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三只小蛛

小蜘蛛世界第一可爱!!!!

【林烨x方夏】两端

*原作:《大影帝》(涉及剧本:《旺角江湖》、《神见2:最遥远的距离》)

*合并剧本系列,跨剧,拉郎,水仙

1.1

“为什么我们不在同一个世界,让我能够亲口对你说谢谢。”

这是方夏收到来自安德莉雅的最后一段音讯。

他尝试过回拨,对面依然是空号,而这次就连讯息也无法发送了,不论结局是通关或game over,安德莉雅的最后一条音讯就好像一个游戏结束的信号,似乎这几周来一直战斗在银河之中的异星公主根本不是真实存在,游戏开发商完成了一个神秘惊喜的随机抽选内测,现在她从一个活生生的女孩重新变回冷冰冰的数据流了。

方夏在对虚实真假的反复怀疑中挣扎着度过了浑浑噩噩的几天,在每一个夜里翻阅自己的手机信息,等待一个遥远星际中的回音。

他平时不太注意定期清理垃圾信息,因此保留着许多包括广告和诈骗在内的杂乱消息,安德莉雅的讯息混在里面,几乎要被淹没。

方夏开始一条一条地删除这些乱七八糟的陈年消息。

突然,他手指一顿。

一条不知多久前发来的,发信号码显示为乱码的短消息静静躺在他的手机里。

方夏心里有根弦,下意识地绷紧了。

他小心翼翼地点开这条信息,里面的内容不多,只有两行字,意义不明。

“东风吹,战鼓擂”

“我们兄弟谁拍谁”

方夏轻声念出短信的内容,表情茫然地放下了手机。

……什么意思?

1.2

虽然看语气绝不是安德莉雅发来的消息,但是那串乱码让方夏始终不能释怀。

又是煎熬的一天过去,第二天晚上,方夏终于忍不住给那个号码回了一条信息。

【还好吗?】

非常模糊的一句话,怎么解释都行,看对方那两句的内容,总之一句安慰应该不会错。

这一夜没有任何动静,回复是第二天清晨来的,同样只有三个字。

【你是谁】

普通问句,没有标点,但刚被闹钟吵醒睡眼朦胧的方夏竟然莫名地从中读出了一股戒备心十足的味道。

……安德莉雅是发信给她的皇叔,误发到了自己这里也就算了,怎么这个人给自己的号码发了消息却会问自己是谁?难道他本来就是在给陌生号码乱发消息吗?

2.1

林烨垂下目光看着手里的小玩意,面无表情。

这种叫做“手机”的新兴科技产品,除了打电话之外还可以发送短消息,最近一段时间相当风靡,很快取代了笨重携带不便的“大哥大”,成为通讯新宠。

林烨从央爷给他的钱里拿出一部分,直接买了两支,给其中一个的卡里充了一大笔话费,然后挖了个坑把手机扔进去埋了。

他给这支刚买回来就入土的手机发送的第一条消息,就是在这一天夜里写的。

他用的是笔画输入,一边轻声哼着不成调的歌,一边一个键一个键地按着键盘,打出那两行字,然后发送。

第二天,他提着那一箱钱去找了一里社的刺猪,然后用蝴蝶刀在自己的腿上捅了三个透明窟窿。

但一件就算让他在自己脑壳上捅个窟窿也想不通的事发生了。

大约两个月后,他居然收到了来自那支入土的手机的回复。

【还好吗?】

不去亲自刨个坟,林烨夜里睡觉都不安稳。

2.2

手机还在坑里,林烨将它捡起来,土也没拍,直接掀开了后盖。

电话卡也在。

他在原地蹲了一会儿,直到腿上的伤又开始隐隐作痛,才扶着另一边完好的膝盖慢慢直起身来。

他把这支早就耗尽了电量的手机带回去,充上电,开机,查看收件箱——一封两个月前的未读短信安安稳稳停在里面,而发件箱则是一片空白。

他放下入土两个月沾灰带土看不出本色的手机,拿出自己口袋里那支崭新光亮的,就着窗外天边泛起的晨光编辑消息。

【你是谁】

叮咚一声,躺在桌上的手机收到了信息,林烨死死盯着那个表示“未读”的小信封图标,等了大概十分钟,又是一声叮咚。

握在手心的那一支收到了消息提示,他打开,然后愣了一下。

这次的回复长了一些。

【一个能聊天的人吧。】

“……”

