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许星程x罗浮生】所以到底是谁和谁抢谁

*如果这是一个ABO世界

*主CP星罗棋布,其他一团乱麻,all生哥私货随时夹带,不排除友情和团宠

51.

罗浮生并不知道,罗诚敢拿“把许星程招来”这件事威胁他,其实还是有点倚仗的。

仗的就是许星程人没在医院,这位少爷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一下班就跑没了影,要真把他给招来,罗诚第一个就不乐意。

罗浮生烧得昏昏沉沉,一时也想不了太多事,打了针很快睡着了,洪澜忙着照顾他,也把天婴的事情忘到了脑后。

罗诚办事周全,将大小姐忽悠走的同时还留了人在戏院看着,暗中护送天婴回到住处才算完,那被使唤的小弟也实诚,送完了人没自己回家睡觉,还要跑医院汇报一声。

“天婴姑娘已经安全回家了,然后还有件事……我回来的时候,在旁边的小巷子里看见许少爷了。”

看见许星程本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罗浮生手下这帮人,以罗诚为首,个个以为他们家生哥对天婴姑娘有意思,连带着对未来大嫂身边出现的疑似爱慕者十分紧张,生怕自己一个疏忽,生哥头上就带了颜色。

罗诚心里冷笑一声,追问道:“他在那干什么?路过?”

“不……不是吧?”小弟犹豫着答,“我看他站的位置,应该是对着段家班那个小院子的厢房,可能,可能是……”

“可能是什么?”

罗诚还没来得及出声,洪大小姐就从旁边大步走了过来,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罗诚心里叫一声苦,心说生哥让护着天婴姑娘的事到底还是要被拆穿了,大小姐可该更生气了,没想到洪澜却没问这个,而是盘问起另一件事:“深更半夜的,许星程去段家班的住处干什么?他和段天婴什么关系?”

罗诚忽然福至心灵,忙掐了旁边小弟一把,制止他开口,自己故作惊讶地回答:“大小姐不知道么?天婴姑娘是许少爷的女朋友啊!”

洪澜一呆,睁大了眼睛:“什么??姓许的他……”

段天婴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小丫头在洪澜心里的警戒层次完全赶不上许星程,且不说那家伙总缠着罗浮生动手动脚,也不提林大哥说过的他和罗浮生以前有过一段,就说他归国派对的第二天——洪澜实实在在地,在罗浮生身上闻到了属于许星程的alpha信息素气味,明晃晃地昭示这个畜生头天晚上对她的浮生哥干了什么。

尽管不是完全标记,也足够洪澜气得想将此人碎尸万段。

她当然不想姓许的继续缠着浮生哥,可是按她的想法,许星程消失的方式应该是离开东江或者被人打死在街头之类,而不是找了个女朋友。

他把罗浮生当成什么!

而且……而且听罗诚的意思,这对狗男女早就厮混在一起了,而许星程这些日子里分明还在缠着浮生哥!他自己缠着还不算,还要带着他的新欢一块儿!欺人太甚!

罗诚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许多曲折,还在庆幸自己急智,临时找的理由既能化解大小姐对天婴的敌意,又能将许星程与生哥划开界限,犹自在一旁煽风点火:“许少爷也真是,都有了女朋友了,还天天往生哥这里跑,也不怕冷落了女朋友,人家女孩子生气吃醋了怎么办?”

52.

关于晚上演出洪大小姐上台闹场的事,天婴的解释是一场误会,一来洪澜才一上台就被罗诚拽住了,没来得及说几句话,二来九岁红还在医院,长辈不在,一众师兄师姐也不好对小师妹多加盘问,因此只有段天赐气冲冲地数落了天婴两句,便算过去了。

回到房间不多会儿,天婴听到窗外传来熟悉的格格轻响,是有人在外如同敲门一般,在轻敲她的窗棂。

天婴眼睛一亮,知道一定是许星程来了,忙去打开窗子,许星程果然攀在外面,见她来开窗,向她一笑。

天婴本想问他深夜来有什么事,心里却忽然想起一事,不问有些不安心:“星程,有件事……”

“天婴,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想跟你说,”许星程却收了笑容,脸色严肃起来,“你现在有空吗?”

天婴不知为何,心里隐约有了些不好的预感:“我……有空,你进来说吧?”

许星程眼神一瞥她的闺房,迟疑道:“不太合适,我就在这里说吧。”

许星程从前来找天婴的时候也曾翻窗进过屋,那时可没有这样避讳,天婴心中不好的预感更重了:“那……那你说吧,什么事情?”

“首先要说一句对不起。”许星程姿势别扭地微微弯腰低头,勉强算是半个鞠躬,“天婴姑娘,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天婴莫名:“道歉?你要道什么歉?你做错了什么吗?”

“我做错了,我欺骗了你的感情,对不起。”许星程不再拖延,干脆利落地摊了牌,“相信你感觉得到,之前一段时间我一直在追求你,但那并不是因为喜欢你……如果你还没动心,那就太好了,如果你已经动了心,我为对你造成的伤害再次道歉,真的很对不起。”

天婴睁大了眼睛:“你……你说什么?”

