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镇魂】谎

*3435逻辑死剧情激愤产物,试图编圆回来给自己消气

*论剧版背景下如何用人话胡说八道

*原著台词有,不太多

1.

在联盟总部与少年版沈巍短暂碰了一回面之后,赵云澜足足有一个月没再看见他。

据说反抗团近日动作频频,作为联盟首领之二的麻龟和浮游也很忙,他们没说具体让赵云澜帮什么忙,看样子也并不打算派他上前线,赵云澜只好给自己找事做,除了出去溜达的时候顺便干掉几个散兵游勇,就是到处打听黑袍使和……逗猫。

有一回他连哄带骗地让大庆变回了真身,意外发现这小家伙小时候居然不是个死胖子,而是一只模样颇讨喜的苗条小猫咪,顿时觉得三观受到了不一般的冲击。

他心痛地抱起小黑猫,鼻尖对着它的鼻尖:“哎哟我的祖宗啊,他们这是怎么养的你,是不是不给你饭吃?瘦成这样了都。以后跟着我,保证顿顿都有小鱼干吃,有我的一口,就有你的一口!”

大庆十分感动地用肉垫糊上了昆仑君的熊脸。

2.

某天入夜,少年黑袍使好像终于得了一点空闲,在赵云澜的临时住所外徘徊着犹豫会不会打扰他休息,被熬夜有瘾的赵云澜逮了个正着。

他们终于坐下来正经聊了一回。

说是正经,其实也并不全在说正事,自从发现这个小家伙单纯耿直得过分,赵云澜就像骨头缝里生了虱子似的浑身发痒,总忍不住想去逗逗他,然后就被小美人又甜又软的笑颜迷了个七荤八素。

卧槽,美颜暴击,犯规,举报了。

3.

玩个面具都能乐在其中的,沈巍——刚刚才改名叫沈巍的沈巍小同学,请问你有没有满十岁啊?

这话赵云澜当然只是放在心里过了一下,没真的说出来,毕竟……他在边上看人家玩面具也看得挺乐在其中的。

可惜良辰美景,坏在了坑爹肥猫的一嗓子上。

哦,反抗团带着圣器打过来了,多半又没自己什么事,不如回去睡觉……等等?

麻龟和浮游那两个神神叨叨的好像没在啊?忽悠小美人带自己去打个架还不是轻而易举!

小美人这么可爱,怎么会拒绝他的爱豆兼恩人昆仑君呢对吧。

4.

他们在树林里截住反抗团打了一架,顺利抢回了圣器四件套。赵云澜毕竟是个惯用枪的,林子里跟一群拿刀的打混战,不可避免地受了点伤,他瞥了旁边又戴上了面具的沈巍小同学一眼,决定假装无事发生。

打开盒子,赵云澜终于见到了最后一件圣器的真面目。

呃……一个煤油灯?

四件圣器被他拿在手里怼在一块,赵云澜抬头瞅了瞅,还是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并没有忽然暴风雨的征兆。

完蛋,圣器没信号啊,不会回不去了吧?虽然小美人也很赏心悦目,可是家里可还有个大美人等着他回去呢,让大美人红眼圈儿,他可真舍不得。

5.

听说赵云澜要走,曾经高调宣称过高贵的自己不需要主人的傲娇猫咪依依不舍地递出了认主铃铛,赵云澜脑子里的雷达嗷呜一嗓子,他本能地回头看了一眼沈巍。

小美人低着头蹲在地上摆弄圣器,好像没注意他们的谈话……应该说,他努力装作没注意了。

赵云澜一秒心疼,飞快把铃铛挂回了大庆脖子上,以示绝不接受别人的定情信物的决心,别猫也不行,主宠情也不行。

6.

疑似反派Boss的白衣人带着一大帮人追着圣器杀了上来,打完乱七八糟的一架突然和沈巍当场认起亲来。

赵云澜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什么,夜尊居然是沈巍的弟弟吗,这到底是什么狗血发展,我帮沈巍打他弟弟真的不会得罪未来……

他还没想完,异变突起,夜尊竟然对沈巍动上手了。

……这熊孩子,该打!

7.

赵云澜一梭子子弹还没打空,圣器四件套突然上天,居然在这么个要命的当口缓冲完毕连上了信号。

……坑爹呢这是?!你给我等会儿!让我先救个媳妇儿!

圣器显然并不买账,坚定地互相配合着运转打开了虫洞,把赵云澜提溜走了。

现在赵云澜觉得星海空间一点也不好看了。

8.

上面的想法改变于转身看到他家追来的大美人那一秒。

沈巍的脸色更差了,赵云澜简直不知道他前面几天跑哪儿休息去了,瞧瞧这唇色……没比割腕放血的时候好到哪去!

虽然很想立刻拽着沈巍回家灌他两碗中药,可是赵云澜毕竟还有点良心,挂念着小美人和死肥猫,决定看一眼确认他们没事再走。

沈巍不置可否,随他一起看向虫洞那头的画面,不着痕迹地微微抿了一下缺乏血色的嘴唇。

9.

