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许星程x罗浮生】所以到底是谁和谁抢谁

*如果这是一个ABO世界

*主CP星罗棋布,其他一团乱麻,all生哥私货随时夹带,不排除友情和团宠

*因为剧里许星程实在是太过分辽,所有人(我也是!)全部都想暴打他!为了防止路过的小可爱不明真相误入加个预警,本文私设中,许星程和生哥从前是恋人关系,并且一直喜欢的都是生哥,而且在生哥的引导下他不会长歪还会慢慢近朱者赤,基本和剧里可以分开看待。我想要生哥好好的,他爱的人没有刻意去伤害他,他的温柔和付出都被看到,都有回报。

这个设定下的故事,可以接受的话请进,仍然觉得接受不了的姑娘请避雷哦!

40​.

罗浮生从混乱模糊的梦魇中挣脱,睁开眼就见病房里坐的坐站的站,连自己这个伤员在内居然塞了四个人,规格那是相当高。洪澜和林启凯一人占着一个小桌子一坐一趴的睡着了,靠墙站着那个倒是醒着,见他醒了也没出声,就两手抄在兜里,安安静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但是看那双熬红了的眼睛,说不准是这么着看了一整夜了。

罗浮生只看了他一眼就错开了目光,自己拽着床栏要起来,许星程顿时顾不得再生闷气摆造型,急忙一步窜过来,把他乱扑腾的爪子拍下去,慢慢扶他起来。

出了这些动静,洪澜和林启凯也被惊醒,忙围了过来。

洪澜又哭又笑地抱怨浮生哥这回吓坏她了,林启凯长长松了一口气,也笑着打趣了几句。

“你这回啊,可是多亏了星程和天婴姑娘,要不是人家给你紧急输了血,你都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借调的存血过来。”

“谁?天婴?”罗浮生一惊,“她怎么还给我输血?她没事吧?伤到了没有?是不是受了惊吓?”

此问一出,三个人顿时黑了两张脸。

洪澜率先转移话题:“……医生说你现在不能喝水,浮生哥,我给你润润唇吧。”

嘱咐她此事的医生本人顺着她的话下意识看向罗浮生的双唇,苍白干燥,缺乏血色,让人恨不得亲口给他滋润一下。

许星程隐晦地扫了一眼洪澜手里沾着水的棉签,求生欲强烈地把那点浮想联翩憋了回去。

没等他在心里给悔过书开头,一个小护士突然开门探进个头,传达了“院长要找许医生谈谈昨天擅自进手术室的事”这一中心思想,本来还躲躲闪闪不正眼看许星程的罗浮生第一个就急了。

“找许星程?叫你们院长过来找我!”​

许星程赶紧一把按住这祖宗不让他乱动,嘴里还得应付小护士:“好我这就过去,麻烦你了……”

林启凯摇头叹气,拎起自己的外套:“浮生,你好好休息,星程你照顾好他,仔细检查一下身体还有没有什么问题,等会儿再过来,我先去跟你们院长谈谈。”​

罗浮生的身体是目前头等大事,跟他比起来院长算哪根葱,许星程毫不犹豫地听从大哥吩咐放置了他们院长,洪澜也一脸理所当然,许星程的职业前途?那是什么,比得上浮生哥一根指头重要吗?

只有罗浮生心里有点急,但是林启凯为人一向靠谱,罗浮生一听他要找院长“谈谈”,就知道事情稳了。他自己一般说找人“谈谈”,基本上是用拳头刀子作“友好”交流,林大哥就不一样,他是真的友好交流,戳刀子也是软的,不见血的那种,毕竟是文化人,比自己这个就知道干架的地痞流氓高明得多。

也不知道林启凯是怎么谈的,反正不出罗浮生所料,等许星程给他从头到脚检查完了赶去院长办公室的时候,院长本来的问责态度已经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但没训人,反而给他提前转了正。

许星程去办入职手续了,林启凯就先回病房告诉罗浮生一声让他安心,罗浮生果然微微弯起了眼睛:“算他们院长懂点事儿。”

林大哥天生的劳碌命,刚摆平许星程的问题,又要苦口婆心地劝守了一夜的洪大小姐回家休息别累坏了身体,罗浮生相当配合,两人一唱一和,好容易才让大小姐松了口,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医院。

林启凯怕洪澜饿着,送她回家前先带着去吃了点早餐,洪澜吃得神思不属食不知味,随便应付了两口就想赶回医院,林启凯忙拉住她:“医生不是说了么,浮生醒了就没事了,你不用这么急回医院,吃点东西,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养足精神再去好不好?”