说话要说全,既然解释就解释完整,许星程也没想再瞒着她:“我追求你,是因为我以为我的心上人喜欢你,我怕他被你抢走,所以想先下手为强,让他死心。”

天婴简直无法理解他的逻辑:“你,那你怎么不去找你心上人,你找我干什么啊!”

“我们几年前分手了……他一直不想理我,我没办法,才想了这个馊主意。”想到罗浮生,许星程严肃的眼神柔和了一点,“他知道这件事后把我骂了一顿,说我不该把你牵扯进来,欺骗你的感情,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想怎么罚我都行,继续当朋友我知道是不可能的,绝交,打我一顿或找人打我一顿,或者你开心的话找把刀子捅我两刀解气也可以,我都接受。”

天婴头脑一片混乱,好半天才理解他的话:“……等等,你的心上人喜欢我……?你,你心上人是个……女孩子?”

许星程笑起来。

“他不是女孩子,他是个ome……是个坤泽,是我至今为止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他在天婴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轻而慎重地回答。

“他叫罗浮生。”

53.

许星程在深夜的街道上狂奔。

谈话的最后,他想起最开始天婴似乎是想对他说什么,只是被打断了,就多问了一句:“你开始的时候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天婴关窗的动作顿了一下,冷冷道:“罗诚说罗浮生病情反复了,不知道是真是假,我本来想问问你,不过看你不怎么担心,应该没什么事,我要睡了,许少爷自便。”

天婴说的没头没尾,许星程哪会猜到罗诚说这话是为了忽悠洪澜给天婴解围,顿时心急如焚,一路狂奔回医院,找到值班护士一问,才知道自己下班后离开这短短几小时间,罗浮生竟然发起了高热,并且还一度拒绝打退烧针。

多大了还不肯打针?这么多年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许医生气势汹汹地大踏步来到罗浮生的病房,才推开门,就被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味儿逼得退了一步。

洪澜。

高跟鞋击地的清脆响声由远及近,洪澜一步步走到病房门口,一手扶住房门看向许星程,妆容精致的脸上第一次连表面的客气或无视也不再维持,如同结了一层寒霜。

“滚出去。”

54.

第二天早上林启凯来探望的时候,捡到了一只蹲在病房外面的许星程。

林大哥是个明白人,一看屋里屋外的情况就懂了,许星程肯定是被洪澜赶出来的。

说起来,许少爷对洪大小姐没脾气,还是罗浮生教育的结果。

这两人从小就互相看不顺眼,放一块儿就得掐,罗浮生当哥哥的,当然是更护着妹妹,导致许星程看洪澜更加不顺眼,更不顺眼就更要掐……如此恶性循环。

后来罗浮生被许少爷成功弄到了手,成天听他那点争风吃醋的小抱怨,才明白他为什么不喜欢澜澜。

罗浮生爱护短,虽然恋人和妹妹都在他护的范围内,但在两人之中当然是更偏心妹妹一些,一搞明白原因,他就开始对许星程进行约法三章的家规式教育。

第一,洪澜生气时一定要顺着她;第二,发生争执时不许动手,还手也不行;第三,如果澜澜生气哄不好,许星程必须吃下一整盘洪澜出品的小饼干赎罪。

在亲口品尝过一次小饼干之后,许星程就发誓再也不去招惹这位小姑奶奶了。

其实如今早已没人会笑得像只小狐狸一样逼他吃那些味道可怕的饼干,但是在洪澜用高跟鞋踩他脚的时候,许星程还是只能痛苦地跳脚两下瞪回去一眼,在洪澜真正生气的时候,许星程还是习惯性地顺着她的意思退出了病房。

他越过洪澜的肩膀遥遥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罗浮生,心说,滚出去就滚出去呗,还能怎么办。

跟你吵起来的话,你哥要不高兴的。

55.

罗浮生已经醒了,退烧过后显得有些疲惫虚软,洪澜喂了他一碗粥,然后惯例地被林大哥哄去休息,洪澜死活不放心把浮生哥单独留给许星程,林启凯拗不过她,只好扯着许星程一起送她回家。

许星程在病房外头蹲了半宿,一直也没机会跟罗浮生说句话,只来得及回头冲罗浮生做个口型,汇报自己已经完成了道歉任务,让他放心。

罗浮生放不放心?他当然不放心。

小姑娘家情窦初开就遇上了感情骗子,换了谁也没那么容易过去,罗浮生心里已经把天婴当成了朋友,总觉得自己不去见她一面不合适,正好能管他的三个人一口气都走了,罗少当家立刻喊来了并不敢管他的罗诚,让他去约天婴出来。

罗诚虽然不敢管他生哥,却能尽量把他哥安排得舒舒服服,他自己跑去找天婴,另安排了人为罗浮生开车,千叮万嘱绝不能让生哥碰他的宝贝哈雷,车一定要开得稳,慢点不要紧,不能让生哥坐不稳当伤口疼。

没想到路上还是出了点意外。

罗浮生鲜少乘坐四个轮的车出行,好不容易坐一回,居然迎面对上了日本商会“红丸会”的车子。

道路狭窄,两车对行,谁也过不去,罗浮生一步不让,司机担心少当家伤没好全,跟对面起了冲突不好收场,又不敢违抗少当家的意思,对面本来也是态度强硬,半途却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身穿振袖和服的绝色少女打了圆场,掉头让路。

那自称梨本未来的日本少女似乎对罗浮生颇为有意,话语温柔,秋波暗送,当然全都被罗少当家一并无视了,司机心里直嘀咕,少当家的魅力真的是挡也挡不住,乾元往上扑还能理解,这会儿居然就连坤泽也往上扑……还是个倭国的坤泽。

另一边,梨本未来回到车上,向舅父贺真吾微微颔首。

“确实是月夜见之子。”

56.