圣器提溜完了赵云澜,居然信号还没断,接着又把夜尊给镇压封印了,赵云澜一口气才松下来,紧接着竟然看到沈巍小美人也跟着掉下去了。

他一脸懵逼:“这圣器别是假冒伪劣的吧?怎么还敌我不分的?”

沈巍轻轻笑了一下:“我没有被封印,只是掉下去而已。”

赵云澜:“掉下去也疼啊!你摔伤没有?”

沈巍:“……不疼,我在下面睡着了。”

赵云澜:老子信了你的邪。

10.

画面飞速变换,眨眼间沧海桑田。

看见黑衣小美人从土里诈尸似的坐起来,赵云澜不可置信地看向沈巍。

“……你就这么睡过去一万年?”

沈巍:“……嗯,近些年才苏醒的。”

赵云澜深深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11.

回到正常的时间之后,形势不怎么乐观。

沈巍的宝贝弟弟,当年那个委屈巴巴的小可怜,如今已是无师自通,成了一代传销大佬,仗着和他哥长得一模一样忽悠了一众地星人,单方面宣布要和海星开战。

沈巍赵云澜带着特调处的小猫两三只,可谓是打了艰苦卓绝的一仗,差点把沈巍给折了进去,才终于摆平了这帮传销团伙。

龙城恢复了久违的和平。

12.

“事儿呢,如今都已经平了,现在咱们有大把的时间,沈巍,你可以跟我说句实话了吧?”

特调处被决战一役折腾得挺惨,赵处长特批了一段时间的带薪长假。难得的悠闲假期里,赵处长和沈教授光明正大地窝在家里,一个坐没坐相地瘫在沙发里,一个正襟危坐得仿佛在听什么学术汇报演讲。

赵云澜突然发难,沈巍显然有点措手不及,磕巴了一下:“什,什么实话?”

“看着我。”赵云澜姿势没变,还是那副没骨头的懒散样子,眼神却非常认真,“那天在虫洞里,我看到的东西有几分真几分假?别反驳,肯定不是百分百真的,脑子我有,你少在这么明摆着的事上忽悠我。”

沈巍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一个字也没憋出来。

赵云澜耐心地等了一会儿,直到发现沈巍好像真的打算不撞南墙不开口,只好循循善诱着逼供:“我猜你是把我回到虫洞以后看到的画面做了修改,所以那时候脸色才会那么差对不对?而之前那些是我亲身经历的,那当然不会是你的问题,但我就是感觉不对,是不是麻龟和浮游没跟我说实话?”

沈巍僵了一会儿,艰难地点了一下头。

13.

“昆仑君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古秘闻录》里记载,他是大荒山主,哎哟,一听就很厉害的样子啊,这么轻易就被人干掉了?还被我一个普通人说顶替就顶替?我这怎么有点不信呢?”

沈巍沉默了一下,见赵云澜没打算放过他,只好低声道:“是你。”

赵云澜:“……嗯?”

“昆仑君是你,一直都是你。”沈巍低头看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你带我走遍了半个天下,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查访和研究各种各样的异能,记录下来存档……你是第一任的镇魂令主,镇魂令是从你手上起来的。”

“哦。”赵云澜面无表情,“我是什么时候带你去游山玩水的?”

14.

沈巍愣了一下,飞快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错开了目光,没说话。

“所以你根本没有睡过去一万年。”赵云澜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一下嘴角,“那之后我又回去过是不是?你也早就醒过来了。”

沈巍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捏成了拳,他打第一次从天柱回来后一直没好过的脸色这时连一丁点刚刚恢复回来的血色也消失了,他的眼神躲闪着赵云澜,脖子上甚至浮出了青筋,看上去就像是……被逼急了。

赵云澜心里突然就有一股火气顶了上来。

“你等了我找了我一万年,就这么怕让我知道?骗我这一万年是你一觉睡过去的你想干什么?为了让我心里好受?怕我愧疚?”

赵云澜猛地挺直腰背坐了起来,一把拽住沈教授系得端端正正的领带:“那你呢?!说人话!别他妈又跟我说值得!”

15.

沈巍总是记得那日山崖上匆匆一瞥的身影,和星空下第一次尝到的“甜”的滋味。

昆仑君是世上第一个关心他,爱护他,让他可以交付所有信任,与之交心的人物。

沈巍看得出昆仑君是与他平辈论交,但是在他心里却并非如此。昆仑君是他景仰敬慕之人,如兄如父,亦师亦友,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沈巍更多的是跟随着他的脚步,看着前方昆仑君的背影巍然如峰,就像真正的昆仑山被他负在肩上。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他也记得在那片星空下,昆仑君说过他们最终要分别,可是分别之后,他很快又再次回来了,是不是这次他们可以在一起很久很久,走遍世间名山大川,在不用打仗流血的人间,偷一个长长的懒?

