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镇魂】石中火

*结局硬生生气笑,大结局和生离死别的悲伤都被这神一般的剧情冲淡了,槽多无口

*论剧版背景下结局如何好好说人话

赵云澜曾经疑惑,镇魂令传承万年,原来最初只是和平契约的名字?那么镇魂令主,主字何来?难道两个族群的和平与否,还轮得到他一个普通人来做主了?

镇魂令当然并不只是一纸契约的名字,但知道真相的沈巍守口如瓶。

镇魂令,其名为“令”,实则乃是驱使四圣之咒令,而令主,则是世间唯一手握启动圣器力量之人。镇魂令的传承,以是否获得圣器共鸣认可为准,所以即使是赵云澜的父亲,当年也只是特别调查处处长,而非“镇魂令主”。

在赵云澜之前,镇魂令的权柄已经失传许久了,而唯一在世的知情者沈巍出于私心刻意隐瞒,导致赵云澜这个真正的镇魂令主,竟然一直茫然不知自己手中到底握着什么样的力量。

千百年的传承断绝,让所有人都以为,“镇恶者之心,扬善者之德”只是一句用来空喊的口号。

沈巍与赵云澜共享生命链接,等同于通过四圣之一的长生晷分来了一半镇魂令的权柄,这一半的权力要“干点什么”可能力有不逮,但是要“不干什么”,就绰绰有余了。

沈巍缓缓拔出心口的冰锥,露出一个沾着血味儿的笑来。

“镇,恶者之心。”

“扬……善者之德……”

镇魂令言出法随,出口的瞬间,夜尊体内无数黑气争先恐后地向外涌出,那是万年来所有被他吞噬的生灵。

而沈巍心头忽然一动,惊讶地发现他自己恢复了很久前黑袍长发的样子,身前数尺之外,他白衣散发的弟弟伏在地上,正抬头怔怔地看着他。

相隔万年,这对双生子竟然在这样一个境地,被圣器连通了心念。

——你为什么抛弃我?

——我从未抛弃过你。

延续一万年的误解在闪电般相通的心念中豁然真相大白,念境崩塌,夜尊呆呆地捂着额头的伤口狼狈地坐在地上,眼神里透出一万年前那个小孩子一样的迷茫。

“哥……哥哥……?”

他耳边响起一声叹息,很快消散在风中。

“镇魂令出世,四圣该归位了。”

=========================

林静去找其他人了,赵云澜双手拢着那个小小的橙色坠子,表情空白地默默发呆。

被打进体内的药剂激发出来的力量非常不靠谱,在短暂地发挥了一下作用,让他尽兴暴打了夜尊一顿以后,就突兀地开始不听使唤,在他体内乱窜起来,那流窜的劲头仿佛一只被毒蛇追着的小耗子,惊慌失措极了。

就像是这股力量触怒了什么……沉睡在他体内已久的可怕东西。

现在那东西苏醒了。

被随手丢在身侧的镇魂灯上忽地光影一跳,在赵云澜身前的空中映出影像,是麻龟和浮游。

赵云澜慢半拍才反应过来,把目光从坠子上移开,抬了下头。

他脸上还沾着血,抬头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角度问题,眼珠显得分外黑,无端的让人心里有些发冷。

他轻声问:“……我来行不行?”

他多少能猜到这两位大佬骗了他不少事,但从看见沈巍在他面前被刺穿心脏开始,他就一直觉得心里懒洋洋的,不想思考,也不想计较,他只想找点事情做,最好又累又苦又痛,好分散一点胸腔里要命的空荡感。

我去吧,他想。

我去灯里当柴烧好了,又有事干,又能顺便拯救世界,多出息啊。人家小郭多好一孩子,干嘛带累他,连着老楚都要记恨我。

浮游指导他做法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像隔着一层纱,赵云澜事不关己冷眼旁观似的想,怎么都头晕眼花耳鸣了,我脑子还这么清楚?难道镇魂灯售后服务到位,说烧你就得醒着烧,一点折扣都不打?

