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林叶】春秋

月色真美四题·二·分手

要求: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见”等字眼

CP:林一峰x苏叶(《大影帝》角色x演员水仙拉郎,涉及剧本:《路人》)

 

又到一年七夕。

不同于过往的每一个七夕,这是苏叶人生中第一个脱团之后的情人节——因为脱团才不到三个月,所以2月14那个没能赶上。

“好了一峰,少喝点。”

苏叶无奈地从林一峰手机夺过杯子,好笑地看着他醉得迷迷蒙蒙的桃花眼:“见过跟人拼酒的人来疯,没见过旁边没个人还这么灌自己的,你当喝闷酒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林一峰一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他收拾餐桌,“酒可以壮胆,也可以乱性,这么好的日子,这么好的气氛,再加点酒精,说不定苏神一个意乱情迷,就特别开恩让我上你的……”

“好了你闭嘴吧。”苏神毫不留情地给他堵了回去。

“唉。”林大少幽怨地叹了口气,竟然真的闭嘴了。

由于苏叶身在娱乐圈,且人气极高,红得发黑,随便就成焦点,满身都是话题,公布恋情这种事,特别还是出柜,必须慎之又慎,万能经纪人原联扔下一句“需要准备”就没动静了,所以两人目前还处于地下阶段。

而且……

“叶子……今天好说也是七夕,真的不能留下过夜吗?”

苏叶摇头:“真的不行,你忘了我跟你说过的,阿联答应帮我准备公开出柜的条件之一,就是正式公开以前不许……嗯,外宿。”

“你那个经纪人没安好心。”林一峰哼了一声,“他没少跟你说我坏话吧?每次见到我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妄想包养你的癞蛤蟆。”

苏叶失笑:“谁让你名声不好来着……还不准我考验考验你?”

“那怎么一样。”林一峰牵起他的手深情款款地一吻,“你想怎么考验我都无所谓,但他又不是你,凭什么让我对他有耐心。”

苏叶哭笑不得。

他伸手呼噜了一下林一峰的脑袋,把他英俊潇洒的发型蹂躏成乱糟糟的一团:“我真的该走了,工作室有门禁的。”

“那你哄我睡着了再走。”林一峰拉着他的手撒娇,“他看我不顺眼,我还看他不痛快呢,吃不着我也要给他添点堵,今天你就死心吧别想着门禁了!”

苏叶:“……”

关于在女人面前撩妹技能满点的花花公子实际上是个喜欢撒娇耍赖的死小孩儿这件事……苏叶觉得如果告诉原联,自家经纪人说不定会因为“不屑欺负小屁孩儿”而对对方稍微宽容那么一丁点。

对于恋人偶尔的任性,苏叶选择了纵容。

反正稍微超过门禁时间回家比起外宿来不算是原则性错误,他还是有把握在原联那里糊弄过去的……

林一峰人躺在了床上,眼睛却睁着,眼里闪着因醉酒而显得过度兴奋的亮光,满怀期待地看着在床边坐下来的苏叶。

苏叶考虑了片刻,挑了首情歌当作催眠曲,轻轻唱起来。

苏叶唱歌是从KTV里练出来的,水平不能算特别高,但是他声音极好听,放轻了唱起一首缠绵的情歌,简直是能要人命。

如果是个小姑娘,此时多半要大叫“耳朵怀孕”了,但林一峰的感想要更黄暴一点,他不想耳朵怀孕,他想让苏叶怀孕。

第三段还没唱完,苏叶就被林一峰一个暴起,拽过去压在了床上。

苏叶的歌声被迫停了,他推了推某个臭不要脸出尔反尔的家伙:“快起来,别闹。”

“不。”林一峰定定地从上方俯视苏叶,呼吸灼热地吹拂在他脸上,梦呓般轻喃:“苏叶,我不想再忍下去了。”

苏叶被他眸子里如同破碎的光摄住了。

他没有说话。

林一峰低头亲了亲他的眼睛:“你会不会后悔?”

苏叶低声反问:“那你是不是认真的?”

林一峰埋首细细啃咬他薄薄的耳轮,将誓言直接吹进他耳朵里:“相知是一种宿命,相守是一种承诺。”①

……

凌晨两点,苏叶的手机无声震动起来。

苏叶艰难地撑开眼皮,挪到大床边缘,伸手在床边的地毯上一阵摸索,终于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接通电话。

原联的声音立刻传来:“叶子,你在哪里?”

苏叶:“……”

卧槽,忘了和经纪人打招呼了!

他试图垂死挣扎地补救一下:“我在……”

说了两个字苏叶就停了下来,因为他现在的嗓音……有那么一点少儿不宜。

原联:“……”

经纪人沉默了两秒,再开口语气已经异常严肃凝重:“你和林一峰在一起?你们发生关系了?”

苏叶咳了一声:“对不起阿联……一时……”

原联打断他:“记不记得我对你说过什么?”

苏叶赶紧认错:“我知道错了。”

原联不为所动:“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这样做?我有没有告诫过你,根据林一峰的过往情史,无论他追求一个人的时候表现得有多深情,只要到了手就会立刻翻脸?”