林烨拿起桌上的手机走出去,一脸冷漠地把它重新扔回了坑里。

1.3

不同于安德莉雅公主,这个神秘的新朋友是个话不多的人,也从来没有给方夏发过音讯消息,不过他似乎也没有完全拒人于千里之外,虽然那天没有再作回复,但是之后的日子里会时不时地发一两句含义不明的话。

比如【明晚八点,东街】或者【趁夜行动,速战速决】这种时间地点行动指令一类的东西,收到七八条之后,方夏忍不住问:【你习惯把短信当作记事簿来用?】

三分钟后,对方回复:【你是谁?】

很好,这次带了标点。

方夏手指在键盘上停顿许久,思绪在“圣卡·迪尔”的光辉战绩里畅游了一圈,才慢吞吞地回复了一句:【你以为我是谁?】

2.3

总之应该不是谁派来的眼线了。

林烨指节扣了扣桌面,忽然露出个灿烂的微笑,轻快地回复过去:【能聊天的人。】

在这场无聊透顶的厮杀间隙,他似乎找到了一个有趣的消遣活动。

1.4

方夏觉得自己有点魔怔。

明知道这位“新朋友”与安德莉雅没有半毛钱关系,却只因为一串乱码的发信号码就无法遏制地想要与对方交流,这算什么,精神空虚下乱找替代品?

而且上一回的一串问号是来自星际的通讯,这次的一串乱码又会是什么?对方在什么时空?哪个星球?是不是什么危险人物?

不知道,全都不知道,但他无法停止。

这位新朋友在那天早上之后渐渐开始和他聊一些生活琐事,方夏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林烨,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不过闹了点矛盾,知道了他的工作很危险,经常会受伤,还知道了他的逻辑思维和一般人不太一样。

有一次林烨玩笑似的说到他曾经拿一把小刀在自己腿上戳了三个洞的时候方夏没忍住调侃道【你是勾引了大嫂吗居然要三刀六洞?】

林烨隔了很久才回复:

【明明是大嫂勾引了我哥。】

方夏不明觉厉。

2.4

对面的小孩儿——林烨猜测他是个小孩儿,而且是家里条件不错,有钱上学的小孩儿,因为实在乖巧得过分——确实很有趣,他很聪明,但有时候呆呆的,像一只傻兔子。

方夏也很快证实了这个猜测,他在平时的聊天中会提到他要上学,有功课,他也猜测过林烨是做什么的,他猜过特工、警察、黑社会——这个猜对了,但是林烨当然没承认。

他没想到这么乖的小孩儿对黑道上的规矩还挺清楚的,居然还知道“三刀六洞”,着实让他惊讶了一下。

虽然偶尔会有这样的“小意外”,但他不得不承认,比起给一部埋在地下永远不会回复的手机发信息,有人在不知名的地方认真回应他每一封信息的感觉……其实还不错。

1.5

他们就这么你一条短信我一条短信,断断续续地联系着,但除了姓名,谁也没有开口去问对方更多的个人信息。

这也是他们还能保持联系的基础。

四年飞逝,方夏大学也快要毕业了。

他换过一次手机,但没有换号码,他怕林烨找不到他。

这天他有一门证书考核面试,才刚刚踏入面试房间,放在裤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不是信息提示那种轻轻一震,而是长的,连续的,一声接一声的——

是来电提示。

方夏迅速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熟悉的乱码刺得他瞳孔一缩。

上次他没能及时回复安德莉雅接连发来的讯息,于是她的弟弟死在了战场。

这次呢?

他咬着牙朝面试官一鞠躬,转身跑了出去。

1.6

接通的电话里传来一个呼吸声,轻而平稳,听不出任何问题。

方夏一路狂奔得心跳飞快,一时也没出声。

“说点什么。”隔了片刻,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非常好听,但微微嘶哑的男声,“方夏,说话。”

方夏的耳膜像是被一股细小的电流击穿了,他吸了口气,尽力稳住声线,不让它抖得太厉害。

他小声问:“你还好吗?”

2.5

男孩子清透的声音隔着耳边的小机器传来,声音很小,不知道是不方便说话还是性格所致,他问“你还好吗”,就像林烨第一次收到的那条消息。

那时他们互不相识,方夏也是这么小心翼翼地发来一句【还好吗?】

林烨心头翻涌的怒火忽然被轻柔地安抚了。

他轻声说:“我的腿治不好了。”

他停顿了一下,没给方夏说话的机会,接着说下去:“明天我要给我的一个朋友送一份礼物,他一定会喜欢的。”

他挂断了通话,听筒里只来得及传出一声短促的“你”。

“你”什么?你不要去?你别冲动?你别伤心?