“赵处!!!”

特调处一群人远远奔来,郭长城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吃了激素似的冲在了最前面,合身往前一扑,把镇魂灯从他们头昏眼花的领导手里撞翻了。

郭长城:“……”

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完成了如此壮举,哆哆嗦嗦从地上爬起来后退一步,脱口而出:“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赵云澜:“……”

他伤得不轻,体内还有两股力量在追尾打架,实在也没力气开口骂人了,干脆没理会跑过来的一堆人,伸手去捡掉地上的镇魂灯。

“别!”郭长城这回不敢去碰他领导了,忙抢先一步捡起那盏灯宝贝似的抱在怀里,一脸警惕:“这个……不,不是说好了我是那什么……灯芯……我,我来!”

楚恕之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敢!”

画面中浮游轻轻“咦”了一声:“这孩子身上有火。”

楚恕之立刻转火瞪过去:“你说什么?”

浮游解释道:“人之一生,所为之事有善有恶,相互不断抵消,能量驳杂不纯,只有只为善不为恶之人,身上才会有这种适合作为镇魂灯燃料的能量,我们称之为‘火’。”

麻龟紧接着道:“虽然能用,但积累不足,这点能量的话,也不过能支撑个几年而已。”

赵云澜笑笑:“还是我来吧,虽然没火,但是当个柴应该没什么问题。”

祝红怒道:“赵云澜!沈巍死都死了,你这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做给谁看?!”

赵云澜淡淡看了她一眼:“下不为例,你再这么说话,就回去当你的族长,特调处养不起您。”

祝红被他那一眼的气势镇住,竟然没敢回嘴,睁大眼睛愣在了原地。

浮游突然插话:“赵……令主,可否让我看看你手中的东西?”

赵云澜眼神一闪。

依照对面的时间点,“镇魂令”应该还没有签订,怎么突然叫起自己令主来了?

他一想深了,脑壳就疼,干脆一言不发,举起一直握在手心的坠子,给对面晃悠了一下。

“令主别收!那里面好像有……”

“有火!令主,还请打开一观。”

赵云澜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将坠子打开,里面还是像他第一次打开时一样,只有一张平平整整的糖纸。

“好纯净的火!”画面里传来一声低呼,“这……这是火种吗?”

事关沈巍,赵云澜终于不得不理会了:“什么是火种?”

“将大量的‘火’积攒起来,压缩到最纯粹的状态,可以点亮世间万物者,即为火种。令主手中有火种,怎么不早说?有这一点火种,足够镇魂灯燃烧万年不灭了。”

麻龟忽然拍了拍浮游:“浮游你看,这是不是黑袍使一直带在身上的项链?”

浮游仔细看了看:“不错,正是。这就难怪了,世上若有人能成就火种,也只有他了。”

赵云澜猛然抬头,那画面却像断电一样,闪了两下,无声熄灭了。

赵云澜看向一旁抱着灯畏畏缩缩的郭长城:“小郭,你也当了二十几年的大好人了吧。”

“……啊?”

“你说能让镇魂灯烧一万年的火,会是睡一觉就能攒下来的么?”

郭长城没听懂他想说什么,茫然地摇了摇头。

赵云澜打开灯罩,将他看不见的“火种”丢了进去,镇魂灯轻轻一震,倏然亮起一簇火光。

赵云澜隔着灯罩,轻轻虚抚了一下那簇看起来就很温暖的火焰。

像随着沈巍一起死寂了的心脏重新有了动静,在胸口鼓动起来,眼眶不经酝酿地烫了一下,终于有一两滴盛不住的水满溢了出来。

他无声地张了张口。

“……对不起。”

原来被留下的人,有这么辛苦,这么疼。

现在换我了。

==============================

一年时间平平淡淡地过去,波澜不惊。

地面和地下的通道封闭,特调处一下子清闲了下来,只需要管管没来得及回去被留在地面上的地星人老实生活不作乱,和亚兽族方面保持友好沟通交流,顺便当个正面英雄典型接受一下人民群众的爱戴和热情就行了。

