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九云】隔山岳

继续安利《心魔》

沉迷吸心,无法自拔,扶我起来我还能再吸两口

CP:九公子x李云心

含大量剧透,慎入

一只生着青灰色硬甲的巨大手掌从黑暗中探出来,随随便便地一握一挥,就料理了那两个李云心费尽心机也无法摆脱的道士。

雷声雨声铺天盖地,天穹中偶尔闪过电光,因而李云心可以借着这短暂的明亮看到——一只血红色的巨大眼珠,足有半人高,那眼珠当中细长的黑色瞳孔,正直勾勾地与他——与这破庙中唯一仅剩的活人——对视。

李云心怔怔地看着,一切发生在不过数息之间,他强迫自己别发出任何声音,一动不敢动地与那只巨大的眼珠默然相对。

然后那只眼睛眨了眨,缓缓移开了。

李云心不敢立即起身,又等了一会儿,却看见一个黑影披着水光,走进门。

他意识到,那怪物并没有离开,而且现在……他进来了。

黑影随手点着了火,火光映照下青年男子俊俏的面容上有隐约的阴影起伏,李云心看得愣了愣,显然对于这怪物长得如此亲民有些意外,然后他又幅度轻微地转头看了看门口。

没有那两个道士的尸体,似乎是被那怪物随手拖出去丢在庙外的大雨里了。

那怪物化作的男子自进门起,便没有看过李云心,只盯着香案上的火光发愣,李云心咬着牙,鼓足勇气开口:“你……”

“闭嘴!”那本在发愣的男子陡然暴躁,“不许说话!”

李云心心里一跳,立刻闭口不言。

“你可以叫我九公子。”

半晌,男子冷冰冰地扔下这么一句,仍是看也没看李云心一眼,转身便走,走到门口化作一团黑色阴风,远遁而去。

李云心立即也冲出破庙,提剑狂奔而逃!

 

“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他了,我就杀了他了!”邢立的刀架李云心的脖子上,他的头脑已经乱了,手也在恐惧中发着抖,只要一个不留神,李云心的脖子怕就要遭殃了。

九公子站在那里真的没动,他丝毫没有理会邢立的意思,好像李云心死不死根本无关紧要。他冷冷地看着李云心:“你叫我来救你?”

“没办法啊。”李云苦笑着摊手,“不叫帮手我就要死了——再说,我们不是朋友嘛。”

“朋友?”九公子重复了一遍,语气听不出起伏,又像是疑惑又像是嘲讽,片刻后,又重复了一遍,“朋友?嗯?”

“是啊,”李云心淡淡微笑,“就好比说……雨夜相逢,你救我一命。然后今夜我又记起你,虽然还是不大熟,但是觉得或许你可以帮我,就喊你来了……虽然也怕你杀我,但是还是愿意相信你。这就是朋友了。”

九公子没有说话。

他看着李云心以带有某种奇特韵律感的话语激得邢立失去了理智,冲自己扑杀而来,毫不在意地挥挥手,削去了那人的脑袋。

这第二次见面,这位九公子一反初遇时的情状,那时是一眼也不愿去看李云心,这时却是无论做什么,撕人也好砍头也好,那双眼睛都死死盯在李云心身上,一瞬也没离开过。

李云心几乎被这目光看得发毛。

“朋友。”九公子第三次重复,“可是我是妖魔——我吃人。”他慢慢抬起手,一一指点过那一地的尸体血肉,“人是我的食物,而你是个人,你于我就如猪羊于你们人——就算如你说的……朋友?好,我不吃你,那么我也还是会吃别人的,说不准哪日吃了一个,就恰好是你认得的——是你的人朋友,那时你又如何?嗯?杀了我这妖魔……为你的人朋友报仇?”他用一种非常奇特的目光紧紧盯住李云心,“所以你告诉我……人和妖魔,要如何做朋友?嗯?如何做?”

李云心表情微怔,张口似想说话,九公子却突然毫无征兆地暴喝:“不准说话!”