苏叶下意识地看向身边,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他……”

熟睡的林一峰忽然伸出手在空中挥了挥:“阿花……给我一束蓝色妖姬……”

苏叶的微笑一顿,缓缓消失了。

他快速说了一句“我晚点会回去”,挂断,然后轻手轻脚地起身披了件衣服,到阳台上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另一端传来嘈杂的音乐声,显然对方的夜生活还没结束。

“哟苏神,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啊?”

苏叶:“赵沐,你知道阿花是谁吗?”

赵沐一愣:“什么阿花?”

“一峰和我在一起,”林一峰的朋友们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关系,所以苏叶面不改色地扯了谎,“他喝多了,嚷着要找阿花,你知道是谁吗?”

“哦哦哦!是有这么回事儿!”赵沐对这印象还是挺深刻的,“哎,是个花店卖花的小姑娘,眼睛看不见,峰哥有段时间经常去看她,买了花不带走又反送回去,我记着几个月前那小姑娘的手术费攒够了去动手术了吧,峰哥还问过我来着。”说到这,他忍不住嘴贱地玩笑了一句:“峰哥难得玩儿一回小清新,还特文艺地说什么喜欢她就不会靠近她,所以我记得可清楚了,不过看这几个月没动静了嘛,哈哈,估计新鲜够了又忘脑后了。”

“知道了,谢谢。”

苏叶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

他想起林一峰宣布追求他的时候,一双桃花眼带着势在必得的笑意:“你只爱演戏?没关系,我会让你爱上别的。”

“我会让你的喜怒哀乐,都为我而动。”②

良久,他在初秋的夜色里慢慢吐出一口气。

“着凉亦错在……我幼稚吧。”③

 

第二天日上三竿,林一峰顶着宿醉的头疼醒过来,身边已经空无一人。

“叶子?”他喊了两声没听见回音,嘟囔了一句“大明星就是忙”,然后翻找手机准备发个消息例行示爱。

手机不难找,就放在床头柜上……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

林一峰先抽出纸条看了一眼,然后一呆,整个人都懵了。

【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④

——苏叶】

什么情况???

他立刻拨通了苏叶的电话,关机;拨原联的,响了一声后对面直接挂断。

正按着刺痛的太阳穴不知如何是好,手机突然响了,林一峰看都没看就接了:“喂!”

那头赵沐被他暴躁的语气吓得一哆嗦,赶忙赔笑:“峰哥,吵着你休息了?”

林一峰:“……什么事快说,我很忙。”

“哦哦,我是想给您汇报一下那个花店小姑娘的情况,本来都忘了,不过既然峰哥还挂着,我早上就过去看了一下。”

“阿花?”林一峰莫名其妙,“她眼睛不是已经治好了吗?什么我还挂着?”

“哎峰哥你就别端着了,昨晚喝醉了还叫人家呢,苏神都打电话来问了……”

“……”林一峰猛地坐直了,表情风雨欲来,声音冰冷含怒,“你昨晚都跟苏叶说了什么,立刻给我滚过来解释清楚!”

 

新电影的试镜现场,苏叶正微笑着与其他演员聊天,林一峰突然一阵风似的卷了进来,招呼也不打,一把拽住苏叶的手腕就扯着他往外走:“跟我去个地方。”

苏叶被他带着踉跄了两步:“不去!我马上要试镜了!”

林一峰回头看了他一眼,双眉紧皱,细看下巴上新冒出来的细小胡茬都没刮,完全不见了平时优雅潇洒的花花公子气派,他压着嗓子,一字一顿:“我没在问你意见。”

苏叶也被他那一眼看得有些懵,直觉好像出了什么差错……林一峰的态度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于是他默默在身后摆了摆手,及时制止了闻讯赶来的贾金旺冲过来给林一峰个过肩摔加分筋错骨手。

林一峰开车带苏叶去了阿花的花店。

一推开门,他直接开口说话:“给我一束蓝色妖姬。”

阿花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你……你是……”

“阿花,好久不见。看到你的眼睛恢复很高兴。”林一峰侧过头深深看了一眼身边的苏叶,“这次来是想谢谢你,或许是你的蓝色妖姬给我带来了好运,我找到想要相守一生的人了。”

苏叶眨了眨眼,一时不知所措。

阿花显然比他还要不知所措。

小姑娘震惊地看着林一峰,漂亮的蔚蓝色眼睛里似有泪光,然后她顺着林一峰的目光看向了苏叶……

不动了。

“苏……苏神……?”

苏叶:“……”

 

在小姑娘火热的眼神中留下签名并请求保密后,苏叶怀抱一束蓝色妖姬跟着林一峰走出了花店。

苏叶:“一峰……”

林一峰:“哼。”

苏叶:“……”

苏叶叹了口气,轻轻拉住恋人的衣袖,柔声哄他:“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林一峰又带着他走了几步,突然转过身,飞快把他怼在了一个隐蔽的墙角:“我伤心了。”

苏叶太了解他的尿性了:“……说吧,你想干嘛。”

林一峰冲他眨眨眼睛,轻哼了一句曲调,然后念出了歌词:“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⑤

他松开苏叶,彬彬有礼地退后一步,伸手作邀请状:“不知是否有幸邀请苏神,一起踏过漫漫春秋,万里长路?”

苏叶低低笑了一声,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

“You win.”⑥

 

END

 

注:

①:蓝色妖姬花语

③④⑤:张敬轩《春秋》歌词

⑥:对②的回答


评论(1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