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罗格】sunny day

月色真美四题·一·表白

要求:告白,不使用“喜欢”、“爱”等字眼

CP:罗兰x格里西亚(《吾命骑士》)

魔狱骑士长最近似乎有些烦恼。

忠心耿耿的副队长狄伦犹豫极了。

——就当做不知道好了?

——可是队长他真的很烦恼啊!

——打听上司的心事似乎不太好?

——队长又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家伙!

……所以,还是问问吧?

被狄伦问上门来的罗兰显得有些意外,「喔,这么明显,连你也看出来了?」

狄伦反思了一下自己到底是不是有那么迟钝,居然被队长说了「连你也」……这通常不是用来指最笨最白痴的蠢蛋吗?!

他默默捧着一颗破碎的玻璃心,期期艾艾地问:「那队长是真的有烦恼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上忙?」

「这个……应该不能。」罗兰沉思了片刻,没留意副队长再次惨遭打击的表情,自言自语:「不过你说得对——或许我确实该去询问几个人,试着寻求一点帮助。」

对于除了取送公文之外难得来访的魔狱骑士长,暴风骑士长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魔狱,你今天怎么有空闲逛?如果没事情做觉得无聊的话我这里还有……」

「公文的事等下讲,」罗兰打断了他,「我是来请教暴风骑士长一件事情的。」

听了罗兰的问题,暴风露出纠结的表情。

「这个问题你问错人了。」他说,「我平时冲女人抛媚眼也好,讲调情的话也好,都只是例行公事,因为『暴风骑士』需要是一个风流的人,你的问题……我觉得,你该去问问绿叶。」

「哈?这个……这……」绿叶骑士涨红了一张脸,支吾了半天,才一脸幸福地絮絮说起了他和安公主的事情:「就会觉得对方很可爱吧……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情,哪怕发脾气任性也有可爱之处,非常动人……」

罗兰:「绿叶骑士长……」

「哦哦,你问的不是这个。」绿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但是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嗯……安是个很活泼外向的女孩子……」

罗兰懂了。

辞别了绿叶骑士,罗兰站在圣殿的台阶上,一时不知接下来还能去问谁。

等等……倒是还有一个人选……

「什么东西?」拥有一头金色卷发,像洋娃娃一样可爱的的漂亮小女孩睁大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可置信地叫起来:「罗兰,你发烧了吗?!」

「死亡骑士不会发烧。」罗兰老老实实地回答。

「死亡骑士也不会有你刚刚问的这种问题!」巫妖粉红气呼呼地跳上罗兰的膝盖,坐在他怀里,揪着自己的卷发冥思苦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啦……」

罗兰严肃地问:「死亡骑士可以有执念,为什么不能有感情?难道执念不是感情的一种吗?」

「这……这不一样啦!」粉红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罗兰忙伸手按住她的脑袋,以免她摇得太用力,把眼珠甩出来。

「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我还是决定帮你这个忙!」小女孩漂亮的大眼睛骨碌碌转了转,笑嘻嘻地托住下巴,「因为我突然觉得这件事好像蛮有趣喔!」

「寒冰——」

「太阳?」刚刚散会准备回去房间的寒冰骑士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气势汹汹冲过来的太阳骑士,「怎么了吗?」

「为什么最近我的那份甜点都不见了?」太阳骑士委屈地质问,「我最近应该没做错什么事情吧?也没惹审判生气吧?为什么我的蓝莓派,我的蓝莓刨冰,我的蓝莓巧克力全、部、都、没、有、了?!」

「什么?」寒冰骑士愕然,「你的那份———魔狱骑士长每次都有从我这里拿了带给你啊……」

「……罗、兰!!!」

『第一步,引起对方高度的注意。』

「哦……关于你的那份甜点,」罗兰开门将气到浑身冒圣光的太阳骑士长迎进屋,「忍了快一周,我想你也差不多该来问我了……」

「所以我的甜点呢!」

「吃了。」罗兰表情坦然,「变成死亡骑士之后我的味觉非常迟钝,尝过一次寒冰骑士长做的超甜甜点之后意外的很喜欢……」

『第二步,显示出与对方相同的喜好。』

「但是这种甜度对人类是有害的,所以我瞒着你把你的那份一起处理掉了。」

『第三步,关怀对方身体健康。』

「你以后或许可以试试正常甜度的点心……格里西亚?」

太阳骑士灿烂地微笑着,身周的圣光多到快要溢出来灼伤身为死亡骑士的罗兰。

罗兰沉默了一下,低声道歉:「对不起。」

格里西亚:「……嗯?」

「你很生气,那么看来我做错了,对不起。」罗兰诚恳地重复了一遍,「我的那一份也是超甜的甜度,以后都赔给你好了。」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放低了声音:「……可是真的有害身体健康。」

「呃……」格里西亚卡了三秒,无奈地叹了口气,「没什么啦,我不气了。」他想了想,又疑惑地问:「但是这件事情真不像是你会做的,你一直都很考虑别人感受,如非必要不会故意去做给人添麻烦的事……何况还是这种『背着物主』『偷偷摸摸』『贪污物品』的事情……是有人叫你这么做的吗?」

罗兰犹豫了一下:「粉红说……」

「干!果然是那只死尸在背后教唆你!你这种好人都被她教坏啦!」格里西亚气愤地大骂:「就这么想看我笑话吗!居然指使你来偷我的甜点!不可饶恕!以后寒冰做的草莓刨冰都没她份了!」

