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许星程x罗浮生】所以到底是谁和谁抢谁

*如果这是一个ABO世界

*主CP星罗棋布,其他一团乱麻,all生哥私货随时夹带,不排除友情和团宠

73.​

因为心里隐隐约约惦记着要哄前男友,罗浮生到底把最悬的一段给撑过去了,在山洞里困了一夜的两个伤员被风风火火送进了医院。

天婴还好一些,只是手上挖掘土石磨破的伤比较严重,其他就是虚弱和一些轻微的擦伤刮伤,而罗浮生手上的伤反而是他身上最轻的一处伤了,无论是野狼撕咬的伤口还是断骨和内出血都比这个严重得多。

当天夜里罗浮生挣扎着醒过一次,许星程一直守着,忙凑过去:“感觉怎么样?想喝水吗?饿不饿?能动吗?……别别别!我就随便一问你不用动给我看!躺下!躺好!”

罗浮生迷迷糊糊地试图动弹未果,很快在许医生的无情镇压中再次昏睡过去,又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这回许星程终于没在了,是洪澜红着眼圈在低头剥橙子。

……妹妹哎,咱们是剥橙子,又不是剥洋葱,你哭什么呀……

罗浮生想说话,但是嗓子干痒,没发出声音就先咳了出来,倒是也飞快让洪澜注意到他已经醒了。

洪澜立刻丢了橙子过来帮他轻轻拍抚胸口,端起水杯想喂他,又因为他刚接好的两根肋骨不敢随便扶他起来,一时手足无措地僵在原地。

罗浮生还没咳完,就笑了出来。

这又咳又笑牵动得他断骨处隐隐作痛,他却不怎么在意,笑够了轻轻一扬下巴,示意了下床头柜上的保温桶:“有粥,没有勺子?”

洪澜这才反应过来,取出喝粥的小勺,总算喂罗浮生喝了水。

这次罗浮生受伤,一大半要怪她鲁莽任性,洪大小姐心里头内疚自责又后怕,早将先前的飞醋扔到了脑后,喂完水放下水杯,就可怜兮兮地低下了头,双手手指绞在一起,乖乖等着挨骂。

罗浮生将她这小动作看得清楚,叹了口气。

该训的,逼问天婴下落的时候他已经都训过了,而且当时因为着急话说得还有些重,想必足够澜澜反省,现在紧急情况已经过去,再让他骂,他却也骂不出口了。

此事就此揭过,罗浮生不再提,洪澜却也不敢真的就当过去了不放在心上,在罗浮生卧床养伤的这几天里尤其乖巧,跟换了个人似的。林启凯来探望的时候啧啧称奇,打趣说也只有罗浮生能让这小魔女变家猫,罗诚更是见缝插针,明里暗里不知道说了大小姐多少好话,看样子恨不得拿红绳把他生哥和大小姐直接给绑了。

妹妹乖了虽然值得欣慰,但罗浮生这伤养得也不怎么一帆风顺,中间还是有那么两件糟心事的。

其一是帮里的三把手侯力趁着罗浮生受伤住院的空当,拿走了他本来一直稳稳抓在手里的码头管理权;其二是一位前来探病的客人——那位曾经在街上狭路相逢过一回的日本公主梨本未来。

东江的码头全归洪家管,而洪家的码头攥在罗浮生手里,若说之前梨本未来刻意来结交讨好还有道理可讲,可是如今这位大美人的态度仍然柔婉客气,看样子并不因罗浮生失势而放弃结交,就让罗浮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罗浮生先前曾经扣过日本商会红丸会的货,侯力趁机拿到码头后顺水做人情,将那批货给放了,罗浮生直言相告,省得这位公主殿下表错了情,梨本未来却是一笑置之,对罗浮生亲近主动的态度依旧,加上出众的美貌,连她omega的性别都无法阻挡洪澜的警惕心了。

临走前梨本未来留下了成人礼舞会的请柬,气得洪澜差点上去咬她。

罗浮生目送这位难缠的来客离开,若有所思地拿起她留下的请柬。

——去不去?

74.

另一边,天婴的伤不严重,早已出院回家,她倒不是不想来探望罗浮生,只是被洪澜严防死守地拦在了外头,许星程还要比她更惨一些,除了洪澜,还有个罗诚也防贼似的防着他。

天婴安抚好了为她着急上火的父兄,很快回到了台上,总算没有太过耽误演出,只是每每下了台,夜深人静之时,她总忍不住回想与罗浮生相处时的画面。

比起与许星程在一起的时间,她和罗浮生的相处真的不算多,但是每一次好像都很惊心动魄,从街头飞车抢生煎到戏院砸场救场,从赌场豪赌到舞会暗杀,从情敌相见到绑架遇险,从狼群追杀到山崩被埋……

她想起罗浮生身上萦绕不去的那股甜香气。

在浮动着血腥气的戏院里,在灯红酒绿的舞厅里,在衣香鬓影的舞会上,在天塌地陷的山洞中……他穿着皮衣的样子,白西装的样子,戴面具的样子,衬衫背带裤脏兮兮的样子……

天婴自己都惊讶自己居然能循着那股香气将每一个场景,甚至每一个场景里罗浮生的着装都记得这样清楚。

明明她只是个普通人,不像能够一闻倾心天雷地火的乾元和坤泽,信息素的气味对她而言与香水味没有区别。

可她居然如此印象深刻,甚至隐隐对那记忆里的甜香有一点上瘾。

她想……她或许有一点懂得许星程了。

罗浮生这样的人,就算是分手了,无法对他放手,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他是蜜糖味儿的毒药,是掺着剧毒的蜜糖。

75.

