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莫楚】飘零久

原作:《大影帝》(剧本:《刀剑逐世》)

CP:莫问焘x楚青衣

“阿闲哥哥快点呀!嘻嘻……阿叔!我们回来啦!”

懒洋洋躺在树下晒太阳打瞌睡的男子闻声掀开一只眼皮,拖着嗓子应了一声:“阿英啊……你以后再拉着我徒弟出去当苦力,我可要找你阿娘收钱了啊。”

“我带阿闲哥哥出去玩,他喜欢的!才不是苦力!”只有六七岁大扎着红头绳的小姑娘气势汹汹地“哼”了一声,又转身去黏着跟在后面提着东西进来的俊秀少年撒娇,“是不是啊阿闲哥哥?”

“嗯,阿英很乖。”少年认真回答了,又回头对树下的男子道,“师父你不要欺负她。”

男子朝天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和胳膊肘往外拐的徒弟说话。

倒是小姑娘见他不说话了,又笑嘻嘻地凑了过来,拉着他的衣袖叽叽喳喳地讲镇子上有趣的玩意。

“今天茶摊上说书讲的是很有名很有名的大侠哦!像张爷爷在村里一样有名……不,比张爷爷还有名!”

村里的张老爷子中年时中过举,不过仕途不顺,晚年回老家当了夫子,教村里的娃娃念书识字,可说是附近几个村子里都出名的人物,是阿英知道的最最有名的名人了。

男子兴趣缺缺:“哦,那么有名,讲了什么啊。”

阿英咬着指头冥思苦想:“那个大侠叫……叫……多……什么多问?”

“是‘莫多问’,莫问焘大侠。”阿闲收拾好了提回来的各种东西,包括一些生活用品和买给阿英的小物件,走过来接过了话头,“今日讲的是十年前哀牢山葫芦谷的大战……”

“对对!”小姑娘飞快打断了他,兴奋地手舞足蹈,“那个魔头,青面獠牙,力大无穷,大家都不是对手,被他打得落花流水!莫大侠瞧那魔头打人杀人,十分生气,就这么一剑!将那魔头半尺长的獠牙削断,再一剑,将红通通会迷惑人的眼睛也刺瞎!再一剑,就刺中了魔头的胸口,杀了他啦!”

阿闲无奈道:“阿英……”

“不是这样的。”男子忽然开口说了一句,阿闲回头看去,只见他原本无甚兴趣的表情变得认真严肃,缓缓道,“他不是魔头,他的眼睛也不是被大侠刺瞎的,他本来就看不见,是大侠欺负他。”

小姑娘半张着嘴愣住了,似乎是想不到大侠也会欺负人,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了。

阿闲想了想:“魔头为祸江湖,大侠要除魔,就算欺负他眼睛看不见,那也……”

“谁说是欺负他眼睛看不见?”男子却再次打断了他,眼里隐隐含着笑,“有的人眼睛看不见,却比看得见的人还要厉害得多,别人可欺负不了。”

“那大侠欺负的,不是他看不见,而是他太骄傲。”

阿闲皱着眉头想了想,摇头道:“师父,我不懂。”

“嗯……好吧。”男子拍拍身上沾满灰尘看不出原本颜色的白衣,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倚着树,清了清嗓子。

“那说书的胡说八道,不要听他乱造谣,我给你们讲一讲这个故事原本的样子。”

“首先很重要的一点,那魔头并不是什么青面獠牙,他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公子。”

莫问焘第一次见到楚青衣时,他正站在一株梨花树下。

梨花如雪,公子如玉。莫问焘想了想,觉得把公子二字换成美人更好。

唉,长得这么好看,居然不是个姑娘,可惜可惜。

后来武林中大名鼎鼎的莫大侠当时不过初露锋芒的十七八少年,尚未弱冠,眼睛却是长在头顶上,称他一声“小屁孩子”那是半点也不冤枉的。

少年子弟爱风流,见到美人不免皮痒,莫少侠哪是闯祸会考虑后果的人?当即上前撩闲。

“哎呀,小公子别动!有梨花落在你头发上了,我帮你取下来吧。”

“不劳烦。”青衣少年转过脸来温然一笑,“公子想必是看错了,并无梨花落在我头上,我感觉得到的。”

莫问焘看见他神采黯淡的一双眸子,怔了怔,心里顿觉愧疚:“啊……是我看错了,对不住。”

他新交的好友楚星魂恰在此时大步走来,先是狠狠瞪了他一眼,跟着搂过小公子的肩,柔声问他:“青衣你怎么出来了?外面风大,你风寒才好,不要在外久站,快回去休息。”

小公子乖顺地应了,随他离开。

等楚星魂安顿好他回来,莫问焘立刻凑上去:“这就是楚盟主的公子你那小师弟?你可都没跟我说过他这么好看,不够意思!”

