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岁岁平安

你燃起黑夜曙光,你越过穹顶凝望。
我的tsuna是个天使,我的叶神如此温柔。
小蜘蛛超绝无敌可爱,三个都是。
有美玉连城,公子无双,绝世风华,月照寒江。
有言念君子,温其如玉,遇事不决,可问春风。
——剑来!

【黑夜将至】可爱的他

又名《每天进办公室都能看见我家会长在变身》

*兽化梗

*第二人称,CP你千


杨会长的身体出了一点问题。

这件事会长的父亲不知道,于副会长不知道,张秘书长也不知道,在可以确定的范围里,知道这件事的除了会长本人就只有被命运眷顾恰巧撞见了事故开端的你。

你在向会长汇报工作时亲眼目睹他的头顶上冒出一对黑色的圆耳朵。

你手里的报告当场掉在了地上,甚至没顾上会长扫过来的眼神,真情实感地以为自己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原来会长每天不要命似的投入工作背后居然有这样的隐情。

他熬夜,他不睡觉,他把自己折腾到精疲力尽……原来都只是为了掩盖一件事。

他是个建国后不许存在的熊猫精。

是的,黑眼圈就是证据!

你觉得自己的反应从没这么快过,你在报告落地后的三秒内迅速想通了一切,然后在第四秒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一个立正向后转跑步走哐当一声关紧了虚掩的门,眼也不眨地上了两道锁。

杨小千:“……”

杨会长英明睿智,宠辱不惊,淡定地看完了你的表演,等你转回来才用没什么波动的语调问:“什么事,说吧。”

你短暂地丢掉了一正眼看会长就脸红的毛病,端端正正地与会长对视,并全力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往会长脑袋上方飘。

“会长你……耳,耳朵……露出来了。”

“嗯?”杨小千本来沉稳的神色微滞,莫名其妙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属于人类的。

你慌乱地摆手,比比划划地试图以不冒犯到会长的方式告诉他耳朵在他头顶上,终于反应过来的杨会长摸了摸自己头顶,脸色骤然变了。

他的目光凝固在虚空中的某个点,许久没有说话。

你小心翼翼地举起手作发誓状:“会长我……不会说出去的。”

“……嗯。”杨小千终于有了反应,他轻轻点了下头,“目前情况还不清楚,传出去恐怕会引起恐慌,我先让医疗队做个全面检查,如果真的是未知感染……以我此刻的命令为准,立刻将我强制隔离,工作和职务交接问题也要在确保我神智清醒决策正确的情况下进行,而且要……”

“等等……等等会长!”你一脸懵逼地听了一串命令,“什么感染?”

杨小千头顶上的圆耳朵抖动了一下,肃然无声地凝视着你。

“……”

你目瞪口呆,整个人都方了:“什么……感染?这个?这个不是那什么……您……您不是……熊猫……精……吗……?”

“……你说得有道理,看来除了医生,我还得回去问问我爸。”

杨小千笑了笑,表情好像放松了一点,但你知道他不会去问杨先生,他对父亲的保护一向密不透风,如果是确定的坏消息,那肯定要有所安排,但还不确定的情况下,他通常不会选择让父亲徒担心事。

但是杨会长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接上了刚才被打断的命令:“要进行全方位监控,如果我表现出攻击倾向,立刻通知于副会长,他知道怎么做。”

他知道个屁!

事关最敬爱的会长,你忍不住在心里怒吼着对副会长出言不逊了一把。

你僵着脸垂手站在原地无动于衷的样子大概有点反常,他很快看出来了,但是面对目前的状况他似乎不是很有心情安慰你,所以只是拍了拍你的肩膀,简短地吩咐:“我现在不好出门,去叫医疗队过来吧。”

你原地木了三秒,突然恶向胆边生,胆大包天地一步跨过了雷池。

你的嘴唇毫无技巧地、莽撞地磕上了你最爱的会长的嘴唇。

他受惊地往后一仰,但是身后的办公桌限制了他的动作,让他只能保持一个艰难的后仰姿势,看起来只要你再往前倾过去一点,就能把他压在办公桌上。

……然而你并不敢那么做。

你大脑一片空白地愣在当场,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我……我知道不科学……但是万一……万一……一定不会是感染的会长……要是这样有用……”

你语无伦次,没发现杨会长的神情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他突然伸手拽住你的领口,迫使你再度俯下身去——这一次,他主动吻了上来。

你可怜的脑壳轰的一声炸了。

……

杨小千头顶来历成谜的熊猫耳朵已经消失了,他看起来陷入了沉思,表情颇为复杂,用完就扔地冲你挥了挥手,还晕乎着的你丝毫不觉得不平,踩着棉花似的飘出了办公室。


第二天,你突然被紧急传召进了会长办公室。

杨会长顶着一双白白软软的猫耳,冷静地冲你勾动了一下手指。


END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