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远江无雨

远江无雨,我却总在落雨的夜想念你

杨小千失眠了。

穹顶消失后的第一个月里,他几乎每晚都难以入睡,不过那段日子里与救援部队和国家相关负责人交接的忙碌多少让他充实。

然而今夜是他难得的空闲时光,他暂时无事可做。

这时的失眠就分外扰人了。

他想起陆游的一首诗,诗中说“夜阑卧听风吹雨”。

窗外确实有雨声。

并非滂沱大雨,也非绵绵细雨,有些吵杂,却也不到令人心烦的程度,更似单调催眠的白噪音,让人神思一晃,就飘去了遥远的不可及处,平白牵扯起某些从前未曾注意的细微小事,黑白默片一样闪回脑海。

远江无雨。

穹顶笼罩之下的远江,是落不进一滴雨水的。

但有阳光温柔地透射而入,带来一点暖,也仍有风,送凉,送爽,猎猎地拂起他风衣的衣摆。

只是没有雨。

他从前倒未想过这事。

远江是有水域的,虽不临海,但有江河,这是活水,有尾有源,就算穹顶将它从中截断了,它本来的水也还在。

而有阳光,有温度,就有蒸发,水循环,这是最平常不过的自然之理,即便穹顶像个玻璃罩一般将远江倒扣其中,阻隔了一切来自天穹的无根之水,那么由地面水域蒸发而上的水汽去哪了呢?它们难道不该如附着在锅盖上的水珠一样……化雨而落么?

他忆起穹顶消失的那天,终于有雨丝飘落,凉沁沁的,温软,湿润,无声昭示漫漫长夜走到了尽头。

然后呢?天亮了吗?

他终于有了一点困意,窗外的雨声愈柔,风却停了,像怕惊扰了少年领袖难能可贵的睡意。

夜阑卧听风吹雨,远江声声入梦来。

嘘,他睡着了。

END

我其实不想知道远江为什么没有雨,我只是想他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