赵处长拒绝了来自海星鉴方面的橄榄枝,表示不想升职,打算当个钉子,把特调处处长的椅子坐穿。

如今的特调处,除了一个加入不到一年的顾问之外一个也没少,连汪徵和桑赞都回来了,林静用他的黑客能力不干正事,天天在网上满世界的找沙雅,不过一直没找到,那姑娘死前人在地星那边,可能是被封闭的通道隔在地下了。

赵云澜是最不对劲的一个。

但也不是说有什么问题,而正是因为表面上看起来毫无问题,他的问题才严重。

他还是八面玲珑地穿梭于各式应酬之间,回来不到两个月就把特调处搬到了新地址大学路上,但是应酬归应酬,赵处长却再也没瞎折腾过他那脆弱的胃,严格控制饮酒,三天两头喝粥,像是知道这个身体他不心疼有人心疼,妥帖又用心地爱护保管着。

除了他对门的一间房子,衣柜里几套整整齐齐的衣服,沈巍什么都没给他留下。

“其实挺多的了,我比你抠门多了,就给你剩下一张糖纸,亏你还当个宝贝似的留了那么久。”

赵云澜面前放着一个摊开的笔记本,翻开的那一页上是他从前画的沈教授和黑袍使的简笔画小人儿,上面还被他心烦意乱地横着划了两道。

他用胶带和刀片小心翼翼的把那两条碍眼的横道弄掉了,手指沿着笔画轮廓轻轻勾勒,然后常规地发起了呆。

“太丑了。”他嫌弃了一把自己的狗爬画法,指头在办公桌上敲了敲,决定去学学画画……反正也没什么正事可干。

特别调查处的新址大学路九号离龙城大学非常近,在这一年中成了赵处长摸鱼溜号的最佳去处,赵云澜想一出是一出,一决定要学画画,也懒得舍近求远去报什么班了,打算直接去龙城大学看看有没有绘画方面的课可以蹭蹭。

赵处长一身的懒筋,瘫在椅子上半死不活地摸出手机,熟练地登上龙城大学的校内论坛准备查课。

一进页面,就看见一条红字置顶帖——

“中文系的,出来决斗!!!”

什么玩意……

赵云澜点进去瞅了瞅,好像说的是某个学院很受欢迎的一个教授被调去了中文系教课,造成了该学院学生的极大愤怒和不满,联名要求校方“把沈教授还给生物工程”。

……等等,谁?

赵云澜一个鲤鱼打挺坐直了,抖着手指回到首楼,一层一层仔细往下翻。

“沈……”在某一层,他终于看见了这位教授的全名,喉咙里哽了一下,眼前像是有雾,说不准是一时看错了。

他赶紧揉了揉眼睛,把手机捧在眼前,死死盯着屏幕,像要把那两个字钉死在眼睛里。

“沈巍……”

=================

领导翘班旷工不是第一回了,但他通常都翘得平静,旷得坦然,从没这么着急忙慌火烧屁股过,被抛弃的员工们面面相觑一阵,决定集体翘……提前下班。

赵云澜一边走路带风一边不停气地打电话,从生物工程办公室座机打到找关系要来的龙城大学校长室电话,沈巍没有手机,他要找人,就只能这么十万八千里地绕弯子。

他打着电话闷头往前走,一个没留神在转角撞到了人,电话脱手摔了出去。

对面的人也没好到哪去,手里书本文件铺了一地。

“对不……”赵云澜一撑地站起来,才一抬头,人就像卡壳似的愣住了。

对面的人也愣了,有点手足无措:“赵……”

赵云澜没等他说完,大步上前,一伸手把他扣进了怀里。

“龙城大学中文系教授沈巍是吧,”他嗓子已经完全哑了,听起来像感冒了三天,“不用介绍,我认识你。”

“我……”沈巍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我去光明路四号找你,你们已经搬走了,我一时找不到,就想先来学校把手续办好,等你晚上下班回家……”

“跟我回去,把话说清楚。”赵云澜又抱了他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改握住手腕,他拽着沈巍往回走,冲远处喊了一嗓子:“有没有眼力劲儿?去把沈教授的东西捡起来收拾好!”

