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不可抵达之处,当有玫瑰凋零——评越山丘老师《雪国记》

*含有剧透,建议先阅读原文

@越山丘

越老师的《雪国记》,以其灰暗的色调,沉冷的画风,精美的文笔,致郁的哀伤,适配各种虐里虐气的粤语歌曲,比如毛衣老师用了bgm《暗涌》,那我就用一首《少女的祈祷》好了,诸位,我不是卖安利,歌词实在惊人的适配了,不信去听!

序章的开始即是歌词的开始。

沿途与他车厢中 私奔般恋爱
再挤逼都不放开
祈求在路上没任何的阻碍
令愉快旅程变悲哀

沿途是大雪纷飞,逃亡中的两个人挤在车厢里,像一对私奔的恋人——确实,差不多也就是这样——赵云澜因为寒冷挨着沈巍,缩进他怀里,两个人挨得紧紧的挤在一块儿,一个缩着,一个抱着,谁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这是一场逃亡,当然并不愉快,却在这一方被寒冷侵袭的拥挤天地里,圈出了一小片安逸的世界。

运气两次绿灯都渡过了
与他再爱几公里
当这盏灯转红便会别离
凭运气决定我生死

但是阻碍和悲哀都会有的,谁都知道。

看完全文之后回到开头,列车上的这四五天时间,已经是他们距离自由和幸福最近的时光了,所以会希望这距离再远一点,列车再慢一点,让他们这样窝在小小的车厢中,私奔般的再多爱几公里,慢一点再到达,晚一点再去面对命运和别离。

我意识到赵云澜是人类,是在非常早的时候,一开始的怕冷尚不大算数,笃定该是在序章一句描述沈巍的话里——“他从头发丝到脚后跟,全是人类所创”,至此我就已经确定,赵云澜就是那个创造了沈巍的人类。

为什么呀?

因为我相信在一篇正经的巍澜文里,这样带着暧昧色彩的描述,一定属于他们两个之间。

功夫在文外,几乎是作弊了!

第一节,对大庆的前后两次描述很有意思。

第一次说它“全身上下除了电子眼外都是活物”,这句话有种温热生命的鲜活灵动感,第二次却说“可能是这世上最后活着的一只猫,它也不完整,它银白色的右眼昭示着科技夺取它生命的开始”。

我心里就咯噔一声。

前面说过我很早就确认赵云澜是人类啦,这两段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在猫而在人的描述暗示看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以猫对照人,这两句的隐藏含义大概是,赵云澜身上应该是除了那只胳膊都是“活物”——都是人类的血肉;赵云澜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活人,而他的胳膊,就如同猫的眼睛,是科技夺取他生命的开始。

车很美,不多说了,说一下感到有趣的一句话,“每代仿生人都是人类的产物,他们作为死亡的替代品完美复制了所有人类的欲望”。什么叫“死亡的替代品”?诚然现在来看仿生人把人类给赶尽杀绝了,他们确实是人类灭亡后的接替者,那么开始呢?他们被制造出来的初衷呢?也是这个词吗?是否人类制造他们的最初目的是“替代死亡”?如果只是当作工具利用,为什么要复制人类的情感和欲望?如果是这样,那么最后的结果是完全背道而驰了,正是人类打算拿来“替代死亡”的东西,造成了人类的灭亡,大概是一个本世界观下的哲学嘲讽【……】

第二节,“在为基站卖命以前呢?好像不大记得了”,第一次说明赵云澜失去记忆,“他这辈子是为谁卖命的?沈巍呢?”,第一次提出两人人生观价值观上的问题。

赵云澜为何而活?可以为谁而死?有什么使命?有什么愿景?从前的不知道,忘记了,现在只有沈巍,可以为他活,为他死,以他为使命,以他为愿景。

……沈巍呢?

第三节,对仿生人统治下的九号城的描述我一个旋转跳跃式赞美!太科幻画面感了吧,赵云澜几次说“自然已死”,但是他住的地方有草有猫,还能闲着没事种种花看能不能种出个茄子……虽然贫瘠荒凉,却有生命的气息。

反而是在这座虚假繁华的冰冷城市里,人造的太阳,模拟的朝霞,怪物一样可怖的仿生人明星……处处充满了荒诞感,身体力行地诠释了什么叫“自然已死”。

插一句,戴着手铐摘眼镜的巍巍A爆了!

接下来这一段很沈巍,很赵云澜了:“老楚,要不怎么说你一点都不了解沈巍呢。别说找他了,要是沈巍真的有事,那他被推进销毁处的第一个念头也绝对是要我陪他一块儿死。”

是是是,你了解,还有谁能比你更了解他。

不愧是巍巍,殉大封也要拉着云澜一块儿死,被销毁也要拉着云澜一块儿死,鬼王刻进骨子里的自私占有欲像吸血藤蔓一样把赵云澜缠绕得严严实实,而澜澜也不愧是澜澜,想要就给,一起死就一起死,没在怕的。

只要有一丝希望,就要活下去,可是你若要我陪你去死,我便欣然赴约。

第四节,笔记本我本来以为是云澜的,可是想想也不应该不认得自己的笔迹,又有疑惑,后来知道果然不是他的……这又是另一段故事。

“沈巍,我可以跟你去任何地方,但是我想知道今天让你离开跋涉千里都要逃回来的九号城的原因。”

是你呀,都是你。他如今要离开时为了你,他当初跋涉千里都要回来也是为了你,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说明具体原因,但是猜也知道,沈巍对九号城根本毫无好感,只可能是云澜想要回来,他就带他回来,背着他穿过风,踏过雪,从近在咫尺的自由国度,回到那遥远冰冷暗藏杀机的城市中去。

而云澜为什么想要回来呢?