楚星魂豁然扭头盯住了他:“姓莫的你收敛点,再让我见着你欺负青衣,朋友没得做。”

莫问焘不乐意了:“用不用这么宝贝啊,说两句话而已就欺负他了?那我要是打了他两拳摔了他一跤你……”

楚星魂的刀在下一个瞬间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在我面前嘴贱一下就算了,你要是真敢动他……”

莫问焘一瞪眼:“怎样?”

楚星魂冷冷道:“朋友一场,留你全尸。”

莫问焘:“……”

尽管第一次撩闲就受到了护花使者的严重警告,知道了这朵花儿不是那么好碰的,不过还是那句话,莫少侠哪是会考虑后果的人,在楚家作客这段时间仍然是锲而不舍乐此不疲地去骚扰楚小公子,跟楚星魂玩儿的一手好游击。

“……我便斩了那猴子的尾巴,让它拿果子来换,须知猴子虽然断了尾巴还可再长出来,但是断了的尾巴它们也十分珍惜,都会好好收藏起来,就如同有些人会将换下的牙齿留作纪念一般……”

楚青衣好奇道:“猴子断了尾巴,可以再生出来?”

莫问焘信誓旦旦:“当然了!不过有的长得快有的长得慢,有时有的猴子重生出来的尾巴长错了,生得太长或太短,它们就无法在树林间自由纵跃,需得让同伴帮忙,再斩一次,直到长对了为止。”

楚青衣就轻轻笑了起来。

他笑的时候颊边会有个浅浅的梨涡,莫问焘眨着眼睛看得直搓手指,十分想上手戳戳捏捏,又犹豫着不敢妄动,倒不是怕楚星魂生气,却是怕唐突了楚青衣。

“我爹和师兄从来不会跟我讲这些。”楚青衣敛了笑容,轻轻叹了口气,柔声道:“谢谢你。”

莫少侠一颗小心脏顿时疯了一样怦怦乱跳了起来,猛地起身胡诌了个借口落荒而逃。

少侠和小公子就这么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后来少侠长成了大侠,小公子也长成了越发好看的公子,虽然不常常关在家里了,但是他性情又安静又内向,不像莫大侠喜欢满嘴跑马车,因此虽然施恩于天下,好朋友却还是只有楚星魂与莫问焘两个。

楚公子有时候会不无羡慕地问交友遍天下的莫大侠:“你是如何交到那么多朋友的?能不能教教我?”

莫问焘就笑嘻嘻地拒绝:“青衣你啊,有我和楚兄就够了,不要乱交朋友比较好。你看,你又不懂武功,心地还好,身份贵重,最重要的是长得还这么好看,万一被人骗了可怎么好?”

楚青衣一撇嘴角:“是是是,我弱不禁风,我人傻钱多,比不得莫大侠,不过不许再说我好看了。”

莫问焘奇道:“好看还不让说?”

楚青衣摇头:“别人说就罢了,你不许说。”

莫问焘更奇:“那为什么?”

“好看我又看不到啊……”楚青衣低声说了一句,顿了顿,又从鼻子里出了个委屈的小气音:“哼。”

莫问焘心都要化了。

再之后,一直护着小公子的师兄因为犯了错被楚盟主逐出了门下。

“都怪我……”楚青衣抱膝坐着,把整张脸埋进手臂的衣袖里,声音闷闷的:“师兄一直都太护着我了……我要是有些自保能力……我要是平时多规劝师兄……”

莫问焘抬着手犹豫了半天,轻轻落在他头上,哄孩子似的揉了揉,安慰道:“不是你的错,他喝多了。”