跟踪群众一二三四号:“……”

见色忘义,狗领导!

=======================

特调处,沈巍手放膝盖,坐得规规矩矩地解释了来龙去脉,有一半人听得一头雾水,林静这个技术宅理解比较深刻,打了个比方:“沈教授说的意思,用个科学点的解释来说,就是他不能给四圣器‘输入命令’,但可以‘撤销命令’。”

祝红:“说人话。”

“再换个更通俗的说法就是,事实可逆。”林静这货已经完全兴奋了,“卧槽,可逆啊!我怎么觉得这‘撤销’比‘输入’还厉害呢!”

“所以被夜尊吞噬的那些人才都回来了……”楚恕之若有所思。

“……我和弟弟能得长生,本来也是受了圣器的影响,现在我们已经把四圣的馈赠还回去了,现在我也是能生老病死的普通……嗯,普通地星人了。”沈巍扔了个炸弹,赵云澜却好像没在听,一心一意盯着他,盯得沈教授从耳朵尖红到脖子底下,不得不微微低下头以躲避赵处长能吃人的目光。

好在听众不止他一个,好奇宝宝们问题多着呢,林静第一个提问:“那沈教授,你的异能还在吗?”

沈巍终于自在了一点,点头:“还在,学习这个能力也不是只能用来学别人的异能,平时生活中也挺好用的,我这当老师,也合适。”

楚恕之:“大人,夜尊呢?”

沈巍:“他留在下面了,说既然我以后不想管事,正好他替我过过管理地星的掌权瘾。”

大庆:“他不知道每一代地君都是累死的吗?”

沈巍眨眨眼:“……我忘了告诉他。”

大庆笑成了一只肥猫。

郭长城也有问题:“沈教授,你不是教生物工程的吗?怎么又去教中文啦?”

“生物工程是要研究的,虽然对我来说学这个也不算难,但这其实不能算我擅长的领域,当初只是为了能帮上……帮上云澜。”沈巍的目光飘了一下,看得出在这么多人面前直呼赵云澜的名字有些不好意思,“怎么说也活了那么久,我的文学水平还是可以的……尤其是古文方面……我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

说到这里,沈巍突然一醒:“……对了,现在海星和地星方面的通道封闭了,那特调处该干什么?”

郭长城刚要解释,赵云澜突然问:“通道封闭了,你是怎么回来的?”

沈巍一伸手,长刀顿地。

“就这样。”

普……普通地星人啊……

你大佬,永远是,你大佬。

======================

公开处刑完毕,沈教授又被赵处长拉进办公室处私刑。

“镇魂令的事,一万年的事,火种的事,你打算跟我解释一下吗?”

沈巍又不吭声了。

“行吧,你不想说,我也不问了,这点事我自己琢磨了一年,也差不多都想明白了。”他坐着,沈巍站着,沈教授因为紧张自我折磨的手正好与赵云澜视线平齐。

赵云澜牵起沈巍一只手,轻轻把他捏得发白的手指头掰开,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低头在修长的手指上轻轻亲了一下,长长吐出一口气。

“心思这么重,真不好养活。”

沈巍睁大眼睛死死地盯了他片刻,眼眶突然红了。

“哎,你别哭啊,你不说我也没逼你……”赵云澜也不松手,就这么翻来覆去地摆弄那几根手指头,漫不经心的:“你说得对,现在特调处没什么正事好做了,一点也不忙,你没课的时候就来当当顾问,有课的时候我就去上上你的课,我刚计划要在龙大学画画来着,不过你教中文,我就去听中文……”

沈巍含着泪微笑:“其实要不是校长拼命劝我带一门必修课,我本来是想教国画选修的……这样也能腾出更多的时候来给你做兼职。”

“那敢情好啊,你来教我肯定能学得特别快。”

赵云澜松了手,却又双手伸开搂住了沈巍的腰,脑袋埋在他怀里,像一块大型牛皮糖一样,把自己整个人黏到了沈教授身上。

“沈巍,你赢了。”

“我终于觉得自己一秒也离不开你了。”

END?

