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楚路】深夜妄想

*接龙五·故人(4)

深夜,楚子航无声地睁开了眼睛。

诺诺和路明非都没有真正睡着,虽然他们在尽量休息恢复体力,但是他们的一部分感官仍然在警惕地运转着,只要有一点不寻常的风吹草动,就足以让他们立刻惊醒。

这是一场对抗世界的逃亡,放松的那一刻,不是胜利就是死。

但楚子航没有惊动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他只是睁开了眼睛,属于东方人的深色瞳孔中没有无法熄灭的熔金色,也没有凛冽如雨水洗过刀锋的杀气,是被路明非在心里形容为“麋鹿”一般的温润。

他没有爬起来去上洗手间之类的,甚至没有翻个身,除了睁开眼皮, 他的身体再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了。

他就着这个侧躺在地垫上的姿势,仔仔细细地端详着连睡觉也倚靠在门板上,看起来随时可以跳起来拔刀战斗的男人。

摒除第一眼的恐惧,他隐约觉得路明非有点眼熟。

像是在哪里见过。

路明非洗过了澡,这时头发已经不再滴水了,但还是潮湿的样子,有几缕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大概很快也会被体温蒸干。

他看起来很疲惫。

不止针对这场逃亡,楚子航这一路上也不全是睡着,有时他能感觉到这个哥哥对于追杀的冷漠甚至麻木,他不太在乎身后的追杀,好像也不太在乎自己的死活,那些东西可能还没有自己脱口而出叫他一声哥哥的效果突出。

这时候他会露出复杂又空白的表情,然后对着空气默默发呆。

楚子航在黑暗里无意识地盯着路明非额头上黏着的那几缕半湿的刘海,脑子里像突然过了一道闪电。

他想起来在哪见过路明非了。

就在那个雨夜,他和爸爸开着迈巴赫遇到奥丁的那个雨夜——那对他来说还只是前几天而已,他甚至还能回忆起那天考试的题目——那天放学之后,他打电话给楚天骄之前。

他拒绝了一个学妹同行的邀请,然后隔着沾满水珠的玻璃窗,看见一个初中部的男孩在屋檐下冲那个叫柳淼淼的学妹大喊能不能捎他一程,然后被拒绝了。

最后那个男孩是拿外衣裹着脑袋冲进雨里跑掉的,本来想可以捎他一程的楚子航甚至没来得及喊住他。

楚子航闭上眼睛,立刻清晰地回忆起男孩蹲在屋檐下看着宝马无声远去的身影、歪着脖子耷拉着脑袋的姿态、沿着屋檐慢慢走远的背影,和扫过从一旁屋檐垂下的水帘的手指,伴奏是打在地面上、积水里和窗玻璃上的雨声,像一部意义不明的校园文艺片。

记忆里站在屋檐下刘海微湿贴在额头上的孤寂身影和眼前靠着门板休憩的人影重合了。

如果真的是他,怪不得他要叫自己师兄。

他看起来……样子没大变,可是和楚子航印象里几天前的样子相比,又完全像是两个人了。

或许他有个弟弟?

楚子航又想起镜子里自己的样子,否定了这个猜测。

有问题的不是路明非,而是他。

或许无光的环境真的比较适合人的思维发散,楚子航看了路明非一阵,又忍不住去想,这个人和自己——在他完全没有印象的时候——到底有过怎么样的交集呢?

自己……或者说他们认识的那个楚子航, 是不是在后来的某个下雨天,成功喊住了他,捎了他一程呢?可能他们就是这么认识的。

对于只有十五岁之前记忆的楚子航来说,就算打破他的头, 他也猜不到他和路明非的初见远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文艺浪漫。

事实上,他们头一回见面,路明非就为了睡在离他不远地方的那个如今被他叫作姐姐的女孩……举着狙击步枪给他来了个一枪穿心。

……虽然弗里嘉子弹并不会真的穿透心脏。

但是大概有别的什么可以。

END

评论(14)
热度(118)
  1. 枫林晚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可不是一箭穿心o(*≧▽≦)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