楚青衣抬起脸,眼圈儿果然是红的,带着浓浓的鼻音疑惑地“嗯?”了一声。

“这个……酒不醉人人自醉,楚兄平日里在你身边喝的都是仙酿美酒,冷不丁看到那些品性败坏的歪瓜裂枣,大概就像痛饮了十斤劣酒,一下醉懵了……嗯,情有可原,情有可原啊。”

“……噗。”楚青衣眨眨眼,睫毛上挂着的一滴眼泪就啪嗒落了下来,路过了颊边刚刚现出的梨涡。

莫问焘终于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感叹道:“唉,不容易,楚兄走了,终于可以过把瘾了。”

得知楚青衣被三十六寨的人扣押的时候,莫大侠面子上一派冷静镇定,心里简直急得要疯。

让你成天乱跑!楚星魂都没在你身边了你乱跑什么!当自己有你爹那身手呢?!

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次就连楚盟主的身手都不好使了。

楚星魂在外发疯大杀四方一口气灭了三十六寨剩余九寨的时候,莫问焘各处飞奔寻觅,终于找到了楚青衣。

然后看着他胸口的那道剑伤,心中一片冰凉。

他头一次痛恨自己这消停不下来爱四处游逛的性子,当初楚星魂离开后他就该接了这个班的!就像他自己说过的,青衣不懂武功,心地还好,身份贵重……就该时刻跟在他身边好好看着他!

楚星魂给楚青衣喂下了续命奇药天香豆蔻,和莫问焘两人轮流以深厚内力护着楚青衣的心脉,吊住一口气,一路日夜兼程去请江湖人称“全没良心”的全能医救命,好歹是把人从鬼门关救了回来。

楚星魂衣不解带目不交睫地守着楚青衣一动也不愿动,莫问焘只好充当送客的,一边和全没良心互相威胁讨价还价一边琢磨,他拿住了这全没良心的死穴,对方可没拿住他的,这老小子要是来一句“莫问焘趁人之危对已故楚盟主之子心怀不轨也是个大消息”,他说不定当场就捧着两千两黄金跪了。

送完客回去楚青衣已经醒了,轻声弱气地招呼他坐,心里一根弦绷了许久,好不容易楚青衣脱离了生死一线的险境,莫大侠又忍不住犯了嘴贱的老毛病:“比鱼的耳朵还灵,我已经收敛气息,你怎么知道是我?”

楚青衣弯起眼睛一笑,反问他:“鱼有耳朵吗?”

咦,学机灵了,从前明明问都不问就信的。

莫大侠一本正经点头:“当然有,鱼的耳朵是最灵敏的,就好像蝙蝠的眼睛是最敏锐的。”

楚青衣微笑道:“我看不见,你可不许骗我。”

旁边楚星魂冷冷地横了他一眼,好像在说“我不在这些年你就这么胡说八道忽悠青衣是不是活够了”。

莫问焘一缩脖子,飞快转移了话题,说起查案的事来。

铁半仙留下个不清不楚的线索就死了,他们只得先往西走,路遇黄道十二宫截杀,莫问焘与楚星魂四拳难敌二十四手,还是楚青衣一曲洞箫一手迷药定了局面。

清了场子,几人一面处理伤势一面稍作讨论,莫问焘忍不住看了楚青衣好几眼。

他心里隐隐约约浮出了一些猜测,但是……青衣……

到了太原林氏镖局,又跟着英雄帖转道葫芦谷,正道武林高手大战七僧,而后楚青衣应约到来,莫问焘终于在众人面前说出了自己的一半推测,却把后一半含在了口中,难以尽吐而出。

会是……青衣吗……?

未等他过多纠结,哀和尚剜心刃骤然出手,直指楚青衣。

莫问焘心中一跳,下意识拔剑,却犹豫着慢了一线,而楚星魂早已出剑迎上,却是因那兵刃奇异,一格不成,到底伤到了楚青衣。

不是他!

莫问焘心里猛地一松,一剑点破剜心刃,将哀和尚打翻在地。

谁准你欺负青衣!

身后楚星魂已经在将楚青衣扶起:“青衣你没事吧?”

