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心魔】请撒糖

现代au,段子,轻松向,ooc严重,想哪写哪,cp自由心证

8.

自称李云心的小猫妖就只维持了这么一天的人形,扔下两句不清不楚的交代,当天夜里又变回了猫,轻车熟路地跳上床,钻进了刘大爷怀里,舒舒服服睡了。

刘大爷抱着这么个祖宗,一宿没敢合眼,第二天呵欠连天地炸好了小鱼干,一回头发现猫妖祖宗正懒洋洋地趴在窗台上晒太阳,犹豫了一会儿,试探着问道:“心哥儿,今儿不变人了?”

小白猫歪过头横了他一眼,刘大爷福至心灵,立刻改口:“我叫错了,龙王……那什么,先开饭?”

猫咪这才满意,埋头优雅地享用起了碟子里炸得金黄酥脆的鱼干。

9.

先前说过,龙王是只难得不宅的猫,具体表现为它不会只趴在家里晒太阳——毕竟房子采光时间有限——还会经常飞檐走壁,自行开发适合睡觉的地点,如邻居家的阳台栏杆上、屋顶露台上等,都是它喜欢光顾的好去处。

这么溜达着一来二去,许多邻居都眼熟了这只无敌可爱颜值逆天的小猫咪,猫控的心痒难搔,但求一撸,不猫控的也有一部分即将要被勾引着控了。

后者的典型案例是拥有全渭水小区最大露台的一户人家——家中一位大家族出身,却不受宠爱,在外求学的小少爷。

小少爷孤单惯了,家里外头都没什么朋友,有背景的瞧不起他,没背景的又畏惧他,亲妈赶他出门,亲爹不闻不问,同父异母的妹子正值叛逆期,成天琢磨着早恋,且明显对骨科没什么兴趣。

空虚,寂寞,冷。

这时,龙王出现了。

它雪白的柔软的毛发尖端跳跃着金色的阳光,纯黑的眼睛剔透如水晶玉石,轻盈地掠过小少爷龙九的窗前,跳上他家的露台,把自己卷成个团儿,开始了新一天的午睡。

龙九孤单已久的小心脏被击中了。

……妈妈我看见了天使!

10.

李闲鱼虽然和他哥住在一个屋檐下,感情却很一般,十天半月也说不上几句话,对她哥最近爱上了撸猫这事儿一无所知——也根本不关心。

龙九随的是母姓,他娘是个神奇的女人,有权有势有钱,但是脑子似乎长得有点歪,她把和不同的男人生娃当成了兴趣爱好,生完了随便往哪一丢,好吃好喝供着,死不了就成,龙九长这么大,实话说根本想不起来他亲妈长什么样。李闲鱼随父姓,是李先生被龙女士始乱终弃后和新情人生的,这位新情人没能熬到领证,一场病撒手人寰了,李先生也没再找,安心做做买卖挣挣钱,养着一双儿女。

他最近最为头疼的一件事,就是女儿大了,想早恋。

11.

杜子咢生得不坏。他皮肤白净,浓眉大眼,高鼻薄唇,虽然长相略显刻薄,但很是可称一声帅。他学习虽然努力,但家境不好,心态也不好,并不一心只想靠自己出人头地,所以一朝被有钱人家的女孩儿看上,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从了,一心想着从此能够过上吃软饭的幸福生活。哪怕这位有钱的小姐没长性,养不得他一辈子,总还是能养一阵子,够他过一阵好生活。

只是岳丈大人有些吓人。

李先生见到这被女儿领回家来的小子,竟是毫不理睬,连正眼也没给他一个,只与女儿说话,到他要走了,才避开李闲鱼,语气里带着冰冷的嘲讽味儿对他说了句话。

“小丫头没见过世面,泥塘当海了,见笑。”

12.

李闲鱼虽然才上高中,虽然叛逆,虽然满脑子爱情,但毕竟是个冰雪聪明的小姑娘,父亲不待见男朋友,她看出来了,男朋友顶不过压力,露出了并不如她想象中那样好的一些形迹,她也看出来了。

要说起来,李闲鱼其实也并不是多喜欢杜子咢,她只是单纯想谈恋爱,至于对象,只要够得上顺眼也就足够。

可现在她有些失望,因为杜子咢并没有带给她她幻想中美好甜蜜的爱情滋味。

她心里思量着这些,寂寂地走在行人渐稀的小道上,红色的裙角旁有风掠过,眼看裙摆要轻飘飘扬起,李闲鱼忙伸手按下,就这么手脚忙乱的一下子,前方不远的转角后忽然有一声轻笑传来。

这笑声清脆明朗,又带着微妙的撩人心弦的一点气音,简直好听极了。

李闲鱼呆了一呆,急走两步,转过那个拐角,便看见一个衬衫雪白的漂亮少年背靠着墙坐着,两条长腿一屈一伸,身边零零落落地摆了好几个啤酒罐子,还有些明显已经喝空了,歪七扭八地倒着滚在地上。

李闲鱼刚眨了眨眼,没想清楚是张口问问的好,还是当作没瞧见转身就走的好,一罐冰冰凉的啤酒已被自下而上斜斜抛了过来。

李闲鱼伸手一抄接住,掌心被冰了一下,然后心中突然涌起了针对这少年的,极其强烈而迫切的兴趣。

她问:“你是谁?”

少年抬头看了看她,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溢出温软的笑意。

“唔……有缘人吧。”

他想了想,犹嫌不足地补充了一句:

“一见钟情的有缘人。”

TBC

一定是今天闲鱼出场闲云发糖太高兴了小段子居然都写成正经文了啊啊啊啊啊啊!!!!!

【炸成烟花.gif】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