直到罗浮生出院那天,许星程才终于逮着机会见到他一面。

洪澜去办出院手续了,罗诚下楼开车,才被一直徘徊在附近的许星程找到了空子钻进来。

罗浮生一身宽松明亮的休闲打扮,不见皮衣短打的利落帅气,也不是西装衬衫时慵懒的美,米色的长风衣显得他整个人都小了两岁,半倚半坐着矮柜等待的姿态又乖又甜。

病房门敞着,许星程踏进门内,纵然一声没出,罗浮生也很快瞥见了他,不由得惊讶地站直了。

因为许星程身上穿的不是白大褂,也不是他那些花花绿绿的便装,而是一套深蓝色的警服。

许星程好几天没能在罗浮生面前出现,除了他身边两位的盯防之外,还有一个重大原因,那就是被威胁着派人搜救的许局长非常不满,强摁着这个不听话的儿子好好谈了一回人生。

罗浮生脱离了危险,许星程也就有了心思去应付他那烦人的爹,本来他在这上头是有着丰富经验,驾轻就熟的,但是这一回,许瑞安的话却破天荒地被他听进去了。

“觉得你的小伎俩得逞了,很得意?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需要靠我,如果你自己能够有能力,有权力去下令救人,或许能够更迅速高效地做到你想做的事?力量掌握在别人手中,你永远处于被动,你想要的东西没法用自己的手去拿,只能依靠别人施舍给你,这就是你追求的?”

许瑞安说得有道理。

许星程志愿成为一名医生,最初是为了罗浮生,可那时他毕竟还太过年少,只看得到罗浮生身上的伤,看不到他肩上的担子。

这次回来,他能够看得更加清楚。罗浮生是洪帮的少当家,握着东江小一半的势力,他要管事,要维稳,要争夺,要约束,要负责任,要有交代……

一切都不仅仅是打打杀杀受点伤那么简单。

做医生和做警察,哪个对罗浮生帮助更大?答案显而易见。

许星程的职业规划就这么看似很随意地跑偏向了另一个方向。

在罗浮生询问他这身警服由来的时候,许星程只是笑了笑回了句一言难尽,并没有多说两句解释一下的意思。

所谓职业规划,说到底不过是人生规划的一部分。

在许星程的人生规划里,罗浮生从来都是中心思想。

76.

罗浮生伤得不轻,伤筋动骨一百天,怎么也要养一阵子,先前的暗杀者还没抓到影子,谁也不放心他这么着回美高美去住,先是洪澜一顿求,再是林启凯一顿劝,最后洪正葆出面拍板,让罗浮生养伤期间暂时住到洪家的别墅里去,安全有保障,生活上也有人照顾。

洪正葆本来的意思当然是洪家有的是下人给义子使唤,但无奈他的宝贝女儿不干,大小姐亲身上阵伺候人伺候得乐乐呵呵的,罗浮生也不习惯让人伺候,除了实在拒绝不了的时候,一般都支使罗诚,最后这两位唯二能近身的干脆商量着排了个班,洪澜白天罗诚晚上,把罗少当家安排得明明白白。

不过也幸好他们俩分开了轮班,罗浮生才有机会避开洪澜,差遣罗诚去给天婴带了个口信报平安,免得她担心。

在医院和美高美两头都没找到人的天婴这才知道罗浮生的去向,总算放下了心,没有演出的时候总要到洪家附近绕一绕,希望能有什么办法见一见罗浮生,亲眼确认他的伤没有大碍了才好。

这一天她绕着绕着,就撞见了同样在附近溜达……不,是巡视,的许星程。

天婴还不知道许星程闹着玩一样的转了职,看见他的打扮有点惊讶,却也不是很关心这件事,这人感情都能是假的,谁知道所谓的职业理想是不是真的?

天婴不想跟许星程说话,看见他转身就走,倒是许星程主动搭了话,搭的这句话她还不能不接。

“你想见罗浮生?”

天婴哪知道许星程不过是看她走的路线随便诈她一下试探,一听罗浮生的名字就转了回来,顿时被人看穿得一清二楚。

天婴没答话,许星程又接着问:“你要见他干嘛?”

天婴听他这副把罗浮生当他所有物的盘问口气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又救了我一次,我当然应该当面感谢他,但是这关你什么事?许少爷连这都要管?”

许星程随便摆了摆手:“什么救不救的,你们那是相互扶……相互帮助,我看当面谢就不必了,我帮你转达一声就行了。”

天婴被他气笑了,忍不住反唇相讥:“许星程,罗浮生现在可是住在洪澜家里,我进不去,你难道就能进得去了?”

许星程矜持地挑了一下眉头:“不劳费心,我自有办法。”

天婴立刻追问:“什么办法?”

许星程却不上她当,继续矜持:“不告诉你。”

天婴头一回觉得此人如此欠揍,比他坦白真相那天晚上还要欠揍一百倍。

TBC

太困了写不动了有点少……

好消息是天婴开始跟程程抢生哥了,坏消息是大纲要偏离剧情了推进会艰难很多……

进度:第14集

评论(58)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