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三只小蛛

小蜘蛛世界第一可爱!!!!

【于杨/伪乐千】南柯

*于杨带许乐乐玩,梗来自 @轻薄少女糯糯子 

 

于谦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梦。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却也不同于可以自我控制的清明梦,倒像是一缕幽魂附到了别的什么人身上,除了这一点知道在做梦的意识,别的都不是他的。

他像是在跟踪着什么人,鬼鬼祟祟停停走走的,于谦借着这种躲躲闪闪的视角观察了没多一会儿,就确定了跟踪的对象。

是前方一个长发穿连衣裙的女孩子。

我为什么要跟踪一个女孩儿?于谦满心莫名其妙,甚至怀疑是不是春天来了又到了恋爱的季节……可是他放在心里的某人又不是个姑娘!

还没等他纠结清楚,前方窈窕的倩影在人群中一闪,突然不见了。

于谦一惊,忙从藏身处离开,往前追去……然后被人捂着嘴巴拖进了道旁的小巷。

温热的手掌紧紧贴着他的口鼻,而后一根白皙纤长骨节不甚明晰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耳边传来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嘘——是我。”

于谦顿时僵硬成了一块石头。

杨小千?怎么会是杨小千?不是,杨小千怎么会变成个女孩子?也不是……杨小千为什么会穿着女孩的衣服在街上乱晃???

可能是他的眼神太惊恐,穿着连衣裙的长发“杨小千”终于松开了手让他喘气,退后一步抱起胳膊,表情略有不满:“干嘛跟踪我?是不是许乐让你来的?”

关许乐什么鸟事?于谦张了张嘴,说出的却是另外一句话:“我……咳,许哥也是担心你的安全……毕竟……”

杨小千挑起眉毛:“毕竟?”

“千儿……不是,杨哥,”于谦听见自己这么说,“你看你好说也是有那个……男朋友的人……这么搞,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这句话一出口,于谦的意识就被打懵了。

男朋友?……谁?杨小千怎么会有男朋友?谁能?……谁配?

“意思是我执行任务之前还要先分个手咯?” 杨小千的表情从“略有不满”变成了“非常不满”,“我不合适,你倒是找个合适的出来给我看看?局里有半个妹子吗?你们这一个个五大三粗的,扮上女人是要去昭告天下‘我是来找事的’吗?!”

说到此处,他的眼神渐渐透出一点愤愤不平:“你以为我乐意啊?是我想长得矮吗!”

于谦:“……”

下意识反应也好,出于某种不可说之心也罢,他忍不住顺着杨小千的话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肩膀不算宽,可能是骨头还没发育完全,这时候他多大?十七?还是十八?看这稚气未脱略显青涩的模样,总之不会超过二十。

胳膊纤细,肌肉有一点,但是不明显,不用力绷紧完全看不出来的类型,胸前竟然有……可能是穿了内衣……屁股虽然没什么肉,但是他腰细,因此被连衣裙束出一道招人的曲线,不过膝的裙下是一双笔直纤长的腿,可能是怕行动不方便,鞋倒是平底的,加上白皙的皮肤,清秀的眉目,柔顺的长发……居然还化了一点淡妆。

于谦脸上发烫,脑袋里一片空白,早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不过他本来也控制不了身体的发言,所以还是顺利地张开了嘴:“不是我说哈杨哥,你这身材真是没得说,以假乱真!要不是许哥先下手为强,我都要爱上你了……”

杨小千:“滚蛋!”

 

于谦——从杨小千口中得知他自己现在叫“小赵”——从小巷里出来后恢复了开始的跟踪模式,只是行动更加隐蔽,就这么一路跟着杨小千来到了一个一看就挺高级的会所。

杨小千走上去和门口的保安说了几句,似乎还递上了身份证,才被放了进去,于谦看得暗暗皱眉,这样他没法跟进去。

从刚才有限的对话中,他根本没搞清楚杨小千是要去做什么。他属于一个什么组织?要执行什么任务?为什么一定要穿女装?全都未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要做的事情绝不安全。

可是他觉醒了吗?身手经过锻炼吗?他要面对的危险有多严重?有没有人接应?

