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镇魂】如我所见(上)

*CP:不上床分什么攻受

*上次搞了剧设书梗醉酒离魂,这次来玩书设剧梗长生晷治眼睛!

*所以得给轮回晷和面面加点私设,以及花妖族的千华蜜线索推后

 

 

鬼面细细端详着沈巍骤变的脸色想,真难得。

他这位什么都不太在乎,因而总是显得从容的哥哥,恐怕只有遇上赵云澜这个命中的祸害,才能有这样七情上脸的时候。

他一手挟着晕过去的镇魂令主,一手伸出两个指头,轻轻拨开快要指到自己脸上的斩魂刀刀尖,轻笑了一下:“见了你就百般讨好地跟着,赶都赶不走,见了我就先让我吃了一鞭,你说他可有多偏心。”

沈巍没有和他僵持角力,顺着他的力道微侧刀锋,目光跟着偏移,从鬼面脸上滑到他的胳膊上:“松手,别让我说第二遍。”

“何必呢?哥哥。”鬼面一抬手,将赵云澜抛向沈巍,“你把他放在心尖儿上,他——他们,拿你当过自己人吗?你要有时间,不妨用你那被‘爱情’冲昏了的脑袋好好想想,到底谁才是对你好,谁才是永远和你一国的。”

沈巍稳稳当当把赵云澜接在怀里,情绪终于平静了下来,淡淡回答:“是谁也不会是你。”

鬼面的目光透过面具直勾勾地盯过来,面具之上竟然浮现出一个……堪称天真的笑,只是这笑颜在他自己的脸上可能赏心悦目,放到面具上,顿时诡异得令人不忍直视。

“欲得光明,先尊黑夜。”他低低念出这两句话,柔声道,“黑袍斩魂,鬼面夜尊,哥哥,我们是天生天养的双生鬼王,鬼族从未忘记你,我们的信仰里,一直留着给你的位置。”

“所以哥哥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可千万别跟愚弟客气啊。”

 

鬼面离开前最后一句话说得意味深长,沈巍急着带赵云澜回家查看状况,没顾得上理他,而这点被压下去的不安,终于还是在第二天中午赵云澜睡醒之后的那句“没睡为什么不开灯”中,山呼海啸地翻涌了上来。

赵云澜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沈巍?”

沈巍一个激灵,下意识想缩手,却又硬生生止住动作,乖乖任他握着,声音里带上了一点不自然的僵硬:“……去医院。”

 

医生意料之中地什么也没看出来,而去了一趟医院的工夫,心很大的赵云澜已经成功脱离了突然失明后的沉默状态,重新恢复成“不撩沈教授不舒服”的弱智儿童,可怜沈巍回家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受着调戏一边还要时时分心照料着他别磕了碰了,两次险些闯了红灯。

赵云澜当然也不是真的心大。

他吊儿郎当的性格平时看着不靠谱,却也是一种极高明的掩饰,今天要是眼睛伤了的是沈巍,还真由不得他心大,可是伤的是他自己,就算看不见,沈巍也没说什么,但他就是能感觉到那股时时刻刻围绕着他的焦躁,他要是再不心大点,他家的沈老师怕是要祭出斩魂刀上天入地地去砍乌鸦了。

 

失明的头一天平平稳稳地过去,除了意外发现自己开了天眼和被地府来的不速之客扰了闺房之乐外,再没什么事情发生,第二天坐不住了的赵处长出门直奔光明路4号,先拿眼睛上乱缠的纱布吓唬了一把员工,跟着下了一连串的命令,整个特调处基本戒严。

大庆汇报了一下它在图书馆翻了一宿资料的成果,大致猜测赵云澜的眼睛是被魂音和地火相撞时爆发的阴气所伤,沈巍站在一旁没出声,他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所以哥哥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可千万别跟愚弟客气啊。”】

鬼面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赵云澜的眼伤是不是和他有关?他要以此来要挟些什么?

事到如今,无论他想要挟什么,沈巍都不能不理会,自打赵云澜看不见以来,他每一个没轻没重的动作都要在沈巍绷得很紧的心弦上扯一把,再不做点什么,那根不禁折腾的弦恐怕就要寿终正寝了。

正好这时赵云澜吩咐完正事儿,跟他打个招呼回头钻进了图书馆,也不知道要用他那双如今中看不中用的眼睛查些什么,沈巍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静悄悄地退出了刑侦科的办公室,没惊动任何人地离开了光明路4号。

 

黄泉下千尺之地,有大不敬之狱。

他同胞的兄弟,想必已经在那里静候他多时了。


TBC

评论(6)
热度(296)
  1. 阿四(其實我行三)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