『如果对方说你是个好人,那么恭喜你失恋了。』

「我不是好人。」罗兰轻轻地说。

「……」格里西亚暂停了痛骂粉红:「什么?」

「我不想做好人。可以收回那句话吗?」罗兰冷静且认真地重复:「不……请收回那句话,现在。」

「我收回。」格里西亚飞快照做,认真的家伙生起气来最可怕了……

「不过……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能问问你为什么突然不想当好人了吗?」格里西亚好奇极了。

「……我现在不是人。」罗兰想了一秒,给出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理由。

「你赢了。」格里西亚喃喃:「天啊,刚才罗兰是开了一个玩笑吗?」

「笃笃。」

房门被敲响,罗兰打开门,看到寒冰骑士担忧的眼神。
「误会说清了吗?」他越过罗兰看了看房间里头的格里西亚,「太阳一副要找你算账的样子,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过来看看。」

「说清了。」罗兰点点头,「以后我的那份甜点全部给格……给太阳吧,不过还是少一点糖。」

「不行!少放糖绝对不行!」也走来门口的格里西亚出声抗议。

「这不好吧?」寒冰有些为难,「每个人的甜点数量都是有限制的……特别是太阳,审判特别强调过不能多给他的。」

「那除非收回我的那份。」罗兰摸出自己那只装巧克力的小袋子,丢给寒冰,「魔狱骑士为太阳骑士而生,我的就是他的。」

格里西亚眉开眼笑,用一种恨不得抱着罗兰亲一口的温柔亲切口吻感叹:「感谢光明神,能够拥有魔狱兄弟这样的同伴,太阳不胜荣幸。」

寒冰叹了口气,把小袋子丢还回去:「好吧,只要你们别高调地四处嚷嚷就好了,反正太阳平时也常有搜刮别人的份……不太过分的话,审判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吧。」

「那是当然的啦!」格里西亚笑眯眯地拍了拍寒冰的肩膀,「不过你是在担心什么啊?我可是个讲道理的人,难道还会欺负魔狱不成?」

「我不担心你欺负魔狱。」寒冰冷冰冰地回答:「我是怕魔狱被你吵烦了,拔剑砍了你。」

「……」格里西亚愤怒地大喊:「虽然我的剑术是很烂……是『不怎么太好』!但是我的神术和魔法也不是摆着好看的吧!真的打起来罗兰可未必是我对手!」

寒冰假装没听到他不小心口误说漏的「罗兰」两个字,面无表情:「哦。」

一直沉默的罗兰却出言反驳了这句话。

他没有去看格里西亚,而是面向寒冰,一字一句郑重发誓:「从今以后,我永远都不会对格里西亚拔剑,请放心。」

格里西亚一愣,安静地眨了两下眼睛。

寒冰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罗兰,发现他是非常认真地在说,并且打算认真遵守。

然后他更加面无表情了:「……哦。」

说完,他转身就走。

第二天,暴风和绿叶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你说魔狱他到底追到太阳了没?」

「不知道,太阳那家伙只有对阴谋诡计聪明,对恋爱的事情神经粗得要命,又喜欢美女……我是说,只爱光明神,说不定根本连魔狱在追他都没发现。」

「昨天太阳好像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跑去找魔狱了,魔狱那家伙怎么搞的?追不到就算了居然还会把人惹火?」

「这……似乎魔狱那家伙,也是个粗神经吧……」

「天气如此晴朗,万物都沐浴在光明神的仁慈之下,两位兄弟为何不大声表达心中的赞叹,而要在这里低声交流心得呢?」

暴风和绿叶僵硬地转过身,僵硬地露出微笑:「太阳,真巧啊……」

格里西亚脸上的笑容温暖灿烂到连天上的太阳都要自愧不如:「作为二位兄弟如此关心太阳和魔狱兄弟的报答,太阳就以『清晰简短』的语言为二位兄弟解惑吧。」

他指了指默默跟在他身后的罗兰,简短有力地说道:「这家伙今后所有的甜点,我的了。」他微笑着看了看面前呆若木鸡的两位圣骑士长,「懂?」

「……」看着太阳骑士意气风发的背影,绿叶悄悄咽了咽口水,扯住了也打算跟着离开的罗兰,「魔狱,等等!」

罗兰回头,差点被四只眼睛中放射的八卦之光闪瞎了眼。

暴风压低声音,兴奋地问:「所以是怎么回事?你把太阳追到手了?呃……用你以后所有的甜点?」

罗兰眯起眼睛,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金色的太阳和蔚蓝的天让他想到格里西亚的金色长发和蓝色双眸。

他轻轻一笑:「太阳说得对,今天天气真好。」

END

小剧场

粉红:「什么?偷吃了太阳那家伙一周的甜点居然还能追到他?!这不可能!不可能!!这一定是个假的太阳!呜哇——可恶的太阳!你把我家罗兰还给我!!!」

PS:根据时间线,魔狱小队副队长狄伦成为罗兰的脑残粉是在第三部「拯救公主」末尾,太阳的眼睛已经作为复活绿叶的代价牺牲了,绿叶和安也是在第三部勾搭上的,但是私心平行世界太阳的眼睛还好好的嘛,让他们谈个甜甜蜜蜜的恋爱【比心】

还债4/7

还债周期有点长,并且不断新增欠债中,请耐心(。・ω・。)ノ♡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