由于中途耽搁,罗浮生到达约定地点时天婴已经先到了。

罗浮生在天婴对面坐下,心里颇为过意不去,略去寒暄,开门见山道:“澜澜昨天晚上去给你们捣乱的事我听说了,这件事是她做得不对,真的特别对不起,梨园行的规矩,人在台上,戏大如天,我妹妹她不懂事,我回头一定好好教训她。”罗浮生本来是为了许星程的事约天婴,没想到在路上充当司机的小弟顺便把昨天晚上洪澜去隆福戏院闹场的事给他汇报了,这回正好两件事一并说,“还有……那,那件事……星程已经都跟我说了……我……”

天婴没想到他伤还没好利索,急着约自己出来是要说这个,她本来对罗浮生是有点怨气的,但是经过一夜辗转,也想明白这事主要还是怨许星程,罗浮生被他盯上,说不定比自己还倒霉,因此心态平和了许多:“来捣乱的是洪澜,骗我的是许星程,不对也是他们不对,跟你有什么关系?”

罗浮生蹙眉:“可他们都是因为……”

对比昨晚许星程“我错了,但是我错都错了,还能怎么样,怎么处置你划个道吧”的态度,罗浮生的愧疚和过意不去显得格外真诚,天婴不由自主地被他逗笑了:“罗浮生,你是不是什么错都喜欢往自己身上揽啊?”

罗浮生立刻道:“不是,这怎么能算揽,这个事因我而起,我肯定不能当作不知道对不对?而且……”

“好,那我就跟你算一算。”天婴也正经起来,认真道:“你帮过我好几次,还救过我的命,现在你为一件错不在你的事情来向我道歉,你说我怎么接受?”

罗浮生不认同:“但是和我有关。”

“好,就算和你有关,你非要替许星程和洪澜道歉,那……”天婴眼珠一转,“那这样,当初我哥的欠条那件事你还记得吧?”

罗浮生很爽快:“那件事不算了,一笔勾销。”

天婴却摇头:“那不行,我段天婴说话算话,一码归一码,当初确实是你帮了我,我答应你三个愿望,这是一件事,现在这是另外一件事,我的条件就是,你也要答应我三个愿望。”

罗浮生一愣,失笑道:“你学我啊?”

天婴挑起眉:“少当家就说你答不答应吧?”

“那……”罗浮生故作为难地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那行吧,那就一言为定。以后天婴姑娘但有所命,罗浮生无所不从。”

天婴调皮地眨了眨眼:“少当家金口玉言,可要说话算数。”

罗浮生举起右手,指天发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TBC

注1:(私设)如同中西方对三种性别各有不同称谓,日本也自有一套命名体系,他们借用日本神话传说中“三贵子”的名字,分别称alpha、beta和omega为天照之子、须佐之子和月读之子,若第一性别为女性者,则照同样的规律称为“某某之女”,而其中月读又名月夜见,梨本未来的意思,就是确认了罗浮生的性别是O,跟生哥他爹妈木有半毛钱关系,我晓得你们要瞎猜,所以一定要写个注释【……】

注2:洪澜,罗诚,许星程等对人物关系都有各自不同的理解,脑补出来的剧情都不一样,是因为他们知道的信息各有不同而且都不全面,目前真正拥有完整信息量的大概只有生哥和林大哥

注3:目前已经出现了一些细微的蝴蝶效应,比如天婴为什么没有雨中罚跪?因为九岁红没有出院,洪澜闹场的时候他不在,他为什么没出院?因为天婴被糊了蛋糕跑出去之后许星程没有去追她而是选择在屋里调戏生哥,导致九岁红没机会看见天婴和许星程在一起,而因为生哥不喜欢天婴,也没有要求天婴每天去照顾他两个时辰,所以也没有护士八卦说闲话,老先生当然也就不会受刺激提前出院

注4:星罗一夜情的事大小姐忍到现在才发脾气的一大原因是她之前认为生哥是自愿的并且隐约猜到他俩有事,所以是一个“就算你捷足先登我也要把浮生哥抢过来”的态度,现在则是“姓许的人渣骗身骗心浮生哥完全是被欺负了还蒙在鼓里我要保护他”

暂时就想到这些需要解释的,有疑问请评论区问我,不排除确实是bug的情况【】

目前进度:剧版11集,开始引入书版情节

最近都在头秃走剧情,写得越来越不好玩了……【暴哭】

评论(49)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