不知道,但是林烨不想听到任何一句。

他只是……单纯想听听方夏的声音。

2.6

广福街火拼,林烨违反道上规矩,干掉了长毛。

他在满街的厮杀声中蹲在巷子的角落里端着一碗面喂猫,小声哼起一曲不知名的民间小调。

他伸出一只手轻轻挠着吃饱了的黑猫,另一手摸出手机,发消息给方夏:

【只要有我在,世界充满爱】

消息发送成功,他收起手机,歪了歪头。

“打电话,告诉鸡仔他们把薇拉杀了吧。”

1.7

这是他们四年来第一次通话,在此之前,方夏先入为主,一直以为林烨的号码应该和安德莉雅的一样是打不通的。

他知道林烨的腿有伤,但不知道具体有多严重,现在他知道了,林烨说“治不好了”。

林烨挂断后他立刻回拨过去,但无人接听。

第二天,新的消息出现在收件箱里。

方夏盯着那句平淡中略带调侃的【只要有我在,世界充满爱】,忽然有一点说不上来的不寒而栗。

2.7

短短几天,林烨先挑了自家社里的前辈叔父,强行上位,接下来开始四处挑易安社的场子。

他关了机,拒绝那道能像清泉一样抚平他怒火的声音,现在的他不需要安抚,他只需要爆发,并且不在乎把自己也一块儿炸了。

他以那支钢笔为信物,约鱼仔单独出来。

等待的时间里,他把充满电的手机重新开机,盯着上面的一串未接电话良久,终于还是拨了回去。

对面很快就接通了。

“今晚我约了我的好朋友见面,我想是时候把误会说清了。”

林烨自言自语似的,给方夏讲了个不长的小故事,从两个胸怀大志的少年一路讲到今晚的约见。方夏一直没有出声,但林烨听得到他的呼吸,知道他在听着,听得很认真。

他问:“你会背叛我吗?”

——你会背叛我吗?像鱼仔一样。

方夏没有回答,他反问:“你会离开我吗?”

——你会离开我吗?像安德莉雅一样。

林烨怔了一下。

但他没来得及听完他的小朋友和一位星际公主的故事。

鱼仔来了。

1.8

通话没有预兆地被掐断了,方夏飞快回拨,但耳边传来的只有忙音。

他握拳捶上身边雪白的墙壁,“林烨!接电话!!”

电话仍然无人接听,而门外他的妈妈已经在敲门了。

“方夏?你干什么呢,捶墙做什么?”

方夏把手机狠狠拍进柔软的被子里,这次只有一声轻微的闷响,像他没法跟任何人说出口的话。

他清了下嗓子,稍微抬高声音:“妈,我没事,不小心撞到墙了。”

妈妈念叨着离开了,方夏把脸也埋进被子里,死死压住了那一点细微的低吼声。

又一次,又一次了。

或者就告诉我你们都是游戏人物好不好?不要让我把你们当作真实存在来投入感情之后……再这么猝不及防地消失,好不好?

方夏偶尔觉得他和林烨是相似的人。

他们都有一点……也或许很多……孤独的、灼热的、埋在血肉里的……

不甘心。

2.8

“你凭什么靠一个女人赢了我,你凭什么……靠一个女人。”

林烨拔出带血的钢笔,掷到鱼仔脚边,张开双臂向后仰身,任由自己坠入大海。

“我会回来的……”

小方夏在干什么呢?手机已经不再震动了,他厌烦了一遍一遍拨打没人接的电话,扔下手机去做功课了吗?

他为什么要问……我会不会离开他呢?

“扑通”。

1.9

方夏选择的毕业旅行地点是香江。

当然不是随便选的,林烨提过的街道、建筑,吃过的馆子、美食,日常用语的方言习惯等等,早就被方夏一一拎出来研究遍了。

——之前说过的,方夏不太注意清理信息。

踏上香江的地面时,他心里还有些恍惚。

明知道林烨根本就是不同时空的人,为什么还是固执地……想要来看看呢?

或许,要不是条件不允许,他也会拼命赚钱想办法弄到一张宇宙飞船的船票,越过千万颗星星,去试图寻找他的安德莉雅公主吧?