可分别还是来了。

沈巍无法用语言描述出那时他心里悄然无声的山崩地碎,一场梦醒了,后面的路总还要走下去。

他也无法描述再次重逢时心里那种战栗般的欢喜,那种撕心裂肺地想把对方勒死在怀里的冲动。

他要怎么告诉赵云澜呢?

总有些伤是没法拿出来对人炫耀的,只能秘而不宣地藏着。

时移世易,天地已改,他知道赵云澜没有走过这一万年,又怎么舍得让他用几十年的短暂一生,去把一万年的分量负在肩上。

“我……我怕你,知道了……有压力。”

最终在赵云澜近乎威胁的目光中,他轻声说。

16.

赵云澜一口气还没吐出来,就被他轻描淡写的一句给堵了回去。

赵处长深深吸气,告诉自己不能急,别逼太紧,抽丝剥茧,他就不信找不出真相。

“四圣封印了夜尊,战争也就结束了,你在战时就是地星领袖,为什么战后会那么闲跟我去游山玩水?你没事干吗?”

沈巍还是不看他:“……收集异能资料也很重要。”

“好,那我换种问法,我为什么要一直把你带在身边?收集资料分头行动不是效率更高吗?”赵云澜紧紧盯着沈巍垂下去的两排长长的睫毛,“地府那帮孙子,是不是想对你不利?”

17.

沈巍猛一抬头,睁大了眼睛。

“我把你带在身边,是想保护你,”赵云澜在脑子里整理着线索,慢慢分析,“可是我一个普通人,还没你能打,我为什么觉得自己能保护你?结合之前麻龟和浮游连哄带骗的拉拢我,我一定是有什么很重要的地位或者作用,能让他们忌惮……地位没什么好说的,我是没看出来,作用?那场大战中起到最重要作用的就是四圣器了,而我能和圣器产生共鸣……你说镇魂令最初是我带出来的,四圣中最后一件圣器叫镇魂灯……它和我有什么关系?”

18.

“镇魂灯……本就是昆仑山的圣物。”沈巍似乎已经被赵云澜惊吓麻木了,竟然乖乖回答了问题,“你是大荒山主,执掌昆仑山,它必须要用你的血才能启动,那时候你第一次被四圣带离我身边回到虫洞,就是因为不小心把血沾到了镇魂灯上,可能因为是不小心沾染,量不够或者位置不对之类,所以隔了一会儿才启动成功。”

赵云澜松了口气:“你早这么配合不就好了……地府为什么要找你麻烦?”

“无非争权夺利。”沈巍语气淡淡的,他毕竟不再是万年前那个心如白纸的少年,当年逼得他对族人失望远游的恶念,如今说来已能平静以对。

话说到这里,赵云澜忽然欲言又止了起来,他踟蹰半晌,终于一狠心,问了下去:“那我又是为什么会再次离开的?”

19.

“你……”沈巍目光飘忽起来,似乎陷入了什么痛苦的回忆,“你说你……不能在这里久留……家里还有人等你回去……”

赵云澜听着不对,立刻忘了逼供和生气,凑近了把人往怀里一揽:“好了宝贝儿,别难过啊,你现在也知道了,我那时候说的家里人肯定就是你啊!我是不是话没说清楚让你以为自己有个情敌?哎呀,这么说你小时候就已经喜欢我了?你实话告诉我,是想着我的脸进入青春期的吗?”

脸皮薄的沈教授一胳膊肘把这个臭流氓怼开了。

20.

“你临走前以针刺心,给我留下了十滴心头血,说一千年烧一滴,可以保镇魂灯万年不灭。”沈巍轻轻按了一下两边锁骨之间的位置,“最后一滴,我还没来得及放进去,四圣就失踪了。”

他从领口拉出那个流光溢彩的项链坠子,凝视着它的眼神缱绻柔和:“这是你留给我的最后一点东西了。”

他想起他在昆仑山巅为昆仑君立的碑,想起他握着盛有十滴心血的无比珍贵的坠子,在石碑前哭得声嘶力竭,断断续续地说我会守好这里,我不会忘记你,我会找到你的。

这一找,就是一万年。

21.

赵云澜温柔地亲吻了他的眼睛。

曾经单纯柔软的小少年,在一万年的风刀霜剑中被打磨成了温润如玉的模样,不但学会了君子端方,还学会了撒谎。

“以后不许骗我了,”赵云澜说了半句,想想觉得有点难为人,又补充了一下,“至少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许骗我。”

沈巍乖巧点头。

“云澜……你不生气了?”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赵处长睁眼说瞎话,“对着我的大美人,我哪气得起来?”

他微微地顿了一下,只觉得一颗心又酸又软,重话是死活说不出来,最终只好带着一点被气出来的无奈的笑,摸了摸沈巍没加打理软软的头发:“这次就算了,可是你再这样……那我可真要和你翻脸了啊。”

沈巍弯起眼睛笑了一下。

“那令主大人,可以吃饭了吗?”

“啊,好饿,但是不想吃饭,想……”

——嘘。

END

评论(64)
热度(892)
  1. 沈辞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