“什么医生说,还不都是许星程说的!”洪澜语气有点生硬,“我们都走了,就剩他一个在那我一点都不放心……林大哥你是没看见,刚才浮生哥刚醒的时候,我帮他沾水润唇,许星程在旁边看浮生哥的眼神跟要咬人一样!现在浮生哥受着伤行动不便,他万一要是趁人之危……”

“还趁人之危,想什么呢你。”林启凯哭笑不得,“你呀,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跟你保证,星程绝对不敢轻举妄动,不然我第一个饶不了他,行了吧?”

洪澜瞪起眼睛:“好啊!原来你早知道许星程对阿福哥打的什么主意!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许星程和浮生哥他们俩以前是不是……是不是……”

“他们……”林启凯也有些不知从何说起,只简略道,“以前好过。你们几个女孩子那时候还小,也就没告诉你们。所以放心吧,浮生有点什么事,星程比谁都紧张,别说想咬人,他就是想吃人,也就是只敢想想而已,他能舍得才怪。”

他对两人关系的形容用词太过亲昵,洪澜听得更加不放心了,“好过?那就是现在已经没有了?谁知道姓许的会不会因爱生恨报复浮生哥!啊!他昨天还进手术室了!不会偷偷做什么手脚对浮生哥下黑手吧?!”

林启凯:“……”

就不要对恋爱中的女人讲道理,单恋中的也不行。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把她打晕送回家还来得及吗?

41.

入职流程比较繁琐,许星程手续办了一半不放心,匆匆赶回来,洪澜和林启凯已经离开了,罗诚带人守在门外。

罗浮生受伤后精力不济,倒是有一个好处,会比平时容易入睡一些,但能睡着只是因为身体虚弱撑不住,并不代表睡眠质量提升,所以他还是皱着眉头睡得不太安稳。许星程关紧病房门,悄悄释放出一点信息素,亲眼看着罗浮生眉头舒展,脸上浮起一丁点血色,才放心离开去继续处理手续。

他离开的这一会儿工夫,和师兄一起来探望父亲的天婴捧着多准备的一罐鸡汤悄悄过来探望,罗诚认得她,知道罗浮生对她不大一样,因此没有阻拦,只嘱咐她少当家在休息,最好不要叫醒他。

天婴恰好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罗浮生,放下鸡汤就准备离开,偏偏罗浮生觉轻,许星程没在旁边,他有点动静就容易惊醒,惊醒了不要紧,他一个翻身平躺变侧卧,还不小心压到了伤口,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吓得想溜的天婴慌忙跑回来扶他。

罗浮生自醒来后还是第一次看见天婴,见她整整齐齐,身上一点轻伤痕迹也已经淡了,也瞧不出别的毛病,终于放下了心。

“那什么……星程刚才还在,他……”

“不用了,我不是来找他的……”天婴连连摇手,“我……我就是来看看你,给你送点鸡汤……啊对了,这个鸡汤,这个是我自己熬的,你要不要喝一点?”

“啊,好,我我一会儿喝,你……你是来看,看望九岁红老先生的吧?那你先过去?”

罗浮生一边结巴一边不断眨眼睛,眼神飘忽不定的,天婴看得奇怪:“罗浮生,你怎么了?”

罗浮生心里可还记得天婴是怎么差一点替自己中枪的,是因为他默不作声让她以为自己是许星程,这女孩才会奋不顾身要帮他挡枪,他差一点就害死了星程喜欢的女孩子,现在这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姑娘还亲手熬了鸡汤来探望,罗浮生简直不知该怎么开口解释。

天婴看了看他下意识按着伤口的手,又看了看鸡汤,恍然大悟,以为他是不方便喝汤又不好意思在自己面前叫人来喂所以尴尬,笑着自告奋勇:“要不我喂你喝吧。”

罗浮生:“……啊?”

