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连公子了解一下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小蜘蛛世界第一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巍然绵亘,浮生迟迟。
风花雪月,都是你。

【末法王座】长梦

*文手挑战,以“我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你忘啦?就在昨天!”开头写一篇虐文……去踏马的虐文,我不!

*CP:威廉x林云


“我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你忘啦?就在昨天!”

威廉梅林的脸上洋溢着热情到有点谄媚的笑容,但他其实有点心累,也不太想笑。

这是玛法堂弟的私人炼金室发生离奇爆炸的第五天了,也是玛法堂弟第五遍问他一模一样的话。

玛法梅林的症状看起来有点像失忆,又不太像失忆……呃,如果是失忆,他似乎应该问“你是谁”?


林云有点发愁,他完全不想笑。

他根本没注意到亲爱的威廉堂哥正在愉快地【并没有】YY他失忆的狗血剧情,之所以每天都要问一句“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是因为自从那瓶失败方向有点奇诡的炼金试剂在爆炸中泄漏后,他每晚一闭上眼睛,就要在梦里度过一段莫名其妙的时光,而梦里的时间流速也有点奇怪,他有时候被困在那里三四天,有时候可能长达十天半月,可是醒来的时间永远是第二天早上。

至于为什么每次都只问威廉?

……谁让他每天醒来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永远是这货?!

……并且其总是用一种“天啊堂弟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迷好几天了!”的眼神凝视着他,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梦中困了好几天了……


梦中的记忆总是很模糊。

以林云的精神力,如果他愿意,他应当可以轻易回忆起梦中的一切细节,一丝一毫都不会出错,然而实际上,每次只要睁开眼睛,梦中的一切就会如幻影般远去,连碎片都不会剩下多少。

这天他睁开眼睛,一如往常地向床边守着他的威廉道了声早安,然后惯例般询问:“我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十天前,亲爱的。”

……这次他听到了不一样的答案。

……并且后面那个亲爱的是什么鬼?!

威廉眼神忧虑地微微俯身,谨慎地捧起林云的脸,柔声问:“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你还……记得我吗?”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林云冷静地掰开威廉的爪子:“亲爱的堂哥,你是觉得我把你和时间显现魔法的咒语一块儿打包忘了吗?”

“……”试图诱拐失败的威廉干笑两声,迅速而果断地改口,“上次见面当然是昨天,早上好啊玛法堂弟……我去看看你的早餐准备好没有!”

林云没有动,他望着威廉转身时在空气中扬起的袍角,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模糊的影子。

【“你喜欢蔷薇吗?”】*

或许……

匆匆离开的威廉忽然想起了什么,从门外探了个头,“堂弟,今天的早餐有新的花蜜和果酱,你喜欢……”

“白色。”林云喃喃自语。*

“……啊?”

“……蔷薇,白色?”

林云的语气带着点迷茫的不确定,但威廉只是很高兴地答应了一声,飞快地跑下了楼。

以林云的耳力,能够清楚地听到他声音愉快地吩咐着仆人:

“早餐要蔷薇花蜜,白色果酱!”

“哎呀你别管什么果酱了,总之要白色的!”

初醒的法师露出一个微微茫然的表情。

或许……

在每一个冗长的,暧昧不清的梦境里……

……会是他吗?

他摊开手掌,总觉得似乎该有一片纯白的花瓣,落在什么人的手心上。*


END


*打星号处的梗出自 @AzOTHNuclear 太太的《妄想回环》

太太快来,投喂啦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