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来自赫奇帕奇学院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薄红映雪,花不离枝,青山巍然,浮生半日。
风花雪月,都是你。

【许星程x罗浮生】所以到底是谁和谁抢谁

*如果这是一个ABO世界

*主CP星罗棋布,其他一团乱麻,all生哥私货随时夹带,不排除友情和团宠


15.

许少爷头天晚上意外喜提情敌,闹心之下多灌了几杯,一不小心又喝多了,这回罗浮生学了乖,十分潇洒地把许少爷孤孤单单扔在了沙发上,省得一不注意又成了免费陪睡的。

许星程第二天头昏脑涨地从小沙发上醒过来,发现某个小混蛋居然连毯子也没给他加一条,他拖着睡麻的大长腿安静地窝在沙发里委屈了一会儿,不到三分钟就原谅了罗浮生。

毕竟他把人家给睡了的转天还冲人家摔了门呢,也说不上谁更混蛋。

许星程枯坐一阵,发现罗浮生没有来找他的意思,昨晚所谓什么“找了你一天”想必是借了洪大小姐的光。

罗浮生不想理他,他只好自己找事做,记起兜里的项链还没还成,叹着气起身换了身衣服,直奔隆福戏院。

还项链的时候还不小心救了回美。

……刚救完就被他爸派来的人给架回家去了。


16.

许星程不知道的是,段天婴这姑娘心眼儿也实,不仅不知道许公子和警察局的关系,还想着要拿钱去警局赎他。

天婴自己也知道手里那点钱实在不够打发警局,一门心思地跑到了美高美,求助罗浮生。

她知道罗浮生和许星程是朋友,一起到戏院来听过戏,也知道他很有本事,应该也很有钱。

罗浮生性格恶劣,在小姑娘心中印象实在不好,不过她想着许星程是他朋友,自己只是报个信,他知道朋友有麻烦自然会救,谈不上什么求不求的。

天婴莽莽撞撞地闯进舞厅,果然罗浮生不怎么爱搭理她,天婴也不跟他废话,直接道:“罗浮生,我来是为了许星程!”

罗浮生送到唇边的酒杯在空中一顿,放了下来:“星程怎么了?”

天婴实话实说:“许星程因为帮我被人抓起来了,你能不能把他赎回来?”

罗浮生抬头看着她,敛去方才谈笑风生时的表情:“被谁抓了?”

天婴见他果然重视,放了一半的心,忙道:“是警察!”

罗浮生:“……”

他轻轻咳嗽一声,打断同席的女人说了一半的话音,严肃道:“这个就严重了。”

这东江有名的小流氓一顿花言巧语,把着急上火的小姑娘骗得团团转。

他戏耍够了,把话题轻巧一带,又回到了“钱”字上,握住天婴的手腕使巧劲儿一扯,把她按在了沙发上,眼睛里的桃花和身上的信息素一起不要钱的漫天飞舞,纵然天婴是个不受信息素影响的beta,也被这过分甜美的香气撩拨得涨红了脸。

“要不然这样吧,哥给你个建议。”罗浮生无视小姑娘红得滴血的脸蛋儿,“把你身上……最贵重的东西给卖了,说不定就可以把许星程赎回来了呢?”

同席另一个女孩嬉笑着说“别把小姑娘吓坏了”,罗浮生就回头递过去一个含情带笑的眼神:“诶,你们别闹了,我可对这样的不感兴趣。”

天婴心中气急,心说你不感兴趣压着我干嘛!罗浮生转回脸来,语气是和表情一点也不搭调的一本正经:“你可千万别误会,我说的是啊……你身上的这个项链,样子还挺别致的,把它卖了,说不定还值几个钱。”

他低头,视线从天婴脸上略略下移,落在精致的项链坠子上。

“怎么样,开个价吧?”

小姑娘被他撩得炸毛,怒气冲冲地撂下一句“不卖!”,挣开他跑了。

耳边传来娇滴滴的笑声,有人在佯嗔责备他:“浮生,看你坏的,把人家吓着了吧。”

罗浮生没答话,他看着天婴狼狈逃跑的背影,眼前晃悠的全是她胸前那枚形状独特别致的项链坠子。

是许星程留宿美高美那天夜里,从他口袋里掉出来那一条。

是他亲手捡起来,塞回许星程衣兜里的。


17.

等许星程挨完了亲爹训斥,探望过妹妹星媛,好不容易从家里溜出来跑到美高美,还没等见到罗浮生,就被刚从屋里出来的罗诚拦在了门外。

“哎许少爷!您没急事儿的话明天再找生哥吧,他刚睡着。”

许星程下意识回答:“没什么事,我就看看他……”说到一半,他自己先反应过来不对了,“浮生睡着了?……他病了?”

“没有没有!”罗诚赶紧摇头,“生哥能正常睡着也真挺不容易的,还多亏了那位隆福戏院的天婴姑娘,生哥现在每天都得听听她的戏,听着就能睡着,这不白天有事走不开,还特意派兄弟去戏院录了唱片呢。”

许星程没再坚持进去,他站在门外,默默听了一阵屋里飘出来的婉转戏腔,想的却是罗浮生睡着时候的样子,耳边天婴刚柔相济的唱腔变成了少年拖着长音撒娇的声气。

“第一,不许关灯,我怕黑;第二,要抱着我睡,离开你我睡不着;第三,不许抢我被子……但是可以抢我。”

在离开他的这么久以后,罗浮生终于找到第二个能让他睡着的人了。

但是许星程想当唯一的一个。

第二天,许星程捧着一束玫瑰,等在了段天婴住处的门口。


18.

收到天婴的师兄被侯力的赌场强行扣了欠条这消息的时候,罗浮生简直哭笑不得,他和这个唱戏的小丫头缘分未免太深,买个生煎有她,许星程的事有她,如今给家里办点正事,居然也能和她扯上关系,更不用提自己每天正常入睡这种民生大计还挂在她身上呢。

毕竟要靠人家才能睡个踏实觉,这趟反正要收拾侯力,顺水人情不做白不做,罗浮生亲自跑了一趟,削了侯力的面子,收回了欠条,然后当着人家师兄的面拎走了天婴。

罗浮生此人颇有点做事看心情,之前刚想好要做顺水人情,一个转身就露出了流氓本色,摇晃着欠条跟小丫头讨条件。

他先把最要紧的“民生大计”相关给定了下来,说好要天婴随时听命来给他唱戏——治失眠,当然这个小丫头就不用知道了。

第二条,那句“和许星程保持距离”在嘴边绕了几个来回,还是没说出口,被他咬着舌尖咽了回去。

许星程又不是小孩儿,他能管好自己的事。

罗浮生把剩下的条件按下不提,随手把从当铺拿回来的项链还给天婴,信步走到了稍远处,自顾自眺望远处的江水。

天空一片阴翳,江上也雾蒙蒙的,实在没什么好看,他只好去看江上的船,船上的桅,桅上的帆。

罗浮生,你不要他,就别去管他喜欢谁。

他在心里警告自己。

你才该离他远点儿。


TBC


评论(57)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