安德莉雅和林烨,都像是他淡而无味的平凡人生中的……一场梦。

他去了林烨去过的码头、林烨走过的街巷,有些已经改名了,不过向路上的本地人打听一下,还是能找到。

林烨吃过的馆子有不少已经关业换新颜,彻底找不到了,方夏用了两天,才找到一家数十年的老店,有点感动地吃了一碗店里招牌的咖喱鱼蛋。

那确实非常美味。

“学生仔,鱼蛋好唔食呀?”

方夏猛一抬头,看见一个带着墨镜的彪形大汉正双手撑着桌子低头看他,来者显然非常不善。

方夏不紧不慢地又嚼了两下,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才点了下头,“挺好吃的,有何贵干?”

大汉假笑了一下,“起跟我走,我哋老细要见你。”

方夏皱了下眉头,他对粤语不怎么熟,刚才碰巧听懂了一句,这句就没听懂。

大汉可不管他听没听懂,拎鸡仔一样握着他的胳膊将他从座位上提起来,转身就走。

方夏百忙之中从口袋里摸出张票子扔到桌上,算是结账了,可还没等他往回抽胳膊,大汉就未卜先知地回过头,凶狠地瞪了他一眼:“僆仔老实啲,唔好逼我打晕你担走啊。”

方夏听懂了“打晕你”三个字,目光一垂,居然真的不再挣扎,乖乖跟着走了。

那一点不甘心突然翻涌沸腾上来,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去看看林烨口中的那个地下世界。

没有计划地将自己置身险地,这不是方夏的性格,和疯起来毫无预兆的林烨不同,方夏疯起来冷静而缜密,有计划有步骤,甚至还有备用方案。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他的计划和方案没有任何卵用了。

2.9

二十出头的男孩一身干干净净的白衬衫牛仔裤,像是从阳光里走出来的,美中不足的是他身旁肌肉发达的大汉一松开手,白皙细瘦的胳膊上就能明显看到一圈青到发紫的手指印,碍眼极了。

宽大的办公桌后,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俊美青年亲切地笑了笑,冲大汉招了招手,大汉憨笑着走过去,被青年拉着一只手放在桌上。

下一秒,一支钢笔刺进朝上的手背,穿透了整个手掌。

大汉惨叫一声,凶狠的表情完全被惊恐取代。

青年拍了拍他的手臂,柔声道:“我说过要客气些请他来,是不是?”

“我错咗,我错咗,对唔住,我唔敢啦……”

方夏像是整个人呆住了,他死死盯着刚刚做出了暴力行为,脸上却还挂着温柔笑容的青年,嘴唇开合几次,才微微发颤地吐出那个名字。

“林烨……?”

林烨也打量着他,闻言轻笑一声:“果然是你,竟然比我想象的还小,十年前你岂不是只有十岁?”

方夏愣愣地站了一会儿,从兜里掏出手机,翻开消息记录递给林烨。

“你最后一次给我电话,是在一个月前。”

3.0

逐渐洗白开始做正经生意的黑道大佬和离开校园即将步入社会的普通学生终于熬过错位的时间奇迹般地相遇了,这是故事的结束了吗?

也或许……只是开始。

“我觉得我做了一场梦。”

“我长得太难看,让你的梦醒了吗?”

“不,你长得太好看,让梦与现实重合了。”

少年的眼里有光。

在他们头顶,太阳很好,天是蓝的。

END

*由于原作未提及《旺角江湖》背景时间,所以查了同题材的电影《古惑仔》,影片中时间线是在1993-1997年之间,于是设林烨也是差不多的时间,方夏所在时间线比他晚十年。

*改了一个原作设定,设林烨的年代已经有了能发短信的手机(原文设定影片中用的是大哥大)

*是的,跨剧拉郎这个系列我还有很多坑,但是填坑……随缘,都是随缘【默默潜回深水区】

*阿灼!!催更秘密共享!!!!我知道你看得到!!!

*其实有一个细思恐极的隐藏剧情,我没敢写出来,但是太刺激了,忍不住分享一下【看到大家都在喊甜就知道你们肯定没看出来】
十年前林烨给方夏打的最后一个电话在方夏这边是一个月前收到的,两边有时差,那么这十年里林烨如果又联系过方夏,他全部都是收不到的
……你们猜林烨会怎么想?
要不是方夏同学非常机智的一见面就掏手机摆证据,下一秒就是……
深渊走钢丝的HE,看爸爸对你俩多好【】

评论(1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