这人形的妖魔无法控制怒意一般剧烈地喘着气,口鼻间慢慢蒸腾出一种云雾一般的白气,隔了约有一刻时间,他忽地一甩袍袖,如上次在破庙时一样,转身便走。

独自留在夜色里的李云心慢慢皱起了眉。

这九公子……不对劲呀。

莫不是从前曾有过人类朋友,最终反目了么?如此倒也解释得通他对“朋友”一词如此在意且反应激烈——但是。

不许说话。

李云心注意到,九公子在两次见面中都提出过同样的要求,不让他说话。

如果仅仅一次,可以说是九公子心头烦躁,因此出言打断了他,可是两次……就绝非巧合。

而且他还记得,第一次在破庙,他明明……连一个字都未曾说过。

 

第三次见在龙王庙的小院里,刘老道醉倒在一旁。

九公子慢慢走近,在离李云心约摸一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平平静静地第三次说出了那个李云心觉得奇怪的要求。

“不许说话。”

“……”

李云心闭着嘴,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洗耳恭听。

他后背的衣衫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但是这大妖魔明明白白表示了不让他说话,他若非要开口,下场想必不会太乐观。

然后九公子开始说,他态度十分平静,用的是平铺直叙的口吻,只是内容实在令人心惊肉跳。

“吾乃渭水龙王。”

“你夺了我的香火,此事我知道了。”

“但是一座庙而已,你夺了就夺了,本公子虽然生气,却也不大在意。”

“日前你说要同本公子做朋友,所以我今日来与你换个信物。”

“我知你没什么宝贝,也就不难为你,不要你的宝贝,你只看身上什么东西合适,拿一样来与我换过便是,这是本公子赠予你的甲衣。”

他将拿在手里的一件薄薄的皮甲递向李云心,但是哪怕在做这个表示友善的动作时脸上依然毫无表情,像是例行公事,不得不为,丝毫瞧不出喜爱李云心想要与他结交之意。

李云心眨了眨眼睛,暗暗心惊。

渭水龙王……真是好大的来头。

但态度越发奇怪了——日前我是同你说过要交朋友,问题是您老那时分明是不屑一顾不以为然的态度啊?这突然的转变……是为何?

交换信物?……莫非也是冲着通明玉简而来?可是那句“不要宝物”又是何意?

九公子的态度太过坦荡,李云心反而看不透他的意图,他慢吞吞地在身上摸索翻找物什,期间“不经意”将通明玉简亮了一亮,但九公子神色丝毫不动,瞥都没瞥一眼。

论实力,目前的李云心在九公子面前完全不堪一击,他最有力的武器和倚仗是他的心学,他要想办法与这妖魔交流、沟通,弄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可是九公子不让他说话。

不能说话,李云心就以动作、表情和眼神试着对九公子进行一定的引导,但是效果上来说……不尽如人意。

中间他也试图开口说点什么,却被一声冷冰冰的“闭嘴”堵了回去。他注意到,只要他开口说话,九公子的表情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不单是愤怒不耐烦,而是——像是——

最终李云心认认真真作了一幅画,作为信物换给了九公子。

拿了画,九公子转身就走,他似乎根本不关心那画上画的是什么,他要做的只是“交换”这件事本身。

九公子走了,李云心这才慢慢放松下来,开始整理思绪。

目前看来那九公子对他似乎全无恶意,他是实力强大的大妖魔,但是一次也没有对自己出过手,还帮过忙,对通明玉简不感兴趣,一边说着人和妖魔做不成朋友一边又跑来交换信物,看似很傲娇……

可是仍然危险。

那是一根指头能碾死自己的大妖魔,如今还知道了他的住处,送他的皮甲说不定和白云心送的那柄剑一样能定位……况且今晚这走程序一般的“结交”,怎么想都不对。

就像是……被家长逼着相亲的小年轻一样,不想做又不得不走个流程。

这些都还罢了。

最重要的是,虽然没表现出来,但是李云心察言观色的本事何等高明,他敏锐地从各种细节中发现……

那九公子似乎是,恨他。

这就很严重了。

看着无害,但是个潜在的巨大危险。

得和他相处,得想办法交流,得能在他面前……说话。

得了解他。

 

——夺龙子的舍?

——只能夺那些东西的舍。

 

李云心来到渭水之畔,开始一张一张地烧九公子的画像,召唤他这奇怪的朋友。

烧了八九张画像,九公子的脚步声才在背后响起,这次李云心不等他把那句“不许说话”说出口,转身就喊:“九公子,大事不妙了啊!”

