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竹枝_陆林是世界瑰宝!

此道名为——临渊。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蔺苏】山河

盲狙还债2:安徽(全国1)卷,蔺苏

关键词:帮助外国友人认识中国,大熊猫,中华美食

不知出于何种想法,即使萧景琰登基后特意询问过,但莅阳长公主——现今是大长公主了——却拒绝了去南楚一家团聚,仍是选择留在了这座困了她一辈子的金陵城中。

萧景睿为人子者,也就只好再次过上了类似他人生前二十四年的生活,南楚大梁两头跑,他年少的妹子娴玳郡主宇文念十分喜欢黏着这个哥哥,有时也会轻衣便装,跟着萧景睿去大梁境内四处逛逛,游山玩水。

这一年,萧景睿带着念念登上了琅琊山。

他来探望飞流。

飞流倒还认得这个哥哥,虽然绷着一张不会笑的脸,但仍是看得出有些高兴,蔺晨见状,便挥挥手,放他们俩满山去疯。

宇文念不招飞流待见,就留了下来,百无聊赖地坐着,看蔺晨继续做她跟着萧景睿进来之前在做的事情。

他在画画。

琅琊阁主丹青妙笔天下皆知——为什么这么说?也不看看每年琅琊美人榜上的画像都是出自谁的手笔!

念念看得入神,不知不觉从稍远的椅子上挪到了蔺晨的书案近前,好奇道:“这是哪里?”

蔺晨笔下山水奇秀,丛竹千行,让念念想起多竹的南楚,但是风景却绝不相同。

“这是川蜀,”蔺晨对美人的态度一向不错,温和地回答,“我前阵子有事路过那边,顺便去看了蜀南的竹海,风光秀美,名不虚传。”

“这是什么?”念念指着竹林间散落的几个球状物追问。

蔺晨很有耐心:“这是猫熊,只生活在川蜀一带的一种动物,毛色黑白,憨态可掬,喜食竹笋。”

小姑娘的眼睛几乎要放出光来,对这小东西表现出了显而易见的喜爱。

一问一答,谈谈说说,一幅画很快就完成了。

蔺晨吹了吹未干的墨迹,又再细细看了几眼,这才仿佛是满意了,转身从身后的架子上取下一个小小的泥封酒坛。

开封,倒酒,浅绿色的浑浊酒水落在白瓷杯中,念念犹豫地蹙着眉,没敢尝试,摇头拒绝了蔺晨递过来的杯子。

蔺晨也不在意,仰头自己喝了,放下酒杯才笑着对念念解释:“这是剑南烧春,川蜀特产的酒,去一趟蜀地,不尝此酒,必为憾事。”

念念瞄着那个小酒坛,有点心动。

不过蔺晨似乎没有再为她倒一杯的意思,自顾在房间角落里捣鼓了片刻,拖出一只炭炉,熟练地点上,念念惊奇地看了看窗外的初夏景象,刚忍不住想问,就见蔺晨拿起桌上刚刚完成的那幅画,放在炉上引着了。

念念顿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灵山秀水很快被火舌吞没化为灰烬,蔺晨又取过开了封的小酒坛,将里头剩下的酒全都洒在了飘着纸灰的火上。

念念终于找回了言语,急切道:“你怎么烧了?”

“嗯……”蔺晨倒完了酒,灭了炉火,收好炉子,若无其事地转过身来向念念一笑,“没什么,答应过一个朋友的事情而已。”

念念不明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没有再追问。

她只是从蔺晨带笑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很像父亲发呆时流露出的眼神。

他一定是在思念某个人吧?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念念才想明白那些举动的意义,才明白那背后藏着多么深重的寂寞。

替他看天下。

为他画山河。

END

一千一百五,超更多了……

评论(18)
热度(45)