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万物始终如花,岁月温柔如你——评maxilla女神《如花》

@maxilla

说了好几次不写了不写了的m女神,又一次破誓写起了镇魂,还能说什么呢,那当然是……评论跟上呀!

如花,不同于万山青、满江红、不孤、无晦的大气魄,没有什么万山之魂,芥子须弥,天下苍生,黄泉之主,只有这么两个人,平平淡淡地过生活,像最普通平凡的人间夫妻。

颓藤,开头我没注意到第一句话里隐含的信息,所以一开场交代他们搬到这样一所朴素的,透着老旧气息的房子里,我有点觉得不对劲,想想赵处长表白的时候怎么办事的,房本拍在沈老师面前说我把积蓄都花光了换个新房子,然后一顿描述,几室几厅,都用来干嘛,离学校多么近……听他讲,就可以想象到这新房子的簇新美丽,那可和这一段中描写的完全是两个画风。

这一段的描写很细琐,从落水管到葡萄藤,明明只重点写了这么两样东西,但是这处地方的那种旧式的安静宁和感,就仿佛扑面而来,它应该在深巷中,石板路窄窄的,两侧是斑驳的石墙,因为偏僻,所以少人声,只有阳光,雨声,偶尔的犬吠,小贩路过时唱歌一样的叫卖……非常岁月静好。

可还是不大对。

“前赵处长拖着病体”,赵云澜怎么了?他生了什么病?

就有点慌。

白蚁,这个租房价便宜得我都惊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赵云澜看东西竟然重影。

他怎么了到底,难道眼睛又要瞎?

就十分慌。

琐事,必须得说这个车我第一遍就看懂了,这肯定不是我的问题,我觉得女神写得还是挺直白的,这么多描写呢,比甜甜的尾气明显多了……

赵云澜看沈巍眼光离不开的时候,我更慌了,这是命不久矣的意思吗,到底什么情况这么严重?而当这段最后沈巍说“我们都要习惯一下”的时候,我整颗心都凉了!卧槽怎么了!怎么回事!难道不止澜澜,巍巍身体也出问题了吗,他们俩……然后我突然反应过来,返回开头,重新看被我漏掉的细节,才明白原来第一句是这个意思。

沈巍不教书以后,他不教书不是因为要结婚过日子离职了,他是退休了。

原来他们都老了。

所以他们搬到安静老旧的房子里,所以赵处长一改他年轻时候对宽敞明亮大房子的审美,同情起一株半死不活的葡萄藤,说留着吧,挺好看,所以他看东西会重影,不是要瞎,是因为眼花了。

所以沈巍说他们都要习惯不看对方,因为离别将近了,要提早开始准备。

牙患,几句诗豁达开朗,平淡自然,放在这个情境下,竟有一点淡淡的温暖。

沈巍说,他曾经有一朵花做朋友,花开花谢年复年,后来它不再开了,他说万事万物必有始终,但我不认为他在那时就已经真正透彻,因为他心里还有挂碍,还有遗憾,还有所欲求而不得。

现在没有了。

他的牵挂在身边了,遗憾被填补了,所求也求到了,很多事情也就不必去计较在意。

或许是和赵云澜相守之后,他才真正理解轮回的含义。

心乡,赵云澜先走了。我不知道“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意思是不是说沈巍还是入不了轮回,也不知道他清亮好似不再年迈的声音是不是代表着他其实并不会老去,他的衰老只是为了和赵云澜一起变老而做的一些小把戏,但我知道这些都是小事。

他们坦然面对万事万物的始终,干净堂皇地走进轮回,亲吻花,拥抱风。

此后人间再无不可去之处,磊落山河,天地暖阳,雨雪霜风,花鸟鱼虫。

哪有一处不可怜。

评论(25)
热度(329)
  1. Gloaming&Superficial°maxill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