天婴自以为猜中了他心思,端起鸡汤舀了一勺轻轻吹凉,刚要往他唇边送去,身后忽然有人轻轻拍了她一下,办完手续回来的许星程微笑着不容拒绝地接过汤罐和小勺:“天婴你去忙吧,我是罗浮生的医生,我来就好。”

罗浮生侧头躲了一下喂到嘴边的小勺:“我现在没胃口,先放那吧,我待会儿喝。”

天婴没看出两人之间的别扭,只当罗浮生确实不好意思当着人的面被喂汤,抿着唇一笑:“那谢谢你救了我,我就先过去啦,下次来再给你带鸡汤。”

42.

送走了天婴,两人终于得以单独相处片刻,许星程双手放在膝盖上握了握拳,放低了声音:“浮生,怎么了?之前手术的时候还说相信我的,怎么睡了一觉,又不爱理我了?”

罗浮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洗手台上那个失控的吻,也不大愿意主动提起,只是摇了摇头:“你想多了。”

“我没想多。”许星程语气非常肯定,“是不是因为天婴?如果是这样大可不必,我不会跟你争她。”

他盯着罗浮生苍白的脸,轻声坦白:“我根本不喜欢她,我骗你的。”

罗浮生猛然抬头。

“你喜欢她我认了,你喜欢谁追求谁我都不在乎了,我不会再去……你别因为她不理我。”

​“不会再去什么?”罗浮生睁大了眼睛,睫毛微微颤抖,“你不喜欢天婴?你不喜欢她你追求她做什么?你带她喝酒,背她回家,在广场上教她跳舞……你,你不喜欢她?”

“你怎么知……”许星程一个急刹车,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整个人都有点手足无措,“我真的没有喜欢天婴,我追求她是因为……因为你喜欢她……我怕她抢走你。”

罗浮生一脸茫然:“我……我喜欢她?”

“你总去看她唱戏,还把她带去美高美让她单独给你唱,你可以听着她的戏睡着……你从前只有在我身边才能睡着的。”许星程情绪低落,“我……我不是说你能好好睡觉不好,我是……我……我很害怕……你那时候要和我分手,我从来没答应过,你不能不要我。你不理我,我对你没办法,那我就抢走你喜欢的人,你喜欢谁我就去抢谁……这样你就只能喜欢我了。”

罗浮生仍然感到不可置信:“……就因为这个?”

许星程忐忑地点点头。

“可天婴她是个人,她是个活生生的女孩子!她有血有肉有感情!”罗浮生挺直了后背冲许星程怒吼,扯着伤口也顾不上疼了,“你怎么能因为这种理由就去,就去欺骗她的感情!”

“我错了,是我做错了,我很抱歉,我已经想清楚了,我这样做,既对不起她,也对不起你,是我没有考虑周到。”许星程紧张地伸手护着他身后,“你先……”

“许星程,不管今天是不是天婴,就算换成任何一个别的什么人,你都不该这样做。”罗浮生紧紧盯着他,“这与你喜不喜欢我,我喜不喜欢她无关。欺骗别人的感情真的是一件……非常……”说到这里,他突然轻轻哽咽了一下,那一点极短的停顿几乎让人难以察觉。

“是一件……非常过分……也非常卑劣的事。”

“我知道错了,我会去找天婴道歉,向她解释清楚。”许星程小心翼翼地护着他的伤处扶他躺下,“你……你别哭。”

罗浮生怔了一下:“我没哭。”

“好好,你没哭,是小狗哭了。”许星程习惯性地哄他,然后忽然凑近,低头亲了亲他的眼睛,嘴唇上感到一点微微的湿润,是他长到能杀人的睫毛上沾的一点雾气。

“求你了,别露出这种表情,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TBC

进度:正文第九集,大纲重写完成

下章要找天婴道歉了8

更新请查收,中秋快乐噢!

评论(56)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