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双林】且听雨

写手挑战还债,选题甜1

汪林,玄门祖师林锋座下亲传,玄门天宗一代第三弟子,逆仙界之主,极道上尊,世人眼中的杀神——目前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困难。

他找到了可以相伴一生之人。

但是他……不会谈恋爱。

事情是这样的。

一日林锋与自家徒弟兼道侣进行了一场态度严肃的谈话:“小林子,我今日回想了一下你我这些时日的相处,觉得我们似乎漏了一个重要的步骤。”

汪林茫然:“……什么?”

林锋:“两个人两情相悦,通常来说该当有这样一个过程:相互表明心意,然后谈个恋爱,最后才是结为伴侣,相伴一生。”

汪林继续茫然:“……谈恋爱?”

林锋:“现在我们提前进入了过日子的节奏,为师想起此事,心中不悦,不想过了。”

汪林:“……”

林锋:“为师想谈恋爱。”

虽然师父提了要求,奈何暗恋多年一朝表白一次到位初恋即步入道侣坟墓的玄逆道尊空有暗恋经验,恋爱经验这方面……不但他大师兄碾压他,他五师弟碾压他,就连部分玄门二代三代的小年轻们都可以睥睨他一下。

于是他只好老老实实道:“师父别生气……我……”

“谁生来就会的,”林锋看出他的为难,露出一个为人师表的微笑,“为师教你啊。”

玉京山是洞天福地,仙家之境,但到底少了人间的烟火气,林锋没有动用玉京山虚空挪移的能力,带着汪林离山飞渡千里,来到大秦境内一个普通的小镇上。

两人都换上了寻常的布衣,压制了修为,除了汪林那一头白发之外,再无惹眼之处。

汪林低声问道:“师父,我们要……做什么?”

“什么都不做,随便逛逛,”林锋笑眯眯地在徒弟脸上捏了一把,“傻小子,学着点儿,这叫约会。”

汪林拉下师父捏上瘾了的爪子,轻轻握在手里没有松开:“嗯,那就逛逛。”

走在市集上,林锋不由记起许多年前带徒弟淘宝贝的情景,一笑复又一叹:“你二师兄是身负大气运之人,福缘之高为我门下第一,当年云游天下之时,为师手头倘若缺什么东西,放小易出去溜一圈,那就是八九不离十了。”

汪林没有立即说话,顿了片刻才道:“师父,我们在……约会。”

“学得挺快。”林锋似笑非笑地扫他一眼,“好好,为师的不是,不提旁人了。”

师徒二人如最寻常的凡夫俗子一般,慢悠悠地把整个小镇游逛了一遍,到天色渐暗,已从镇中走到了镇外荒郊。

汪林手中提了一堆小物件,绝大多数是林锋一时兴起看上的,千奇百怪什么都有,甚至还有女儿家用的胭脂水粉,汪林也并不问他买来做什么,一路默默会账拎东西,堪称二十四孝天元好男友。

他二人虽压制了修为,也不用法宝神通收纳物品,但拎这么点东西还不至于累,林锋自然不心疼,可出了镇子,林锋却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一反之前以往汪林怀里堆东西的为乐的样子,从他怀中抱着的两把伞中抽出一把,随手扔了。

汪林怔了一下:“师父,快下雨了。”

“知道。”林锋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多问,然后引他走上一处地势较高的草坡,一撩下摆席地而坐,顺手一拍身边的位置,“小林子,来。”

汪林放下手里零零散散的一堆东西,紧挨着林锋坐下,与他一起沐着沁凉的晚风,等这一场旷野的雨来。

没多久,雨滴就成片地砸了下来,汪林撑开唯一的一把伞,遮在二人头顶。

伞面不大,汪林握着伞柄手势微微倾斜,刚要向林锋那边移去为他多遮挡些风雨,忽觉身上一暖。

他的动作便停了。

他最爱的师父整个人靠了过来,虽然是荒郊野外,风雨潇潇,但此情此景,确实几乎可以算是……

投怀送抱了。

林锋紧紧靠着自家徒弟,低声笑道:“约会的时候如果下雨,这就是只有一把伞的好处了。”

汪林喉头轻轻滚动了一下,换了一只手撑伞,另一手慢慢伸开,按着师父的肩膀,微微用力,让他离自己更近一些,离伞外的风雨更远一些。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END

群里有人说用最后那句话结尾怎么写糖?

就是这样(。・ω・。)ノ♡

评论(4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