“星魂,谢谢你。”楚青衣声音温和依旧,下一瞬却并指如剑,刺穿了楚星魂的胸膛。

莫问焘不敢置信地缓缓转身,看见楚青衣一身青衫染血,本来单薄到弱不禁风的身体稳如渊渟岳峙,他最喜欢的柔和清冽如碧涧流泉的嗓音里温柔不失,却又傲气天成。

“手邀明月披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

之后葫芦谷里的群架既不是一群人围殴一个,也不能说是一个人单挑一群,说一面倒都是客气了,用楚青衣的话来讲,就是他拍拍灰尘,然后灰尘们就被拍飞或者拍死了。

莫问焘看了他许久,与他一来一回说清案情又废话许久,终于忍不住为楚星魂抱了个不平。

但他知道楚星魂其实去得很心安。

他一直宠着护着的孩子……终于是长大了啊。

他有了足以自保的武功了,也有下手杀人的狠辣,披星阁主身份的贵重和武林盟主之子的贵重不是一个贵法,还有长得好看……再好看也没人敢动他了啊。

你看就连楚盟主都是他亲自动手杀的,他这是已经……斩却七情,弃绝人性了吗……

梨花雨飘落的时候,莫问焘想起他初见楚青衣的那天。

就忍不住下意识地又嘴贱了一下:“小公子别动!有梨花落在你头发上了,我帮你取下来吧。”

楚青衣微微一怔,随即含笑道:“鱼没有耳朵,蝙蝠没有眼睛,猴子的尾巴不会重生,我头发上也没有梨花,你又骗我了。”

“好,那么我不骗你了,其实我没中千幻典,你敢不敢站着让我刺一剑,刺中了我就告诉你一件事,保证不骗你的。”

楚青衣摇头笑道:“我怎么觉得你这句话就在骗我。”

莫问焘挑眉:“那你敢不敢?”

“好。”楚青衣答应下来,果真站定了一动不动。

莫问焘出剑,第一剑刺在空处,第二剑反手自伤,剑锋穿胸而入,透背而出,剑芒撕裂身后幻象,重创了自负到不可一世的青衣公子。

“地老天荒与君同寿……”楚青衣咳着血也没忍住失笑,“最后这句话你竟果真没骗我?我不信。”

“好吧,其实是骗你的,我瞎猜的。”莫问焘的怪剑还插在身上,神情却由散漫转为了认真,“可是下面这句是真的,绝不骗你。”

楚青衣轻轻点头:“你说。”

莫问焘深吸一口气:“梨花如雪,美人如玉,在下心悦公子已久,今日但求地老天荒与君同寿,你许我不许?”

“哦……这事。”楚青衣偏了偏头,“不许。”

他孩子气地撇了撇嘴角,轻哼一声:“我又不心悦你。”

“后来呢后来呢?公子不喜欢大侠,大侠生气所以杀了他吗?”阿英完全听入了迷,着急地追问。

“当然不是,公子那样骄傲的人,怎么会死在别人手上?”男子叹了口气,“他……是自尽的。”

“啊……”听到这样的结局,阿闲也忍不住低低惊呼一声,含着三分惋惜,三分惊叹。

“好了好了,故事说完了,小丫头快回家去吃饭!晚了你阿娘要来找了。”

“哦……”阿英恋恋不舍地从地上爬起来,往外走了两步,突然停下跑了回来,撅着小嘴道:“阿叔,我觉得那个公子也是喜欢大侠的。”

男子一怔:“……为什么这么觉得?”

“因为他都不让大侠和他一起死呀,就是想让他好好活着吧?”小姑娘揪着自己的辫子费力地想了想,“而且故事里,公子每次见到大侠好像都很开心呀,就像我每次见到阿闲哥哥一样开心!”

旁边阿闲满脸通红地斥了她一句:“小女孩儿家,说什么呢!”

“嘻嘻。”阿英冲他扮个鬼脸,笑着跑了。

“……是这样啊。”男子笑着摇了摇头,发了一会儿呆,又叹了口气。

……是这样啊。

“什么天空是无色的。”

……你这个小骗子。

END

注:鱼是有耳朵的,只是没有外耳看不见,蝙蝠是有眼睛的,只是高度近视不顶用,但是这两个是原著对话里的,沿用一下

刀剑飘零久√

还债3/7

评论(3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