他这次先发制人,九公子果然没再“不许他说话”,奇怪的是他脸上也并没有李云心预料中的那种怒气冲天,他只是停了下来,沉默地听完了李云心的话,他用一种复杂而奇怪的眼神望住了李云心,就好像那些话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李云心心里紧绷到了极点。

“先前我不晓得其中关窍,以香火愿力冲击封禁,已犯了修行大忌,再无寸进的可能。既是如此……我便还君一命吧!”

……直到他说出这句话。

九公子的神情终于有所动容……但,并非受到感动的那种动容,而像是明白了什么,然后——然后,他便开始出神。

李云心丝毫不敢放松,可是在这种紧张中,他竟然感到了一丝……兴奋。

这妖魔的所有反应都与他的预判不符,可以说至今为止没有出现过一种“正常应有”的反应,如果能给李云心足够的时间,他一定要将九公子彻彻底底研究个明白通透,可是眼下他没时间了,他只能……赌,他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潜意识告诉他,除了仇恨,这妖魔对于他,似乎还存在一种莫名的复杂感情,而感情这东西,复杂不要紧,只要有,就可以利用。

九公子终于结束了出神,开始说话,可听了这许多,他的语气竟然还是平静的。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他道,“先前你将我一直在找那鬼放走时,我本想问你,但是一时生气,便没有立刻找你去问。”他看起来似乎是在边思索回忆边说下去:“那鬼说你从那人家借了铜镜,我正生你气,就随手将那铜镜的主人——那人家的女孩子抓来吃了。不过现在想来,你去向她借东西,莫不是刚好,那女孩子是你的朋友?”

李云心脸上丝毫看不出震动之意,只是平平静静地问:“那女孩子……那尹家的女孩子,可是叫做尹雪柔的?”

“或许吧。”九公子随意地答,“真是你朋友?本公子吃了她,你生不生气?”

李云心缓缓摇头:“不算是朋友,一个……认识的人罢了。”

 

——我不常见修士会发抖。你在怕?

——因为疼。

——哦,你已在功散身死的边缘了。

 

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就像破庙中初遇那夜。

九公子被困在了凌空子的法宝“方寸”之中。

他突然转头,将正与他作生死斗的凌空子晾在了一旁。

他看向李云心。

“你想杀我?”

李云心心中一动。

他本以为这龙子会问……“你骗我?”

是他对九公子的性情推测出了偏差,还是……九公子从来都未曾被他骗过去?

他沉默了一下,耸耸肩:“是啊。”

九公子极慢地眨了一下眼睛,慢到几乎不能称之为眨眼,而是闭上眼睛平静了一下情绪,再睁开。

然后他继续问:“为什么?”

“我没有打过你,没说过要吃你,甚至没在你面前吃过人,我没拿你的宝贝玉简,还有那尹家小姑娘——”

“我没吃她,我只是把她带出了城随便扔在个地方待着,那天我问你她是不是你朋友,你若说是我便将她还回去。”

“但你又说不是。”

九公子还在继续说下去:“你说过这些事我但凡少干一件,你都不会要杀我,可是你现在还要杀我。”

“——为什么?”

李云心已经怔住了。

且不说最后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他想起那夜在破庙中,那只可怖的怪物将两个道士捏死之后,将尸身扔在了外头,还有他逃狱那夜,满地是尸体血肉,这妖魔也并没有顺便来一口。而除了那两次,九公子确实未在他面前杀过人……更别提吃人。但他从未想过这些会是为了他。

还有通明玉简……原来九公子不是不知道那东西,而是正因为知道它的价值,才没有要它,那天在小院中“交换信物”,那句意味不明的“不要你的宝贝”就是在说这玉简。

还有……尹雪柔……

虽然第二次见面九公子就提到过“哪日吃了你的人朋友”这类的话题,可他竟然……竟然为了一个人……做到这种地步?