除了刚刚穿越而来那短暂的几天外,杨小千在武力方面一直齐平甚至略胜于于谦,他身边的安保力量也不是摆设,基本不需要于谦去操这份心,可此时,面对一个看起来和初识时候那个文弱高中生差不离的杨小千,心态与那时相比却已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于议长需要担的心顿时多出来一箩筐。

他几乎忘记自己是在做梦这件事了。

如果身体能受自己控制,于谦早就一剑开路打进会所了,可任凭他的思维焦躁得在热锅上跑马,身体却偏偏不动如山,甚至还不紧不慢地点了根烟美滋滋地开始吞云吐雾……

这他妈是杨小千的队友??这种猪队友怎么一早没弄死呢?!

直到一根烟抽完,“小赵”才慢悠悠地摸出个耳机塞进耳朵,此时耳机里正好传出杨小千故意掐细了的声音:“姐姐,我只是临时帮小梦代一天班,这里的规矩都不了解,去招待大老板不太合适吧?要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是不是要扣钱的呀?”

于谦松了口气,这人总还不算太不靠谱。

对面一个女人的声音说了几句什么,杨小千才“勉为其难”地去换衣服了。

耳机里传来的环境音和别人的说话声都模糊微弱难以听清,只有杨小千的声音是清晰可辨的,接下来挺长一段时间他都没说话,从模糊的背景音听来是从一个安静的地方去到了个人比较多的所在,猜测是从更衣间出来接待客人了。

于谦心里有点冒火。

刚才杨小千在街上那一身清纯高中生打扮的连衣裙都已经那么……等进了会所他会穿什么?短到大腿根的裙子?黑丝?兔耳?

思维一路跑偏,于议长差点被自己的脑补气成一只河豚。

脱缰野马一样的走神直到耳机里再度传来声音才被强行打断。

耳机里,杨小千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

于谦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

“老板,别……”他听见杨小千低声哀求,“我……我不是……”

于谦心里咯噔一下,好像走在路上一脚踩空,一时慌得忘了是真是幻,下意识就想凝出飞剑,别管是丧尸变异体还是魔潮都别想拦着他冲进会所杀人分尸,可惜身体根本不听他意识指挥,“小赵”呸的一声吐出嘴里抽了半根的烟,掏出手机打电话。

“许哥是我。”他语速飞快,“我手机开定位了,你赶紧过来,千儿被王八蛋占便宜了……哎你别冲动!杀人犯法的许哥!喂?喂?”

许乐电话接得快,挂得更快,小赵倒不怎样,于谦却是一股火气直窜上了脑门。

他就在这里……他就在离杨小千这么近的地方!

却被困在一个不知所谓的家伙的躯壳里,等着别人……别的男人来救他。

不……等一下。

于谦忽然从莫可名状的妒火里清醒过来。

杨小千是谁?难道他没有了能力,就是需要等着人来救的废物吗?

远救会的会长,整个远江的人心所向,这些是他靠能力打出来的吗?

别的觉醒者没了能力会不会变成废物于谦不知道,但他知道……杨小千绝对不会。

换作远江战争之后的杨小千,就算他手无缚鸡之力,也能让一般的觉醒者连怎么被他玩死的都不知道,眼下这个虽然还稚拙了一些,但是……普通人而已。

在杨会长眼里甚至算不上一盘菜的家伙,稍微年轻了一点的杨小千总不至于连自保能力都没有。

于谦长长出了一口气,忽然就能够平静地对待耳机里断断续续传出来的声音了。

有道是关心则乱,刚才于谦急懵了一时没注意,这时候再听,杨小千听似慌乱的声音逼真是逼真……可是他还有闲心掐着嗓子装女孩呢,于谦脑补了一下,总觉得他其实玩得正开心……

皮得一哔。

 

等许乐十五分钟后赶到的时候,警车也鸣着笛呼啸而来了。

于谦的意识被小赵带着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终于看见许乐黑着脸半搂着一个穿露背裙子的“女孩”带出人群,走向停在稍远处的车。

小赵八卦兮兮地悄悄跟了上去。

前面二位不知道是因为现场太乱没注意还是压根不在乎,并没转头赶人,于谦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围观。

许乐脱下外套披在杨小千身上,眉间带着薄怒,表情严肃,看着像在训话。

于谦不屑地想,放在以后,这货敢用这副表情对着杨小千?男朋友……他也配?!

