……”

路总挂了。

楚子航一秒钟没耽搁,就地打给了苏恩曦:“路明非要去东京,地址发给我。”

路总走哪都要带着楚子航,苏恩曦不疑有他,废话都没一句就把地址发楚子航手机上了。

路总给配的时下最新款手机当场报废。

路总一进高天原,没落座就看见他家师兄村雨上下翻飞的片金枪鱼,旁边大姑娘小媳妇围成了一堵墙,路总脸色都没变,往大沙发上一坐,点了一排酒,巨额的花票打赏给台上“右京”小哥哥砸下去,当晚就放浪形骸留下过了夜。

过夜之前还互相讲条件。

路总:“你以后不许大庭广众的穿浴衣勾引良家妇女。”

师兄:“你以后不许不上领带在女人堆里喝酒。”

路总:“行,成交了。”

第二天俩人反正谁都没起来。

评论(9)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