明明他的态度从来都不像是真心拿自己当朋友。

李云心呆了半晌,才微微地、表情有些茫然地笑了笑。

“抱歉……我不知道。”

“在我看来……你从没把我当回事过,第一次救我是巧合,第二次是心情好,第三次你跑来跟我交朋友像是有什么逼你来的一样……一直都是我单方面的,死缠烂打的要跟你做朋友啊,因为你是实力强大的大妖魔——这还没什么,让我在意的是我看不透你,一个强大又看不透的家伙,要么远离要么结交要么弄死,要说远离,你是渭水龙王啊,你就在渭城边上,就在我临时的‘家’边上,而我又一时弄不死你,不把你变成朋友我怎么能放心呢?可是我们接触好几次了,我实在看不出你把我当朋友了——你刚才说的那些,我都看不到啊,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对不对?所以我就剩最后一个选项,弄死你,你让我感觉危险了不安了,你——”

“好了,不许说话。”一直沉默地听着的九公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语气平缓地打断了他。

“——对,就是这句。”李云心这次没装乖巧,一秒都不停顿地接了下去,“你总跟我说不许说话不许说话,很烦的啊朋友,你当我是朋友你不让我说话?我这人可爱说话了你知道吗,不让我说话我会憋死啊,你知道你那个态度让我觉得像什么吗?我要是养了只猫养了条狗,我逗它玩跟它说话的时候它一直吵让我心烦我就会说‘不许叫’——你明白吗?”

九公子居然点了点头:“嗯,明白了。”

李云心冷笑:“你明白个屁。”

如果刘老道在或许能看出李云心的不对,他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李云心自己也很快意识到,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沉默下来。

凌空子冷眼旁观,一直没有插话,一人一妖也就都没有去理会她的意思,李云心一沉默,九公子就接着说了。

“我明白。”九公子此时已经恢复了人身,形象有些狼狈,但语气还是淡定的。

“那些都是借口,你要杀我是因为,不杀我你就要死。”

“槐树那里——我听到了。”

李云心慢慢睁大了眼睛,然后笑了出来。

“你听到了?你听到了还问为什么?这可是你死我活的大事儿啊,性命攸关啊,别说你看起来没把我当朋友,就算你对我好得死心塌地也不是说我就一定要对你死心塌地吧?”

“感情这码事……总要你情我愿的嘛。”

九公子淡淡回道:“嗯,是啊。”

李云心噎了一下,忽然说不下去了。

九公子的目光透过大雨织成的帘幕望向他:“你跟我说感情这码事要你情我愿,说如果我运气好死后再遇到你对你的话一个字都不要信,直接吃了便是,我实在恨你,可心里又不想吃你,所以我不让你说话。可是你在这么说的时候也还是没说实话,我问你为什么,你扯一大堆无关紧要的,可没提过杀了我你就能活。”

“也许在你看来,说了又怎么样?别说我们一共没见过几次,你觉得我把你当玩物还一直怕我杀你吃你,就算是我对你好得死心塌地又如何呢?我是个妖魔,我会舍了自己换你活命吗?”

李云心沉默地看着他,听他说到这里停下了,便露出一个微带嘲讽的冷笑:“怎么?难道九公子要说——你重情重义,你会舍了自己换我活命吗?”

“……嗯,就算是吧。”

凌空子似是终于等得不耐烦,冷冰冰地道:“够了——妖魔说的话,也能信得的?”

九公子轻轻叹了口气:“朋友,我不想死在这女人手上,怎么也好,你我毕竟朋友相称过几日……给我个痛快吧。”

李云心没再说话,他强撑着站起身,提着那柄剑,慢慢走到九公子面前,艰难地抬剑,刺出。

剑身没入了九公子的胸膛。

鲜血泉涌而出,李云心因这动作身体微微前倾,还没等他调整姿势站稳,那濒死的龙子便顺势向前倒向他怀里。

耳边传来带着血气的、微弱的声音。

“给你那件甲衣,是本公子的逆鳞……”

“你要螭吻的‘空’,本公子……给你了,别说我不够义气。”

“谁让本公子……”

……喜欢你来着。

最后这句,他想了想,还是和着一口血,咽下去了。

没意思,又不是你情我愿。

龙族的龙魂不灭,他想他这次可能没有好运气再回去重来一次了,那么应该会去离渭水最近的二哥那吧。

然后再回来看看这小家伙儿成功了没有,放开手揍他一顿,问问他……愿不愿意你情我愿?

不会太久的,都不会太久的。

他得回来,得让这小人儿知道。

这世上的事情啊……难说着呢。

 

黄袍男子看着李云心,爽朗地一笑。

“好一个九弟。方才那一番情谊,二哥记下了。”

 

END

重生梗来自原著第111章《与君双别离》

评论(4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