大概是作为“人”的一点对家乡的眷恋吧。

那么沈巍隐瞒的原因也可以猜到了,赵云澜毕竟是世上最后一个活人,他像落进妖怪洞穴里的鲜活血肉,无辜无知如羔羊,冰冷的机械们虎视眈眈,他们乐于拙劣地去模仿生命,却容不下真正的生命存活。

钢铁的丛林里,不容许柔软花朵的存在,它们欣赏它的美丽,但是不允许它生长。

第五节,雪国之夜的回忆。

“小巍,回九号城。人类没了,我们要回去。”

雪国太冷,不是他的埋骨地。

猜测验证,果然如此。

“这点程序的初始代码被赵云澜以各种不要脸的挑逗方式输入后”,于是再次验证,果然云澜就是沈巍的制造者。

“你临阵倒戈以图存活,杀了激进派来保护我,都没关系。”所以你看伏笔处处都有,激进派当然是要搞死人类那一派,沈巍杀了激进派要保护的,当然是个人类。

还有“在赵云澜最后一次睡眠又苏醒时”,以及“沈巍电量耗尽,在赵云澜身上休眠了”,说云澜时的用词是“睡眠”,而沈巍则是“休眠”,我们还能看到沈巍常常有关于“电量不足”“电量损耗”的描述,而云澜只有“累”。

真相隐藏在无数细节里,过早地预定了悲剧的收场。

“赵云澜并没有希望真的得到沈巍的纠正”,“他思前想后挑出了最可能的一种事实来与沈巍对峙,挑中的理由很简单——他信沈巍所作所为的出发点都是因为爱着他”,来对应这两句歌词刚好——

用两手遮掩双眼专心倾诉
宁愿答案望不到

赵云澜想知道真相吗?想。

他是真正想要知道所有的事实真相吗?未必。

或许他其实潜意识里害怕着真相,恐惧着那个结局里提到的“逃无可逃的未来”。

这时候的他毕竟还能有一点盼头,有一点希望——

唯求与他车厢中 可抵达未来

第六节,车还是很美,不说了。

云澜在山坳里找到了一朵玫瑰。

他撒下去的种子给了他回应,在这冰冷的世界赠予他热烈的回应,她那么鲜活,美丽,娇嫩,他赶走了大庆,而幸好又有一个美丽的生命陪伴他走过接下来的旅程。

或许能让这个世上最后一个活人,感到不那么孤单。

战斗同样有种孤绝的美。

“他没得逃,不能输。”

长鞭破风。

第七节,他们在途中还能轻松地讨论一下“透视眼”的话题,实在是可爱的。这一节是歌词的这一段:

唯求与他车厢中 可抵达未来
到车毁都不放开
无论路上历尽任何的伤害
任由我决定爱不爱

“前面还有至少四天的路程在等待他们。而面对步步紧逼的仿生人军队,他们不知道还能挡掉多少波。沈巍握住赵云澜的手,他不慌张,一如赵云澜所想,不论生死,只要赵云澜和他在一起,他就什么都无所谓。”

……适配度真的是很高了!

这里还提到了老楚和小郭的过去。

“人类政府禁止人类与仿生人发生感情,他俩在外逃的路上被人类政府派出的仿生人追杀”。

前半句的暗示很明显了,巍澜显然也是同样的情况,有意思的是后半句。

他们是被“人类政府派出的仿生人”追杀。

那时他们不容于人类,现在他们不容于非人。

举世皆敌,茫茫世界,似乎只有那一处漫天飞雪的寒冷世界能够给他们一隅容身之处。

但也只是似乎。

他们两次到了雪国,可是雪一直平静无声地落着,雪国静默地看,并不会伸出援手,我在想,或者所谓的容身之处,所谓世界角落,寒冷到追兵不可抵达之处,从来只存在于无处可逃之人的想象。

他们没有归处。

第八节,终局。

我要开始唱了。

祈求天地放过一双恋人
怕发生的永远别发生

“小问题,小巍你别怕,我给你换上。我拆我的给你换上。”

不要,请不要。

“沈巍的眼睛里已经没有无助了,只剩下莫名的惊恐。他眼睁睁看着刀尖抵上赵云澜的胸口正中央,利刃按下去时能够听见血液迸溅的声音。”

“可现在他的手触及到了一片温热,他试探性的握住了自己的心脏——一颗柔软的、剧烈跳动的心脏落进他的掌心里。”

“我曾打开你的胸腔,想要剥夺掉所有会拆散我们的秘密。”

你的谎言杀死了他。

你的爱杀死了他。

你杀死了他。

然而他说:“别怕,小巍。我爱你,别怕。”

赵云澜带着满身鲜血俯下身去吻沈巍的眼睛。

祈求天父做十分钟好人
赐我他的吻,如怜悯罪人

他取出那朵花。那是陪伴赵云澜最后旅程的,世界上最后的柔软娇嫩的生命。

他在世上最后一个活人的生机消逝之前,让她代替自己,住进沈巍的心脏里。

“人类灭亡的第一天,沈巍的心,是玫瑰花做的。”

不可抵达之处,当有玫瑰凋零。

比如神秘无声的落雪之国。

比如沈巍的心脏。

评论(9)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