他不知道的是,在这个世界,许乐也是没那个胆子对杨小千训话的。

“小千,我不是不信任你的能力,也决不会保护欲过剩阻拦你执行任务,只是以后让我接应你行不行?只要你告诉我该做什么,我肯定不会添乱帮倒忙,我真的……我很担心你……”

“如果我是你那个会长,你还担不担心?”杨小千翻个白眼,“除了超能力,我比他差哪了?”

“这不一样。”许乐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杨小千长发的样子,过了今天可能就再也看不到了——“就算你变得和杨会长一样强,我也还是会担心你,但那是因为我喜欢你,在乎你——还有,你能不能别再吃会长的醋了啊?我喜欢的是你,就只是你,以后每天对你说三遍,行不行?”

“少跟我甜言蜜语的,”杨小千打掉他玩自己假发上瘾的爪子,严肃指责,“虚伪!浮夸!”

“……”许乐尴尬地摸摸鼻子,“我是说真的……”

“那不如来点实际的表示啊?”杨小千挑衅似的眯起眼睛。

许乐呆了一下,有点慌乱地靠着身后的车前盖往后仰了仰身,眼神心虚地飘开:“……你还差几个月才成年……”

杨小千也是一愣,脸颊上浮起一层恼羞成怒的薄红:“谁跟你说这个了!”

 

小赵没敢靠太近,听不见两人说话的内容,但是动作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

当他们开始向对方靠近的时候,于谦的忍耐到达了极限。

他觉得自己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去控制那双沉重的眼皮,终于在那个大概会让他崩溃的甜蜜亲吻到来之前,让它们打开了一丝缝隙。

——天亮了。

 

于谦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呆坐三秒,然后匆匆洗漱穿衣,离开了庄园。

他要去看一眼许乐。

 

一路狂飙而至的于谦大步闯进专门为被困于“梦境囚笼”的觉醒者准备的医疗区,许乐所在的医疗室外间门哐当一声洞开,门内,着黑色风衣的少年诧异地转头看来。

现实与梦境交错缭乱,于谦一手扶着门,牢牢盯住杨小千,狂跳了一路的心脏奇迹般地缓慢下来,如同从狂风骤雨的天穹之中跌落,坠入海底。

还是杨小千率先打破了沉默:“你怎么跑这来了?脸色这么差,找苏悦给你看看?”

于谦沉默地盯了他一阵,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

杨小千有点摸不着头脑,本想追上去问问,可于谦前脚离开,苏悦后脚就从无菌室里出来了:“会长,许乐的精神波动已经稳定了,人没有醒过来的征兆,但是昨夜突然紊乱的原因还是无法查明。”

“你进去他梦里看过了?现在发展出什么剧情了?”

“呃……”苏悦的神色不自然了一下,又不敢隐瞒扯谎,只好低声汇报:“许乐在梦里……嗯……一直在追求会长……”

“……并且成功了。”

杨小千:“……什么?”

他当然没等苏悦再说一遍,飞快地瞥了一眼于谦离开的方向,“昨夜许乐的梦境世界里有没有出现什么本来不该出现的人?”

苏悦:“没有,这一点我确认过了,就算是有外人连入梦境世界,要引起这种紊乱,一定不会离世界的‘主角’太远,我特意排查过,许乐身边没有出现过任何陌生面孔,也没有原本就在的人突然举动怪异。”

杨小千停顿片刻,点了点头,举步向外走去:“许乐梦境的内容,不要向任何人透露。”

苏悦:“……是,会长。”

 

于谦的房门被敲响了。

“请进。”

没上锁的门被轻轻推开,杨小千难得放松肩背,靠在于议长家价值不菲的门框上。

“也没什么要紧事……我就来问问你早上发的什么神经。”

“没什么,”于谦没看他,目光落在窗外的某处,“做了个梦而已,你就当我是发神经吧。”

“哦。”杨小千点了根烟,却没抽,夹在指间看着火星闪动,半晌才慢吞吞地问:

“……那你有没有梦到我啊?”

 

END


评论(1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