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闲云/微苏云】非草木后续之假如苏云重逢

沉迷加班,没空还债,摸鱼不发,更待何时

苏生看见他,倒不惊讶,神情间倒是不自在多一些,他想了一想,别别扭扭地张口想问,又不知该如何说,只道:“你……你这是……”

“啊,苏兄!上次的事情我还未多谢你!”李云心只在初瞧见他时愣了一下,便十分热情地迎上来,到离他两步远的地方又矜持有礼地停下,并没有姿态亲密地拉手拥抱,苏生知道他是有意避开这些肢体接触,却不知道……他是因为怕自己厌恶呢,还是他……自己不想和人接触呢?

李云心热情不减,已经天南海北地说了起来,一些从云山出来后的事情,什么真龙现身啊,重封通天君啊,小妖保成立啊……这些事其实早已传开了,不过毕竟没有当事人亲口说来详实且条理清楚。苏生听得有些心不在焉,他知晓这些事重要,也用心在接收信息,可心里总忍不住……忍不住分神去想,那之前呢?

在出了云山之前……那李闲鱼……是如何折磨他?又是怎样才放了他?他……他是不是自己情愿的?或者自己只是多管闲事地多担了心事,他们实则是一对儿……久别重逢自然要荒唐几日,之后……之后尚有要紧事做,就各自分开罢了……可如果他不是情愿的呢?

刘公赞在后头瞧着这情景,心中也有些纳闷儿。按说心哥儿的性情,若突然对什么人热情万分,必然是有理由、有用处的,且他热情……也是热情得恰到好处,既亲热,又不会让人觉得失了分寸,今日这滔滔不绝的样子,却不像……

他再看了看苏生欲言又止,满面纠结的模样,心里就有些明了了,因此寻着李云心说话的一个空隙,插口笑道:“上回事情还要多谢苏公子帮忙了,老道瞧着你和龙王还有许多事要谈,这便不打搅,先去办些龙王吩咐的小事,失陪,失陪。”

李云心冲他挥挥手,意思是就去吧,这用不着你,嘴里却又续上了方才的话题。

可是刘老道一走,李云心就陡然沉默了下来。

苏生这时如何还看不出他之前是有意不愿在刘公赞面前提起那日的事,不由暗自庆幸当时没有在那老道面前嘴碎多言,只含糊道李云心别有打算,不跟他走,如今这么看来,这人在李云心心里的分量……怕是那李闲鱼晓得了,要十分嫉妒的吧。

他又转头看了看刘公赞离去的方向,不知李云心这沉默是否代表他愿意提起那日的事情了,因而也跟着沉默了良久,直到李云心自己开口。

李云心看着他,疑惑地皱眉:“想问就问好了,你真的有活了两千多年?配合救场也不会,化解尴尬也不会,打破沉默也不会,啊你这人,要不是用得着你真不想跟你尬聊,我这么会活跃气氛的人都想话题自杀了。”

李云心自己都这么说了,苏生还有什么好顾忌,当即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口:“你和那李闲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后来是如何肯放了你的?那天……”说到这里,他到底是停顿住了,这次倒不是尴尬,只是他自己也不晓得想问什么。

那天……那天什么?那天看到的那些东西确是在他脑中挥之不去,耿耿于怀,但是要说问——实则也没什么好问的罢。

毕竟那画面虽则——香艳——但也不过是面上一些事,透露出的信息只在于李云心与那李闲鱼行了事,李闲鱼对李云心的霸占之心十分明显……就再没有了。

至于李云心是否是自愿,他们之间是否有别的纠葛,这些事又有没有其他牵连还是仅仅是他们两个的私事……统统都不清楚。

李云心等了片刻,见他第三个问题不再接下去,也就当没听见,只简略答了前面两个:“这两个问题其实可合作一个,那位洞庭少君么,他很喜欢我的,像你瞧见的那样子对我,自然是因为喜欢我,后来放我,自然也是因为喜欢我。”

他说到这里停了停,看了看苏生的反应,见他不说话,便问:“没有其他问题了?那么这件事就到此为……”

“等等,你说完了?”苏生惊讶地叫嚷起来,“就这样?就……这样?!”

“不然还怎样?”李云心摊了摊手,“你觉得有多复杂?不过是些情情爱爱的无聊事,你别一副多了不得的样子好么?没见过人谈恋爱?”

苏生虽不明白“谈恋爱”是何意,但总算联系前后也猜得到,立刻问道:“这么说你是情愿的?不是他逼迫你?”

“你烦不烦。”李云心再次皱起了眉头,“就你屁事多,你他妈管我是不是自愿的?我又不是小姑娘被人睡了又不会怀孕,我跟你说我爹妈都管不着我这种事,苏大圣人能不能收收你那颗小区大妈一样八卦的心,我们来谈点正经事。”

苏生吸了口气:“……不知好歹,当我想管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李云心嘲讽:“我看你挺感兴趣的。”

“好好好我不管了!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苏生气得一甩袖,抬手指住李云心的鼻子怒道:“再管你这种破事我就不姓苏!”

END

其实只是个段子,某人非要看后续看完了还说失望为什么苏苏不日了心心,就不日,就你事儿多 @今已远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