前方小剧场预警——

今日议题:老大是不是罹患了PTSD?

郭·目击证人·长城:当时赵处就眼睁睁看着沈教授满身的血倒在地上,还被夜尊一锥扎穿了心脏,我……我觉得他肯定受不了吧……

林·也扎过沈巍·静:我和沈教授这普通同事情,我都受不了,更别提咱们老大了,他那么喜欢沈教授,肯定一想起来就后怕。

楚·挑刺儿十分敏锐·恕之:什么叫你都受不了?你当时不是在夜尊肚子里吗?

林·说漏了嘴·静:我……后来沈教授不是也进来了吗,我看见他那个一身血的惨状了啊!咳,回到正题,为什么要讨论老大有没有PTSD?

大·一脸担忧·庆:因为我们观察到症状了。

祝·搞定族人刚回来·红:什么症状?

汪·细心观察生活·徵:具体表现为沈教授一捂胸口就会露出非常紧张如临大敌的表情,恨不得一眼都离不开沈教授,把他给揣口袋里。

祝·对情敌行为敏感·红:沈巍捂胸口干什么?他不会是故意讨赵云澜心疼呢吧?

一群糙汉子面面相觑。

汪·温柔善良·徵:我觉得不会吧?沈教授心疼咱们赵处还来不及呢,应该不会故意让他担心的。

郭·忧心忡忡·长城:会不会是被夜尊伤的那一下太重了,还没好全?

祝·不信任情敌·红:大庆,你去打探打探。

大·八卦小分队·庆:好嘞!看我的!

===========================

大·前方记者·庆:沈教授,问你个事呗?

沈·备课被打断·巍:你说。

大·前方记者·庆:我们最近注意到啊,您好像经常胸口不舒服的样子,是伤还没好吗?这个可不能忍着啊!一定要去医院的!

沈·一脸迷茫·巍:……没有啊?我伤好了的,也没有不舒服。

大·前方记者·庆:可是我们发现你经常捂胸口。

沈·继续迷茫·巍:有……有吗?

大·前方记者·庆:有!

沈·看起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巍:抬起手按了一下胸口。

沈·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巍:啊,你是说这个。

大·前方记者·庆:什么什么?

沈·恍然大悟温柔微笑·巍:我按的是以前项链吊坠的位置,只是戴了很久的东西没在了不太习惯,总忍不住想摸摸,每次就摸个空,你不说我自己都没注意。

大·前方记者·庆:……打,打扰了。

=========================

大·前方记者·庆:哎老赵,问你个事呗?

赵·不太耐烦·死猫走开我要看媳妇儿·云澜:说。

大·前方记者·庆:沈教授伤不都已经好了吗,你怎么一看他按胸口表情就那么紧张,是不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了?不开玩笑啊老赵,我们集体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

赵·白眼翻上天·看起来想骂人·云澜:我能不紧张吗,他贴身留着一万年的定情信物糖纸,我那会儿给当火种的引线一起扔镇魂灯里了,他还总想着那个坠子,万一他朝我要怎么办?这会儿早烧成灰了,我上哪给他找去?哎你别吵我了,头疼。

大·前方记者·庆:……打扰了。

======================

特调处全员:妈的死给。

TRUE·END

标题:《行香子·述怀》/苏轼

至于采访中两位当事人的回答是不是真的,自由心证

评论(20)
热度(459)
  1. 沈辞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转载了此文字
  2. 纸人跳跳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转载了此文字
    太甜了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